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危急时刻的房地产领袖们

2018-02-05 07:45:01 中国房地产报微信号  何可信

  美国著名政治记者克里斯·华莱士采访过很多政界人物,他经年累月专访与观察后,得出一个总结性评判:总统之为总统,还不在于智力和意识形态如何,而在于意志力和决断力能否经得起检验。这也适用于当今的中国房地产企业界。

  2018年1月份这31天里,房地产商界发生了太多领袖人物的故事了,有郁亮,有王健林,有孙宏斌,有杨国强,还有其他的人。让人兴奋的有之,让人扼腕的有之,让人猜想的有之。

  但我们不想这样。我们想和房地产企业领袖们说的是——你要知道你是谁,你要知道你相信的是什么,你要知道你将把企业领向何方?

  郁亮的选择是看见自己

  2月1日,万科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易人,祝九胜替换郁亮,后者专事万科不确定的事情,并且万科后股权风波也并未完全消弭。

  对红楼梦这本“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奇书,鲁迅先生说过一段经典的话:经学家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外面看祝九胜,正是如此,什么样的讲法皆有之。最热门的一个说法是,祝九胜有一个很厉害的领导——田惠宇。2007年田从建行浦东分行行长调任深圳(楼盘)分行行长,直接成为祝九胜的顶头上司。

  田惠宇又有过一段不同寻常的履历,就是担任过曾经是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行长王岐山的秘书。

  在宝万股权战背后,人们认为祝是万科背后那个“长袖善舞”之人。

  但从郁亮在2月1日发布会说,以现金流为基础这是祝九胜加入万科之后给万科带来的变化,他的方法使万科如今在同行里面,回款率最高,我们不追求销售数字,我们更在乎的是销售的回款速度。郁亮还提到新闻稿里没有的“祝九胜特别爱读书”,就因为读了大量的书,所以他有独特的见解,有思考能力,他的总结能力、理论功底非常非常不错。。

  郁亮所言非虚。有万科周刊人士问过祝九胜,中国一些中小企业,做着利润微薄的产品,却敢借24%利息的贷款,为什么其中还有不少企业能活下来?

  祝的回答是:“很简单,比如一个打火机只能赚一两分钱,但他们可以让一笔资金周转十几次甚至几十次,这么算下来,别说24%的利息,更高的也敢贷。”

  看见同事不明白其中诀窍,祝解释说,“所有生意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就是和时间赛跑。”

  你可能会问,这跟爱读书有关系吗?有,见同事不甚理解,祝九胜干脆推荐去读书,一本叫《CEO说——像企业家一样思考》,书中将CEO的工作抓手浓缩为“6+2”:现金流、利润、周转率、资产收益率、业务增长和顾客,再加上员工和沟通机制。概括起来就是财务和人力资源。

  对于现金流,这本书表达出来的核心是,现金带给公司生存能力,它就是公司的氧气,跟公司每个人息息相关,每个人都有职责帮助公司“快收慢付”现金。

  根据观察,选择祝九胜,并不是因为他与郁亮都做过财务有关,这种太带有裙带关系的说法倒是符合流行的厚黑学。

  但从人的同气相求层面观察,祝九胜与郁亮有着高山流水遇知音之美。郁亮细致精明,谙熟上市公司资本运作,擅长投资决策、财务管理和公司管理。王石在人才济济的万科挑选郁亮,正是万科已经不是小公司,不是简单做点项目滋润活一把就够,这需要从资本战略上推动万科的持续发展,郁亮的财务能力与万科发展正是严丝合缝有着配合的特质,郁亮借此胜出同僚。

  现在的祝九胜,恰恰如权威人士所说的一句话“历史或把我们带到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

  选择祝九胜,与其说是建立在郁亮了解祝的基础上,莫如说是根植于郁亮清楚地了解万科,了解自己。

  郁亮也是一个爱读书并兼具警惕特质之领导,他给万科新动力(310328,基金吧)讲过如何与孔雀、老虎、考拉、猫头鹰四种类型的领导共事。他说,猫头鹰任何时候都睁一只眼,注意风险,跟他谈工作,要用数字、逻辑来说话。“我是猫头鹰。”

  在读书上,据说郁亮读过威廉·曼彻斯特《光荣与梦想》6遍,万科的住宅产业化就是起源于他在书中看到M4谢尔曼坦克工业化生产的故事,工业化分工量产,不仅使得M4谢尔曼坦克数量成倍增长,性能还好,是二战性能最可靠的坦克,其动力系统的坚固耐用连前苏联坦克都逊色几分,德国坦克更是望尘莫及。德国虎豹坦克每隔1,000公里里程就需要大修一次,坦克必须运回工厂大修。谢尔曼坦克只需要最基本的野战维护就足够了。性能可靠,故障极少,使美军坦克的出勤率大大高过德军坦克。

  2月1日发布会上,郁亮还评价到祝九胜在内部开会经常提反对意见,是个大炮。郁亮在万科内部,其实也是一个在会议上常常提不同意见的人。

  至于郁亮,他自己说作为董事会主席,他需要在公司发展方向、城市配套服务商战略布局、事业合伙人机制建设等方面投入更多精力。简要概括,其实就是董事会主席的他负责未确定的事,祝九胜负责已经确定了的事情。

  就和他与王石曾经的搭档史。而且,他们还需要面对一手抓发展,一手抓治理,相当于一次革命,两面作战。

  相比之下,事业合伙人机制建设是郁亮更要鞠躬之事。他曾经说万科事业合伙人要求是共创、共担、共享。主要在三个层面来开展工作:第一个层面是把滚存下来的集体奖金,委托第三方买公司股票。第二个层面是采用类似PE相似的做法,即项目跟投制度。第三个层面是大公司有很大的毛病,部门之间的责权利再怎么划分边界也有划分不清楚的时候,所以万科成立了事件合伙人。一件事情,临时组织事件合伙人参与到工作任务里面去,事情解决就解散,回到各自部门。

  但在面对着7万员工队伍,郁亮需要考虑和做的不会少只会多,怎么让这7万人去做奋斗者,绝非简单。郁亮2014年说过,“这几年的新动力,外表变得越来越成熟,表面不对抗权威,其实内心不服从权威。”

  这是对郁亮的一个很大考验。他内心所想与时刻要做的一件极端大事就是,万科绝不能死于优秀,这是他读过《创新者的窘境》之后念念不忘的教训与心得。启动7万万科人的事业合伙人发动机,“天下田天下人同耕”,对于他是一道当前最紧要的赶考大题。

  杨国强功成,王健林闯关,孙宏斌时艰

  1月29日,中国房地产报发表《王石与杨国强的新人生》,有网友跟帖,“两位都是我佩服之人,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人,一个执着霸气,一个低调务实”,另有一个网易跟帖说,杨国强有种陶渊明的淡泊。杨国强觉得,目前碧桂园的治理、管理已经上了轨道,地产业务交给莫斌他很放心。“未来,我想用80%的精力为国家做一些事。”杨国强所说的为国家做一些事,就是倾情农村的发展建设。“我想把农业做好。我们自己去找没有金属污染的土地生产、种养,自己建加工厂,送货到家。”“我不允许利润超过1%。”

  我们不确定,每日读书10万字的杨国强是不是看过小亨利·福特的商业故事。

  1914年1月5日,小亨利·福特广而告之公司将工作时间减少至8小时,这还不够,他翻倍地把工资提高到每天5美元,他希望员工的收入足以享受自己生产的产品。这样算下来的支出态势是公司为此需要多支付1000万美元。

  小亨利·福特的举动,并没有获得商界的理解,经济学家更是批评他把《圣经》的那套精神错用在工业场所,拿博爱做幌子来争取人心。

  但实践的结果令人意外,这一年,福特公司的利润增加200%达到3000万美元。在这份数字背后,表现出的深远影响是拓展了汽车消费人群,改变了一个行业的生态,也改变了美国的国家精神,“轮上美国”成为一种理想生活方式。杨国强不论是从公司内部员工端,还是产品端,都与小亨利·福特有着不同时代、不同商业领域的异曲同工之妙。相对而说,目前杨国强并未处在艰难的危急时刻,他要做得的是另一个商业战场里的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这并不会轻松。

  看过电影《教父》的人大多都记得,老教父唐·科里昂说过的台词:女人和孩子可以犯错,单男人不行。

  犯错其实并不一定致命,怕就怕所犯的错误与时局相悖。王健林的高杠杆、对赌协议与海外跃进投资,使得一个时代的商界领袖加硬汉面临艰难时局。

  1月29日,万达官网发布“重磅”消息称,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在北京(楼盘)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

  10天前的1月9日,万达年会,当会场里响起《歌唱祖国》的旋律,台下的王健林从桌上拿起方巾悄悄擦眼泪。他发言中说:“2017年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自从2017年6月万达被银监会排查授信风险之后,万达遭遇了历史上的危机时刻。王健林断臂求生动作一直在东奔西突,至今未了。

  王健林并不孤单。有一个与王健林一样承受了磨难、流下眼泪的人,就是孙宏斌,并且这个磨难正在发酵。2018年1月23日,北京,乐视大厦内,讨债的供应商们喊着“乐视不还钱,我们不会走”。

  乐视网(300104,股吧)的终止重组说明会正在举行。但尴尬的事情还在发生,孙宏斌为乐视网董事长,可第一大股东仍是持股比例为25.67%的贾跃亭,其所持有的股份几乎全部被冻结。贾跃亭以造汽车为理由一直未回国而呆在美国,孙宏斌只有干着急。

  这个死局源于2017年1月13日,孙宏斌投资150亿元入驻乐视,这一天起,他如坐过山车,昂扬斗志一步一步落体般变成一场梦境。

  大多数人犹记得,投入150亿元后的第三天,即1月15日,在合作发布会上,贾跃亭与孙宏斌两人并肩而坐,孙宏斌意气风发,大屏幕上的“同袍偕行,共创未来”标语显示着无比的恩爱。

  这段时间,融创中国在房地产市场更是高歌猛进,所向披靡,好不快哉。房地产同行钦佩孙宏斌到喊出真“英雄”的地步。

  尤以7月10日那个与万达商业联合发布的公告为证,这个公告称:融创中国以295.75亿元收购13个万达文旅城的项目股权,并以335.95亿元收购万达旗下的76个酒店。这次交易的总额达到631.7亿元。

  9天后,7月19日,万达商业与融创集团拉来富力地产,共同在北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万达商业将北京万达嘉华等77个酒店以199.0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富力地产,将西双版纳万达文旅项目、南昌(楼盘)万达文旅项目等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以438.4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融创房地产集团,两项交易总金额637.5亿元。

  2017年9月1日,融创中国的业绩发布会,融创中国的业绩增了15倍。当天发布会上孙宏斌说,“今天是融创的业绩发布会,不想谈乐视。”但人们关心的是乐视。

  无法回避,孙宏斌说,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说完,孙宏斌显露出猛汉不为人知的一面,摘掉眼镜,拭去眼中泪水,“虽然贾跃亭失败了,但他人非常厚道,我得帮他。我一直说人要心怀善意,为什么我们在并购市场上这么牛,我们不想着害人。我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

  泪流了,话也说了,但贾跃亭给孙宏斌的心理留下的阴影面积到底有多少?绝对不会少。

  乐视——贾跃亭——在孙宏斌那里,没有了他房地产市场上的啸咤风云之气概,有的是英雄气短的时艰。

  “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

  孙宏斌——这个曾经在2003年用一个盖要去盖十个锅终致败北、但启发了房地产公司快周转做规模的商业猛汉奇才,我们祝福他,人生别有太多遗憾。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危急时刻的房地产领袖们》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