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客”往何处去

2018-08-27 09:43:53 中国建设报 

  “我可能又要搬家了。”

  “搬去哪?刚住几个月就搬不嫌麻烦?”

  “还在找离公司不太远又相对便宜的房子,没找到。麻烦。”

  日前,聊到租房,一位在北京(楼盘)工作三年多的朋友唏嘘不已,租金上涨带来的压力已经把这位毕业于北京某重点大学的硕士生驱赶到五环之外,新一轮的房租上涨让其陷入新的麻烦之中。“每个月的工资扣除租金后已经大打折扣,除了日常生活开支,不敢有太多消费,甚至不敢去谈恋爱。”这成为许多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的心声。

  当前,部分城市的租房问题不仅困扰着在职场打拼的年轻人,更垒高了毕业生踏入社会的门槛。住房问题是基本的民生问题,多年来的房价上涨让商品房市场“高高在上”,许多年轻人望而生畏。去年以来,中央提出并稳步推进“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改革,租赁成为解决居住问题的重要轨道。

  如果任由租金脱缰,租和购两个通道同时受阻,带来的问题或许比房价上涨更为严重。

  租金之困

  作为“帝都”,北京向来对年轻人有着巨大的魔力,承载着一代代“北漂”人的梦想。

  去年10月,董涛离开广州(楼盘)一家游戏公司来到北京,入职某教育公司成为产品经理。刚到北京,解决住宿问题是第一大难题,新公司位于三里屯附近,董涛看了看周边房租,望而却步,但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加入北漂一族。“千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如果连受过高等教育的硕士生都容纳不了,那真是奇了怪了!”董涛用这句话给自己壮了胆,然后一路向北。

  万事开头难,却不知还有难上加难。一年多来,全国房地产市场经历深刻调控,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改革催生租赁市场迎来一轮快速发展期。但租赁市场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统计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全国一二线城市中有13个城市房租涨幅超过20%,其中涨幅最高的成都超过30%,而一线城市中北京和广州的涨幅也超过20%。

  “发热”的数字背后,是一颗颗忐忑不安的心。到北京后,董涛在朝阳区潘家园附近租了一间12平方米左右的次卧,虽然居住环境一般,但2500元/月的租金尚且能够接受。随着一年的租期即将到期,董涛猛然发现,周边的类似房源已经涨到了3200元/月左右。按照每个月的税后工资1万元计算,租金支出占工资的比例将从25%上升到32%。

  “这才是不到一年的涨幅,我们公司每年的调薪范围在0%~10%之间,现在房价压力越来越大,这样算下来,北京可能没法待了。”董涛越想越感到焦虑,这两年老家的房价已经从不足6000元/平方米突破了万元大关。名义上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这在老家是件很风光的事,但生活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

  “大不了撂挑子不干了,离开北京!起码有几年工作经验,到哪里都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董涛有后路,但不是所有人都有选择。对于今年刚毕业的陈丽来说,只有留在北京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陈丽家在河北,毕业于北京一所985高校。“见到过身边朋友的曲折工作经历,我有忧虑感,本科毕业没想过考研就决定踏入社会。离校四个月了,现在还在适应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陈丽家境普通,在北京工作最头疼的就是租房问题。为了节省房租,陈丽在“豆瓣”上认真找了一下午,最终决定跟别人合租一间房。“我们公司在中关村(000931,股吧),需要坐班,刚开始工作一定要避免迟到,而且我给自己施压经常要加班,所以就近住在了公司附近。”陈丽和室友挤在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里,平均下来每个人租金1400元/月。但陈丽觉得踏实,“有地方住、有对口的工作,留在北京就有希望。”

  但有时候,北京也是一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半个月前,室友告诉陈丽自己考上了老家县城统计局的一个职位,正在考虑要不要回老家。“后来我知道她这个职位并没有编制,每个月工资才2000元左右,我真不知道这样的工作她有什么好考虑的。”陈丽表示,想不通室友的逻辑。

  归向何处?

  一年前,当董涛从中介手中接过房子的钥匙时,健谈的中介说,这房子的“前任”是因为工作原因要回老家,所以才提前把房子转租出去。董涛还记得,在一手交押金一手交钥匙的时候,中介表现得非常开心,因为除了会增加一单业绩,他还将有一笔佣金收入。但很少有人注意的是,在中介的这些收入中,很快也将随着他的住房消费,有很大的比例流回一间间出租房里。

  在偌大的北京城,每天都在上演着成百上千笔这样的交易。在租金快速上涨的社会环境下,年轻人在出租房里睡觉休息,为的是有精力加班和升职加薪,然后又不得不把工资中越来越大的比例投入到出租房里,如此循环下去。但在这样的循环下,北漂者最终能归向何处?

  “我身边有朋友一年内要搬好几次家,像打游击战一样,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董涛最担心的就是,年轻的时候在一线城市辛苦工作,却随时可能被当做韭菜收割。

  与租房者的租金上涨惶恐心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前租赁市场活跃,各类资本快速介入,以魔方、蛋壳、新派公寓等为代表的租赁企业“跑马圈地”,资产证券化等金融化途径不断被打通。但一二线城市快速上涨的租金也蕴藏着巨大的危机,刚离职的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日前在个人媒体沟通会上表示,“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对等联网)爆雷更厉害”,并建议迅速建立全国房租指导价机制,防止异常交易哄抬价格。

  事实上,关于控制租金上涨,今年已经有过相关要求。5月,住房城乡建设部印发文件要求地方政府在控房价的同时也要控房租。在北京,随着租金上涨问题广受关注,日前北京市集中约谈了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住有所居是不可逆转的大势,租赁又是年轻人在大城市工作和生活的兜底渠道之一,管控政策和市场监管能否遏制快速上涨的租金,仍有待时间观察。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很大程度上将影响北漂者的归处。

(责任编辑:宋虹姗 HO031)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客”往何处去》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