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年人被房奴,年轻人背房租

2018-08-16 08:01:40 和讯房产  租不起房的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未来可栖”

    在北京万科推出 10 年租金 180 万的房子时,李旭跟很多人一样,觉得百万房租离自己很遥远。前一刻他还在替开发商「担心」没市场,后一刻就尝到了房租大幅上涨的厉害。

  李旭 2013 年来到北京,随着互联网大旗被各行各业齐齐举起,他顺利进入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一上班就拿到了北京市平均工资,加上自己炒股小赚,他觉得北漂其实已经是一个过气词了,现在在人来人往的北京生活,没那么难。

  直到他接到中介要涨房租的电话。8 月初的一天,他正趴在工位上吭哧吭哧改方案,中介一个电话就把房租从 2400 元/月提到了 3500 元/月,涨幅约 40 %。

  “我也没办法,价格是自如系统定的,您考虑好了尽快跟我说哈~”,管家小美说完这句话就不再理他。

  李旭来到北京就一直住在惠新西街附近。第一个房子是跟房东直接租的,后来房东卖房,他找房子急,就在附近的链家门店找了一套樱花园小区的房源,租下 14 平米的北向次卧,安稳了两年。

  见识过 2016 年的租金大涨,他已经做好了续租涨价的准备,但没想到如今的租金涨幅赶上了疯狂时期的房价涨幅。

  因为涨价超出预期,李旭考虑换个房子住,但打开各家中介的 APP、网站翻了两天发现,周边干净一点的房子差不多都是这个价。我爱我家有相对便宜的房子,但看了两个低价房源之后就失望了,80 年代的楼道里贴满小广告,黄色复合板的装修看上去还是二十年前的,灶台是砖砌的,抽油烟机上留着上几代租客的油盐酱醋。

  李旭忍不住在群里吐槽,没想到炸出一堆同病相怜的,一个朋友的房租直接从 7000 元/月直接涨到了 1.1 万元/月。

  最后李旭选择了续租。

就在李旭找房的同时,贝壳研究院发布了一组数据,2018 年 7 月的北京租赁市场格外「火热」,租赁成交环比增加了 19.2% ,单平米月租金 91.5 元,环比上涨了 2.2 %。东城、西城、丰台、石景山成交量环比涨幅也都超过了 20 %。顺义和东城区租金涨幅最高。租金涨幅排名前三的新奥洋房、三义庙北、城华园的环比涨幅分别达到 36.1 %、28.4 %、24.5 %。

  就在李旭找房的同时,贝壳研究院发布了一组数据,2018 年 7 月的北京租赁市场格外「火热」,租赁成交环比增加了 19.2% ,单平米月租金 91.5 元,环比上涨了 2.2 %。东城、西城、丰台、石景山成交量环比涨幅也都超过了 20 %。顺义和东城区租金涨幅最高。租金涨幅排名前三的新奥洋房、三义庙北、城华园的环比涨幅分别达到 36.1 %、28.4 %、24.5 %。

  数据发出之后,在全国拥有房源量最大的自如受到了来自同行的「质疑」。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因为清晰的利益关系,一些背后有资本推动的中介机构开始「炒房租」。张大伟把资本入局形象地称为「多了一个人吃饭」。

  据作者今年 1 月份获得的数据,自如在 2017 年底达到 45 万间规模,我爱我家的租赁规模约 40 万间,爱上租、蛋壳公寓、优客逸家的公寓规模都在快速扩张。作者没有获得最新的数据,但业内人士预计,自如的房源规模已经达到 60 万间。

  2017 年开始,在租赁市场出现一种新的趋势。在此之前,分散式公寓和集中式长租公寓泾渭分明,集中式公寓占比非常小。但从 2017 年开始,资本和融资倾斜,以及政策支持,租赁市场成为一块香饽饽,很多只手伸到这个领域。

  一位投资人表示,2013 年之前,大量公寓运营商规模在 300 间以下,从 2013 年开始青年长租公寓领域开始被资本市场关注,开始获得风险投资,此后酒店管理者、房地产开发商、银行等多种角色加入长租公寓领域,2018 年开始,这个领域将会在资金、人才、政策、土地等多种因素推动下爆发,出现大量 10 万间规模的公司。

  尽管在投资人眼里这个领域并没有出现真正的运营商与品牌,但赛道已经出现,资本就需要进来卡位。在无法凭借技术取得优势之前,规模就是壁垒。所以公寓运营商一手借钱,一手大量收进房源。

  如果这个时候失败,则是倒在黎明前。一家正在寻找下一轮融资的租赁平台透露,这个领域里鱼龙混杂,生存下去其实很难。著名投资人俞洪敏、薛蛮子都在这个领域栽过跟头。

  上述平台内部人士表示,“虽然大家都怀着一个梦想,为游走的人们提供一个更优质的租房生活平台,但梦想有时候也很沉重。”

  还有某知名机构的员工被下达了「强行投资」的 KPI,虽然他个人认为这个行业的风险已经明显增加。

    但对于房租的上涨,有很多种观点。

  贝壳研究院首席市场分析师许小乐分析,供给减少和需求升级是北京租金上涨的主要原因。“近年来,北京市集中清理了几批违规公寓、群租房还有隔断房,导致市场上低端租赁房源明显减少了。”

  再加上这几个月,北京市对于「黑中介」、「二房东」的严厉打击,一些不合规的房源也被排除在市场之外。2018 年以来北京新增挂牌房源量一下子退回到了去年同期水平。

  当低端房源被踢出市场之后,不少北漂们从群租地下室搬到了标准化单间,房租上涨自然不可避免。另外一些人从城区外溢到近郊,顺义、大兴等地的房租也水涨船高。

  标准化产品的出现,为自如、相寓、蛋壳等品牌公寓提供了进一步提升规模的空间,租客流向哪里,他们就跟到那里。尽管分散的小品牌租赁公司和个人房东还大规模地存在,但在租客的感受中,个人房东已经难以寻觅。

  之前以个人发布信息为主的豆瓣、闲鱼等信息平台上,租赁板块已经几乎全部被中介机构占领了。中介员工有一套「扫房」技巧,把拿房源量视为整个产业链生存的基础指标。

  作者在常营片区看到,前几年还能在小区公告栏上看到密密麻麻的租房告示,现在已经完全是中介的地盘。小区门口的面包店就变成了中介公司,链家和我爱我家「比邻而居」,自如和相寓彼此交替,像北京新天地、柏林爱乐这样的大社区,恨不得东西南北门各开一个店集中攻击。

  在自如 APP 上,本来是 6 月中旬到期的方庄两居室,被打上「配置中」的字样提前释放,结果一个晚上从 6030 元/月变成了 6790 元/月,管家的说法是:“这都是系统统一配置的,结合周边区域和配置成本,再对价格进行调整。”

  尽管如此,却依旧看不到让租客乐观的迹象。贝壳研究院整理的一份资料显示,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租赁人口尚未超过 40 %,明显低于纽约、伦敦、香港等地,北京类似地段的租金收入比比东京低 10 %以上。东莞(楼盘)、深圳(楼盘)、厦门(楼盘)、上海(楼盘)、北京、苏州(楼盘)、广州(楼盘)、天津(楼盘)等流动人口在常住人口中占比超过 30 %的城市都还没有到租赁峰值。

  而对比国内和发达国家的租赁公司,国内中介的规模还远称不上垄断,“ B2C 的品牌连锁公寓渗透率极低,累计管理房源约 200 万套,占整体租赁市场比重仅 3.2% 。”

  如果你现在已经觉得很难从个人手中租到房子,将来可能会更难。

  近年有一个口号从一线城市流传出来:“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这跟中介现在提倡的品质生活相吻合。但是关于租来的生活,有一个悲伤的故事:

  匿名的小A:“身边有一女性朋友很潇洒,生活品质极高,时不时出国旅行,经常嘲笑我们这些宅人。突然有一天吃饭的时候,她提到那句‘房子是租的,但生活不是’,于是一口气和房东签了三年的租房合同,然后开始雷厉风行,三个月之后把房子装修成了日式精品屋风格,装修好的那天还请房东吃了个饭。然后,很快房东违约,给了朋友违约金,让她搬走,然后把房子租金涨了30%挂了出去。”

  但愿,这不会是你的故事。

(责任编辑:宋虹姗 HO031)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年人被房奴,年轻人背房租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