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关于租房,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2017-11-29 08:54:22 和讯房产  李霂轶 90度地产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90度地产

关于租房,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这几日,这样的画面经常浮现在眼前:

  男人说:我爱你,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请你在一天之内离开这间属于我的房子。

  于是,在一个冷冷的冬日,女人拖着箱子,裹着大衣,把脸缩进大围巾里,一个人默默地走进寒风里。

  要温度,更要离开。

  不过,如果离开是必然结果,那有没有温度还有什么关系?

  我曾经庆幸,这样的故事离自己很远,现在还有什么人会被人赶出家门呢?

  但如今,这样的故事就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边。手机上随时有信息蹦出来,问我知不知道去哪能找到合适的租房房源。我感到一丝不安,作为北京(楼盘)700万租房客之一,下一个需要离开的会是我吗?

  唯一感到有些安慰的是,北京的长租公寓及租房中介都开始整理自己所管理的房源,让一切都合规起来。

  01

  以为和我无关时,敲门的来了

  “我住的也不是城中村啊!我这每个月的租金还这么高,居然被敲门了!”李军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被要求搬走的那一波人。

  李军是典型的白领,靠脑力赚钱,穿着体面,一周至少三次的聚会消费,单身,完全自给自足的无忧状态。他在北京三年了,毕业后便居住在现在的公寓里,在家没事的时候他愿意坐在阳台上晒晒太阳、喝喝咖啡。

  他觉得住公寓最大的好处是几乎一切都不用自己操心,不用担心房间破破烂烂还需要简单装修,不用担心房子随时可能出现问题需要维修,也不用担心跟房东讨价扯皮。

  李军居住的是一家北京知名的长租公寓,靠近北京的东五环,商业配套周全,交通便利,这也是他选择这里的原因。

  李军算幸运的,工作人员过来的时候,他正和朋友在喝咖啡聊天,与他合租的王德告诉他,不知道是物业还是公安的人,一直在敲门让我们搬家,还说不开门就要“焊锁”开门,逼不得已,王德开门让他们进房查看了,房间打了隔断不合规,是让他们搬家的原因。

  事实上,李军所居住的长租公寓存在很多“打隔断”的现象。王猛是这家长租公寓的销售人员,“这个公寓就是两居室加隔断改成三居室赚钱,现在为了规范,我们会把隔断打掉,在合同期内的房子我们不会涨价,但是合同期后,肯定会涨。”

  目前,李军和王德还居住在公寓中,暂时还没人来催着他们搬家。不过即使如此,李军的生活过得有些提心吊胆。他不再坐在阳台上晒太阳了,担心有人看到他在家,就会来敲门。

  与李军相比,王娅并没有那么好运。

  同样住在长租公寓中的王娅,在上班时间接到了物业的电话,让她“必须在规定时间之前搬家”。

  王娅在五道口附近的一家网络公司上班,收入不算低。儿子刚刚两岁,王娅的母亲也在北京帮忙看孩子,拖家带口的她在接到这个电话之后感到有点崩溃。家里这么多人,根本无法去朋友家借住,五道口附近房子租金高,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无奈之下,王娅一家这几天一直在亲戚家凑合挤着。

  02

  换房后,租金上涨成了正常现象

  张红已经搬离居住地,中介只给了她三天时间,因为房东想尽快解决这个事情。

  张红至今仍然觉得委屈,她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行政人员,马上就到年底了,她几乎天天加班。就在前几天晚上下班回家时,张红突然发现家里的煤气灶没了。她吓了一跳,但是在她联系中介的时候,却被通知在三天之内搬离。

  三天时间,着实太仓(楼盘)促,张红是一个90后女孩,在北京无亲无故,朋友也少,但是张红知道,这件事情她无法改变,她的水电网和停车费也打了水漂。在说这些时,她险些哭了出来,“这很突然,我每个月三分之一的工资用来租房,北京是机会多,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办!”

  在同事的帮助下,张红找到了新住处,但是租金也比之前涨了300元。张红的同事吴同也遇到了涨租金的问题,一涨就是800元。

  钱并不是问题,吴同是负责互联网运营的IT男,996的生活是正常现象,夜里才回家也是习以为常。在北京六年,为了自己的奋斗目标,吴同每天80%的时间都在工作,但当他照常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后,合租房空了!

  吴同觉得这次经历不可思议,自己好歹也是月入三万的新兴行业人才,怎么也成了“搬家大军”中的一员。几乎从来没有因为私事请过假的吴同,无奈之下只得请假找房。走在北京冬天的夜里,吴同感到一阵寒意扑面而来。

  03

  终于,他们还是选择了离开

  杨华微博认证上为话剧演员、十八线演员,还附上了他的代表作品,但是多年混在演艺圈并没有给杨华带来稳定的收入。他在老家广西(楼盘)还需要还房贷,所以租住了租金较低的天通苑,今年是他在天通苑居住的第五年。

  整个天通苑都在排查。据杨华描述,二十位穿保安制服的人突然而至,通知所有消防不合格的租户当天之内搬走,事前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具体的通知。

  杨华不想多事,他询问房东,房东也不了解情况,他只好在天通苑附近找了家快捷酒店,交了三天的钱。

  杨华和房东的关系不错,这么多年,房东只给他涨了五十块钱房租,一间18平的卧室租金一直在2200元左右,但这一次,杨华或许不能继续居住在天通苑了,他想搬到城区,但租金比天通苑多出不少。

  考虑了两天,杨华最终决定暂时离开北京一段时间。好在他并不是哪家企业的职员,不需要每天按时打卡上班,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回广西休息一段时间,或者去外地找个剧组接戏。

  和杨华相同,刘雯也是直接找房东租的房。但是刘雯的房东比杨华的房东更在意租金收益,时而会找机会涨房租。但这一次,刘雯的房东更多的是在担心惹麻烦上身,催着刘雯搬出去。

  刘雯是东北人,性格直爽,和众多都市女性一样,独立、坚强,但这次刘雯表现出无力和周旋后的疲惫不堪。

  在这之前,因为职业发展瓶颈,刘雯便想离开北京,“在北京一直找不到归属感,我不想给别人打工了,房租每年都涨,这一次要没事,房东肯定还会再涨。”这次刘雯下定决心要离开北京。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关于租房,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