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生不进恒大,死不进万科,生死不进碧桂园”,万达茂女高管坠亡背后的生死时速

2018-06-16 18:24:17 和讯名家  大Fine
近日,刷屏地产界的重磅新闻当属南京万达茂总经理徐毓离世。

  相关消息称,徐毓实际上早在6月5日已经死亡,并且爆出死亡的重要导火索是工作的重压。不堪重负的徐毓,只好选择以死亡为解脱。

  徐毓是房产界知名的女强人。

  在入职万达茂以前,徐毓曾担任南京新街口百货商店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南京艾尚天地购物中心副总经理以及金鹰商贸(中国)有限公司招商总监。加盟万达后,徐毓首先以建邺店为工作开端,去年11月份被调任南京万达茂。

  万达茂是万达集团继万达广场后新推出的“第四代计划”,简单来说是万达广场的plus版本,不仅追求面积上的更上一层,在功能性上也更为全面。万达广场主要集中在商业性能的构建上,而万达茂要做商业、娱乐、文化、酒店等多行业为一体的集成性超级城市地标。

  南京万达茂就是以室内主题公园、商业广场和儿童文化产业乐园为重要的支撑点,建成的这样一个城市综合体。

为了南京万达茂的顺利开业,徐毓半年没有回家,就连过年都只在家里呆了一小时。
  为了南京万达茂的顺利开业,徐毓半年没有回家,就连过年都只在家里呆了一小时。

  2018年6月1日,万达茂开业后,徐毓依旧没有给自己放假,加上万达茂发生的室内游乐设施故障事件,导致运营压力和舆论压力并举,才被怀疑在高压下迫不得已走上绝路。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同时,网传徐毓死亡的直接原因,源自万达茂高管对其毫不留情的公开责骂,但是万达集团发出声明,称消息不属实,网传相关领导当日并不在南京。

对于这一澄清言论,网友仿佛并不买账,并回击——压力不是一天形成的,并且一旦形成如影随形。
  对于这一澄清言论,网友仿佛并不买账,并回击——压力不是一天形成的,并且一旦形成如影随形。

  无论徐毓死亡的直接原因是什么,不可否认的是,工作压力的确是助推其走上绝路的不可忽视的因素。

  房企的现状,是人前的金缕衣,和人后的少年时。人前的盈利数据和高歌猛进的姿态,和人后近乎疯狂的工作时长。

  “生不进恒大,死不进万科,生死不进碧桂园”这类对于房企的调侃不在少数,那么真实的房企工作环境,真的犹如歌谣一般被人唱衰?

  的确,压力大是房企的真实写照和每个房企人的心声。

  重赏之下的少年勇夫

  近年来,房企面临多重调控的夹击,负债率一路上扬,表内情况不容乐观。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国内知名房企负债率大都达到70个百分点以上,其中融创以90.27%的负债率领先,恒大以15195.44亿元的绝对总量领先,值得一提的是中海的杠杆率控制得力,负债率57.62%,相对较低。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国内知名房企负债率大都达到70个百分点以上,其中融创以90.27%的负债率领先,恒大以15195.44亿元的绝对总量领先,值得一提的是中海的杠杆率控制得力,负债率57.62%,相对较低。

  以去杠杆来降解风险和提升效率最终带来公司盈利能力的增强仿佛成为了房企近期更加着力的主攻。

  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首次在房产领域提出“控总量”概念,央行继续落实差别化住房信贷策略,住建部、央行、银监会、国土部等多部委在首付和贷款利率层面对个人购房做出了限制,遏制了需求端,同时将房产供应市场定义为“产能过剩”的供应端,限制信托资金和个人消费贷违规投向房产市场。

  2018年,监管层会议陆续召开,并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工作提到更高层次。

以房地产领域为代表的重点领域金融降杠杆、防风范受到高度关注,政策对于房企持续缩紧,房企融资渠道被人为掐断,营收情况与黄金时期相比萎缩面较大,在销售增速换挡和融资动能不足的情况下,资金链承压程度增大,多次传出大幅降薪和裁员事件。
  以房地产领域为代表的重点领域金融降杠杆、防风范受到高度关注,政策对于房企持续缩紧,房企融资渠道被人为掐断,营收情况与黄金时期相比萎缩面较大,在销售增速换挡和融资动能不足的情况下,资金链承压程度增大,多次传出大幅降薪和裁员事件。

  但是尽管这样,从数据上看,主要房企净利润和营收依旧保持增速,除去万科在2017年表现欠佳,恒大和碧桂园交出的成绩还是不错的。

这样的光鲜背后,是政策红利时期难以想象的付出,对勇士的需求也更加强烈。由于负债杠杆的潜在风险,倒逼房企寻求权益类资产为解药,加上融资难的困局,房企更加不可能依赖高负债来获得增长。
  这样的光鲜背后,是政策红利时期难以想象的付出,对勇士的需求也更加强烈。由于负债杠杆的潜在风险,倒逼房企寻求权益类资产为解药,加上融资难的困局,房企更加不可能依赖高负债来获得增长。

  于是,资金问题需要靠高周转率来解决。高周转率带来的资金快速回流,就能很大程度上解决资金链承压的问题。

  为了满足高周转率,维持高收入和高回报,房企没少下功夫。

  高周转并不是一个房产界的新概念,早在2014年,万达就提出了“万达速度”这个概念,用最快的速度,做最大程度上的存量化解,达到最高程度的周转,是万达一度追求的目标。

  然而四五年前的高周转依靠的还是同质化的复制和标准化的批量效应。金地的格林系列,世纪金源的世纪城系列,世贸的滨江豪宅系列,事实上都是标准化产品的连锁链条。

  现在的高周转,对产品的创新概念和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碧桂园建成的SSGF工业化建造体系,把传统的建筑装配八大步骤,集成为纵向高精度模型,大大提升效率。

  在维持高周转率的背后,一定是全团队孜孜不倦的努力,一定是想象不到的辛苦付出和加班。

  房地产行业的传导性非常强,在万科管理模式带来万科新高度的时候,全员学万科;在碧桂园模式刷屏地产圈的时候,全员学碧桂园;在小镇系列横空出世的时候,华夏幸福和绿城成了标杆和热门。

  于是,加班制度化不是一家之举措,而成了房地产行业的类型化常态。7*24小时,也成了房产界的隐形工作时长。

  碧桂园一周连发三份内部文件,要求提升三四线城市的报建速度、周转速度和供货速度,这就意味着又一批员工正在通宵达旦地将房地产朝着快消行业演化来“亲市”。杨国强发文讲述的一万元的故事,也值得大家细细品读。

甚至文件中,也赤裸裸地出现了通宵两个字。
甚至文件中,也赤裸裸地出现了通宵两个字。

万达最爱的指标为王,追求一丝不苟的百分百,也给从销售到研发的全链条带来了很强的压迫感和“意外”无限延伸的工时,这一点可以听听老万达们怎么说。
  万达最爱的指标为王,追求一丝不苟的百分百,也给从销售到研发的全链条带来了很强的压迫感和“意外”无限延伸的工时,这一点可以听听老万达们怎么说。

图片来源:知乎
图片来源:知乎

  同时,万达的目标导向型非常强烈,完成目标的流程性和执行力要求很高。当一件事情做完之后,采取销项法则,再去开展下一件事。

  对每个环节的节点和考核标准规定地十分具体,这样的机制下,慵懒无所遁形,每个人都带着绷紧的弦。

  为了把一个亿当做几个亿来用的高周转和政策夹击的内忧外患,只有人力属于可控和“可带来剩余价值”的成本。

  在维持相对较高的收入的前提下,知名房企以未来的发展通道为重赏激励,着实也养育着一批少年勇夫。

  对于校园招聘的重视是房企日益凸显的特征,龙湖的仕官生、碧桂园的碧业生,万科的新动力,融信的信力量等垂直运行的校招品牌,已经宣示了房企纵向培养的策略,对于年轻人来说,得以培育的机会和相对其他行业较高的薪酬,已经满足了马斯洛多层次需求,足以让少年勇夫们一鼓作气,奋勇向前。

  但是这背后,是各类房产新力量们堪比券商IBD一般的加班程度。

  被“地心引力”加持的中年恐慌团

  如果说少年们的隐形工作时长,是晋升通道和收入夹击下的雄心和渴望,那么中年管理层的连轴转则更像是朝乾夕惕,圆木警枕了。

  第一批80后房产人吐露,工作最大的能量是想停也停不下来,心里有个想去歇一歇的愿望,但是总也找不到机会停下来,甚至也找不到理由去找停下来的机会,仿佛地心引力中的牵引和顺从。

  这里不去探究中年危机这样老生常谈的话题,更不去说80和90年代的个性与特征。只能说过快增长的中国房产现状,需要一定的舒缓时间,然而如何度过这段缓解期得到soft landing,才是最考验人的事情。

  加班,付出体力劳动只是第一个层次,忐忑不安的是对周期、政策、行业规则的执行、消化和跟踪,害怕工作中的突变带来的蝴蝶效应,所以被动却又主动地交织着工作的动力和压力。

  铁打的房产圈,流动的高层

  房产圈高层,似乎更懂什么是生死时速。他们眼里,工作的冒险和挑战成分更加浓烈,不想停也不能停。

  房产高管在待遇上,稳坐前三,仅次于金融行业。

但与金融行业不同的是,房产业高管收入增速较大,圈内流动性也较大。
  但与金融行业不同的是,房产业高管收入增速较大,圈内流动性也较大。

  据不完全统计,仅仅在3月,就有超过30家房企出现高管离职和变动,逾20位高管提出辞职或者退休,约40位高管职位动迁。

图片来源:中国经济周报
图片来源:中国经济周报

  万科老臣子钱嘉离职,即将出任北京泰禾总经理,唐军退位首创置业执行董事,并且透露不会再股东大会上提出连任,苏朝晖和孙少林也让出非执行董事,并表示同样不寻求连任。

  招商蛇口副董事长杨天平被报道已经离职,华中区域总经理梁会军也离开招商蛇口,下一站加盟区域性地产商“花伴里集团”。

  业界十大地产商之一的龙湖地产,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执行董事颜建国、上海龙湖总经理张泽林、集团副总裁袁春、南京公司总经理李宏耕,以及集团战略部总经理王亚军等高层管理人员纷纷离职,流向圈内或者其他相关产业。

  房地产大佬们的职业生涯,追求的不仅是高薪,恐怕也是现阶段情形下,行业难以给予的“定格”。

  这种“定格”体现的是自身的理念与公司文化和战略的适配性,毕竟薪酬不会再是地产高管离开的动力,全公司横纵向的match才是考量下一站是否值得去的指标。

  当自己的战略无法落地,或者战略执行后带来的负面效应甚至是全盘皆输的情况出现时,无奈和失败感更是常人无法理解和领会的。这种环境下的高管,一定是身体和心灵都在工作之路上。

  尽管如此,房地产行业背后的流动性,还是以市场需求为龙头,行业周期为指向,每一次换帅的背后,对双方来说,充满的都不仅仅是挑战,更是一场生死时速的碰撞。

  面对这样庞大的“战役”,工作时长和工作带来的精神压力可想而知,并且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成为分散工作焦虑的良药。

  适度的压力一定是进步的源泉,甚至可以成为工作带来的独特享受。懂得调试压力,控制压力也是人生必修的课程。

  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都希望压力可以成为正面力量,而不是左右自己生命的阴影。

  — THE END —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八卦女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姜奇琳 HF0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