和讯财经端 注册

《卧龙湖往事》: 卧龙湖畔的血色爱情

2016-10-08 06:11:09 沈阳晚报 
《卧龙湖往事》: 卧龙湖畔的血色爱情

  吴尚真,1953年3月生于辽宁省康平县,曾任《沈阳日报》记者,写过三百多万字的新闻稿,并在中央、省、市获奖,是《沈阳日报》唯一一个几十年坚守在农村的记者。为了这部《卧龙湖往事》,吴尚真付出了多年辛苦与努力,这部小说写了一个满族女人的爱情故事。《当代》杂志副主编、《卧龙湖往事》责编杨新岚曾说:小说的女主人公龙格珞是一只美丽的天鹅,许多读者对此深有同感。龙格珞做女人靓丽芬芳,似水柔情;做战士铮铮铁骨,爱憎分明;她把母性的慈爱播撒给乡里乡亲乃至异族敌人。可以说,作者用全新的视角、鲜活的故事,勾画了一个北国边地的满族女性,在文学百花园里又塑造出一个丰满的中华女性形象。

  女主角龙格珞人物渊源

  作为小说人物,龙格珞这个女人是虚构的,但激发作者创作这部小说的灵感,却来自一个悲情而又苍凉的真实故事。上世纪初,日俄在东北大地上血腥厮杀,俄国人退守四平,日本人尾随而至,在康平城北老屠宰场旁的通衢大道上设立关卡,盘查北来的俄奸。短短三天工夫,砍下了37个中国人的头,头颅挂在树梢上,后来埋进一个大大的怨冢。

  吴尚真的家就住在康平城北,从小听到很多战乱传说。据说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每逢阴霾天气,那些冤魂都会发出撕心裂肺的瘮人哀嚎。当年的冤魂里有一对夫妻,他们留下的两个幼子,一个被日本军医抱养,日军侵华时,他成了满蒙少将特派专员;一个流落街头,成为富人家的猪倌,土匪被招安后,当上了康平县自卫团的团长。自卫团长的妻子蒲莹香曾就读于东北大学,据说是蒙满贵族和亲生下的格格,这个女人长得漂亮,学问也好,她和丈夫联手,与日本人在卧龙湖地区厮杀周旋了14年。

  蒲莹香在血和火的年月里,还兴办教育,援建了好几所小学堂。解放战争中,她的丈夫去世,她将3个孩子抚养上了大学,自己却用当教师微薄的薪水周济老兵。1968年10月,康平县的街面上掀起了“群众专政”的狂潮,当过土匪又跟蒲莹香抗过日、靠掌鞋为生的一个老兵也没有幸免,一次批斗过后,他回到家中,用嘴咬着电线头自杀,年过六旬的蒲莹香闻讯,用清水给他净了身,换上衣裳,磕头求人发送了他。

  吴尚真的老父亲读过4年私塾,人送外号吴老记。吴老记字写得好,记忆超群,见解独到。那个人妖不分的年代,当人们称蒲莹香是历史的狗粪堆时,吴老记却称她为民族的钢条、民族的骨头、世间楷模。父亲的种种讲述,在吴尚真的心中打下深刻的烙印,成为他后来构思《卧龙湖往事》和女主人公的渊源和动力。

  龙格珞的铁骨柔情

  龙格珞不同于《红高粱》中的九儿、《白鹿原》中的田小娥。九儿和田小娥的美丽柔情自然芬芳,她们与命运的抗争精神来自人性的原始冲动。龙格珞却不是这样,她出身高贵,在那个年代接受过良好教育,是一个被信仰武装起来的新女性,可又始终因种种磨难游离在组织之外。她敢爱敢恨,在抗御外辱的斗争中,她是怀着理想和信念去战斗的。她的人生苦难遭逢、悲情四溢。出生时母亲横胎难产,是蒙医巴图大夫像在草原上援救难产母马、用手伸入马腹中掏出小马驹的原始办法,把她带到了人世间。蒙医巴图大夫给她起了一个漂亮的名字,叫龙格珞。龙,是因为她生在卧龙湖;格,是因为她是满蒙贵族和亲的公主格格;珞,是让她的命运像美丽的石头那样坚硬。格珞,有着满语天鹅的谐音。

  少女时代,龙格珞父亲布鲁堪和县长韩开疆冰火不容,父辈之间结下的怨仇,让县长女儿韩诗玲嫉妒自私的心胸膨胀,为仁爱和善的龙格珞苦难人生埋下了伏笔;父亲一句割下仇人苏老帽首级者即为我婿的荒唐遗嘱,也为她的苦难人生埋下了伏笔。生长于战乱的这个女性,她的苦难经历,既是性格、家运,更是那个时代给她的命定。

  龙格珞和男主人公刘卓伦是一对天生的冤家,他们之间有恨有爱,有共同生活的机会,有风雨同舟的战斗历程,但又始终没能走到一起。刘卓伦出身草莽,却对文化女性心驰神往,感情遭到韩诗玲的戏弄,仍然不改初衷。遇到美丽文静内敛的龙格珞一见钟情,龙格珞却因恩人李梦龄的挑唆,误以为刘卓伦是杀父的元凶拒不允婚。刘卓伦气恼上来,将龙格珞典给李梦龄手下的恶奴包氏三兄弟继香火,李梦龄从中做梗,刘卓伦要治罪李梦龄,对其施以骑碾坨子冻宫刑。关键时候,龙格珞不计前嫌,挺身而出,结束了刘卓伦和李梦龄的尴尬仇斗,促成他们歃血为盟共御外辱,并和刘卓伦并肩战斗,投入到抗日斗争的洪流中去,显示出这位中国知识女性的宽广胸怀。

  血和火的洗礼中,龙格珞和刘卓伦摒弃前嫌,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刘卓伦负伤昏迷不醒数月之久,龙格珞日夜守候在他的床前,为他端屎端尿,喂水喂饭,用优美的歌声呼唤他醒来。可是醒来的刘卓伦呼唤的第一个名字是韩诗玲,这让龙格珞十分伤感,但她还是同心同德跟着刘卓伦共赴国难。国难面前,个人的情感要放在后面,中华女性的隐忍、宽容和大度,在龙格珞身上充分体现。

  传播博爱的使者

  嫉妒是女人的天性之一,韩诗玲在龙格珞身上的种种作为,应了那句老话:最毒莫过妇人心。韩诗玲为让龙格珞沦为人下人,在龙格珞身上使出了百般手段,让她去给砍下苏老帽首级的李梦龄去当小老婆,去给军阀当小妾,甚至用计让她沦为娼妓。更加恶劣的是她利用日本人小林次郎对龙格珞的禽兽感情,使革命组织遭到破坏,龙格珞的初恋爱人董汉卿因此丧命。龙格珞是个聪明人,她对韩诗玲的种种阴谋已有察觉,可她还是寄希望于韩诗玲能够改邪归正。韩诗玲夺走了她的恋人刘卓伦,在韩诗玲负伤的时候,龙格珞却输血救活了韩诗玲。

  龙格珞曾遭到小林次郎的侮辱,这是她决心要抗日的导火索,在她和刘卓伦中计被困在中心岛的时候,他们俘虏了12个日本女战俘,其中有日本驻县指导官山本一郎的妻子山本素子,小林次郎的妹妹小林富枝。龙格珞诚恳地告诉这些日本女人,大家都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她的一番话使这些日本女人心灵震颤。中心岛上发生了粮荒,她和战友野菜充饥,却让12个日本女俘喝上粥,使这些日本女人感受到了正义的力量、中国人的宽容大度,进而对这场罪恶的侵华战争有所反思。

  小说中,对龙格珞的博爱之举还有很多描述,相信读者会印象深刻。龙格珞曾改李叔同《送别》一歌为校歌,歌中唱到:沙丘外,龙湖边,荒草苦连天,日夷让我家乡残,仇恨撒满山……这样的歌声,反映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女性的母爱、博爱,而是在外敌侵略之下,一个中华女性具有的爱国胸襟。

  龙格珞这个艺术形象,是康平卧龙湖畔的一只美丽天鹅,她因这片浩瀚湖水而生,也让卧龙湖水更有文化内涵,提示后人不能忘记这片土地上曾经有过的民族耻辱与各方人士的英勇抗争。上个世纪的中国东北,曾经有过14年被异族欺凌的屈辱历史,从文学的角度而言,对那段历史的反思、反映还远远不够,辽沈作家任重道远。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文人,吴尚真以自己家乡的真实历史为背景尝试创作小说,这种努力难能可贵。卧龙湖畔飞出了一只美丽天鹅,未来也许还应该有天鹅群出现。文学创作、文化积淀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重要的是,有志者已经拿起手中笔。(张颖

  本文作者张颖:辽宁省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艺术广角》执行主编。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写作小说、散文、评论等多种文体,曾获中国图书奖等多种奖项。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卧龙湖往事》: 卧龙湖畔的血色爱情》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