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圆桌论坛:衰老的奥秘

2018-09-04 15:26:36 和讯房产 

  这里是北京(楼盘)金海湖,国际康养圣地,世界抗衰老论坛的永久会址。 金海湖世界抗衰老论坛,是世界抗衰老生物医学会一年一度的顶级盛会。2017年,以“共襄生命之美”为主题的首届论坛顺利召开,落位金海湖为永久会址,轰动全球。2018年再度升级,今年的主题是“让健康绽放生命力”,来自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们一起分享和探讨国际顶尖的健康理念。

  本届论坛由国家卫计委流动人口服务中心主办,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大力支持,世界抗衰老生物医学会承办,山水文园集团、鑫根资本、中国抗衰老促进会协办。本届论坛盛况,正通过健康时报、人民网、中新网、和讯网进行直播,和全球网友共享。今天的论坛我们邀请到了很多著名的科学家,接下来是圆桌论坛。

    以下为论坛原文:

    主持人:亲爱的各位来宾,各位媒体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各位出席我们下半场论坛。接下来将直接进入我们今天的第一场分论坛,主题是“衰老的奥秘”。今天我们邀请了众多的专家、学者一起来为您揭晓衰老的奥秘。接下来让我首先为您邀请本场论坛的主持人,世界抗衰老生物医学会秘书长陈世乐先生,以及三位世界级科学家,让我们掌声有请梅奥医院衰老中心主任詹姆斯.柯克兰,南加大戴维斯老龄学院院长夏斯.科恩,以及美国麻省总医院和哈佛医学院首席医疗官约瑟夫.塔库里亚。让我们掌声邀请四位贵宾来到舞台上。

  陈世乐: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我是世界抗衰老生物医学会秘书长陈世乐。实在抱歉,刚才三位专家非常注重此次论坛,准备把PPT做了特殊的调整。我相信今天的与会故宾都体会到了金海湖的魅力,中午也品尝到了金海湖的美食,大家说好吃不好吃?

  下面我将隆重介绍一下在场三位嘉宾,他们是世界抗衰老生物医学会的三位联席主席,詹姆斯.柯克兰教授在美国衰老中心主任,梅奥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医院,梅奥医学院的衰老中心其实研究的就是抗衰老的事情。上午在李总的主旨发言当中我们听说了梅奥医院的詹姆斯.柯克兰教授已经研发出一种药物,在今天分论坛上他将作出隆重的介绍。第二位是夏斯.科恩博士,他是美国南加大老龄学院院长,南加大戴维斯老龄学院院长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所名校专门研究老龄化、抗衰老相关的机构。所以是非常非常著名。夏斯.科恩教授也是今天早上凌晨四点抵达北京,我们掌声鼓励他的辛苦劳动。第三位是约瑟夫.塔库里亚博士,哈佛医学院麻省医学院附属医学院首席医疗学家,他也是作为世界抗衰老联席主席,在基因方面有着独到的造诣,今天在分论坛当中让我们一起和他分享基因与衰老的奥秘。接下来我们开始正式的论坛。

  女士们、先生们,今年是我们的第二次会议,我想听一下今年的反馈。詹姆斯教授。

  詹姆斯.柯克兰:我非常高兴来到这里,非常感谢李总的热情款待。我想,我们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会发生,中国将会引领这个进程,中国有14亿人口,在未来的几十年当中,中国肯定会有很大的发展,我们做一些工作改善人们的健康,改善人们的福祉,我也希望中国政府在这方面作出杰出的努力。

  陈世乐:科恩教授和约瑟夫教授,三位科学家非常忙,聚在一起也只能通过金海湖这样一个平台,专业问题开始之前我们先问他一下。

  大家自己彼此之间会谈论抗衰老的问题吗?

  夏斯.科恩:和在座的很多同仁一样,我也会经常来到中国,会给大家讲衰老的问题。此次盛会真的是这个领域的一个标杆性的会议,我们有非常棒的演讲人,我们会议的质量也是非常高,我们山水集团对于改善中国人的健康状况所做的努力,特别是李总在此方面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我想对未来的发展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活动。】

  陈世乐:约瑟夫.塔库里亚先生,今年第二次会议您有什么反馈?

  约瑟夫.塔库里亚:我想借此机会感谢李总,同时和我的同事一样,我们的会议,还有会议的员工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除此之外,李总也是作出了非常出色的工作,把我们会聚于此。这样我们能够和其他具有同样兴趣的同仁进行交流。】

  陈世乐:大家进行了开场的致谢,今天主要讨论的是衰老的奥秘。作为梅奥衰老中心主任、首席科学家,詹姆斯.柯克兰教授一直致力于研究衰老的奥秘。今天上午李总的演讲隆重介绍了他的药物。詹姆斯.柯克兰先生主要是在细胞衰老当中有一个非常重大的发现,同时,他也研究出来了一种药物,在小鼠身上进行了实验,发现小鼠明显吃了他的药以后真的达到延年益寿的作用。接下来我们通过三个问题让梅奥的詹姆斯.柯克兰教授阐述一下这个作用的机理以及到底是什么样的奥秘能使我们通过吃药作为延年益寿的方法?

  詹姆斯.柯克兰:首先我们来谈一下细胞的衰老以及如何消除它的影响力。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的话题,有很多的影响因素。我们的老龄化实际上是我们人生进程的一个比较大的风险因素。首先是年龄本身,它是个比较大的风险,占风险的将近一半。比如你可能会发作心脏病的风险,这个会涉及到你家族的病史和你的高血压、高血糖,还有胆固醇。如果你是85岁而不是30岁,你的风险就会增加上千倍。80%的风险和自然年龄进程是相关的,随着你的老去,风险会不断增加。可能在上游会有一些疾病,还有,丧失独立能力,当然,还有死亡的发生,当然,老年综合征,会随着你的老化,造成一些综合征的风险和体征。当然还有很多下游的东西我们可以去解决,还有很多上游的东西我们也可以尝试解决。我们要去找到它的症结所在,就是我们要把关注的范围缩小、集中。这样了解哪些问题的发生,可以主导这些问题。目前清除体内衰老细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很多方面是彼此联系的。首先,我们看一看体内衰老细胞的清除是在几十年前发现的,这种细胞实际上很难会杀死,长久的存在,很难被消除,可能超过六年、十年。当然,随着它们变大,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比如我们看到癌细胞,可能不会分裂,他们会产生很多因子,在某些情况下会产生一些因子,会破坏它们周围的细胞。

  这种细胞会随着你的年龄的增加,会在你的体内增加,同时产生一些与年龄相关的疾病,比如说会造成血管的问题,或者说造成癌症。我们能看到,在健康人群当中,他们的组织里面,是丰富的。我们能够看到它的细胞,这种细胞是呈红色,特别是随着生命,到生命的末期会变得越来越大。如果我们看一看少量的衰老细胞,我们可以去重新创造,比如看你的关节炎,我们可以通过在我们的膝盖周围来去注入一些清除衰老细胞。在受体当中,只有一万分之一的细胞是这样的细胞,我们可以把小鼠细胞或者人体细胞放进去,我们可以在它里面放置五周的时间,年龄越轻,需要注入的细胞越少。我们看到这种细胞会影响他的生命。

  我们把这些分成组进行研究,然后分析每种病,发现他们都是死得更早一些。这种有衰老细胞的鼠都会死得快,原因就是这些衰老因素从一个细胞会扩展到另一个细胞,这是一种扩散的机制,我们可以推断,这些接收的鼠是不是也对这种细胞的转移有反应情况,我们发现正是这样。这里有一个阈值,事情通过这个阈值进行传播和扩展。】

  第二个问题,这些抗衰老的药物是什么,他们有什么效果?动物实验上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大约2000年左右就开始想开发这些抗衰老的药物,他们可以杀死这些衰老的细胞,我们想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为什么衰老细胞不死亡呢?他们只是杀死他们周围的细胞呢?开始我们用了普通的药物开发方法,我们开始想到了一些假设,比如说这些衰老细胞肯定是有些通道保护他们,而他们放毒素,但并不伤害他们。我2015年的时候就做了这样的研究,开发出了一系列的药物,研究出了这样的通道。我们用这样的技术,RA干涉,干涉到了这些通道,我们就选择了一些药物,这些药物可以去定位这些网络,现在我们管这个叫做分解出能够免疫自我发生出来的不好的东西的这些细胞的死亡渠道。我们管这个叫不同类型或者不同组合的抗衰老的药物。目前因为我们已经发表了第一个药,这是2015年的时候,第一个抗衰老的药物,有一系列的文章现在正在发表,还有很多公司也在做这第一种药,这都是一种靶向性的寻找幸存通道的药物,可以进行这样的靶向针对。

  我们看到的是前两种药,我们用的是药物的组合,我发现一些衰老药物,他们是取决于一些通道的,所以我们一些药物针对一些通道,要用组合的药物,我们发现这些衰老药物会用不同渠道杀死,一种组合的药物可能更加有用。比如小鼠上做的这种实验,把衰老药物在小鼠身上杀死了,我们把这些非衰老的细胞注入到小鼠之中,我们发现了同样的事情。我们把这些脂肪的组织提取出来进行分析,把它立刻置入培养皿中进行培养,这些药物可以杀死衰老细胞,并且最后保护脂肪组织,30分钟之后就可以看到它杀死的效果,这是一个完整的循环,我们管这个叫隐藏的闭环循环。这样一个细胞就是这种效果。我们可以每两周或者每六周注入这个药物,保持这种药物的活性,但是这个药见效是很快的。我们发现在小鼠之中,有这种机制,并且自然死亡的小鼠,只要注入这种细胞,它们的生命明显延长。我们之前和其他作者也一起写过一篇文章,这个可以治疗阿尔茨海默综合征,这些可以在阿尔茨海默综合征的大脑中进行衰老细胞的杀灭,因为这些小鼠中的机制是对阿尔茨海默综合征的的预防是同样有用的。我们的同事也发现,在这些研究中的公用性的效果也有三四篇文章,包括我们做的一篇文章也是关于这方面的。这些药物也是可以治疗这样的一种老年性智商退行。对于人纤维化的组织的变化,我们用这种药物也可以治疗它,我们发现其中的一些可以减少肺部的纤维化,加强肺的功能,并且加强生命,其中一些药物现在正在进行开发,已经开发了几个月了,现在有十几个病人正在接受这样的临床实验,他们都是这种致命的纤维化的疾病,我们现在又在做一些增强皮层以及增强肺部能力的骨髓的研究,这些可以减少干细胞相关的缺陷,增强干细胞的优点,形成新的骨髓、新的骨质,这些药物我们发现了这些衰老细胞可以生产出三到五种致病因子,我们可以减少因子产生的破坏效果,可以利用这样的药物进行七个月的由射线引发的治疗,我们发现小鼠接受由辐射引发的治疗之后,两个小时之后,他们的运动能力开始出现上升。

  同时我们发现,在这些小鼠之中,我们可以对他们的生命周期进行改善。这张图可以看到,比较老的小鼠,这是我们7月的文章,比较老的小鼠经过这种治疗之后,他们的生命可以延长36%。减少他们的生命脆弱性。这是一张图,小鼠正在使用这个药,另外一只小鼠是没有接受这种药物治疗的。有很多实验室现在正在做这样的研究,不管是美国还是世界上各地,都在研究这些药物。很快日本也会进行相关的临床研究。现在感觉这个对于衰老类型的疾病,这种药物都会带来非常多的帮助。】

  陈世乐:其实作为世界抗衰老联席主席詹姆斯.柯克兰一直致力于在药物研制方面进行努力的开拓,大家更关注结果,在研发过程中,科学家是必须严格推导出它的理论模型和应用模型的。詹姆斯是领导一个小组开发了一个药物,这个药物能够明显的在小老鼠身上,老鼠吃了以后会明显改善各项肌体状况,从而达到返老还童的目的。我们之前所说的万灵药、延年益寿的神药指的就是这个药物。刚才詹姆斯通过前两部分的介绍,从科学的逻辑上展现出来了这种药物是如何能够使小鼠达到作用的。我相信,我们更注重的是最终的结果,这个药物能不能真正地运用到人类,以及我们实现像延缓衰老像治感冒药一样普及。我们在网络上搜寻这个词是搜不到任何中文意思的,是一个合成词汇。让詹姆斯.柯克兰解答我们第三个问题,这个药物什么时候变成我们的处方药?

  詹姆斯.柯克兰:我们还要做几件事才能作为处方药,首先做人的临床实验,所以要做人的实验。我们要研究人的安全性,我们看看这些药物会不会有副作用,会不会杀死人类。只有我们做了临床实验之后才能吃这种药,只有临床实验成功大家才能买这种药,我们正在做一系列临床实验,包括患严重疾病的病人。还有各种各样的患与衰老相关的疾病的一些病人。检查这些药物的第一点是做双盲的老年的实验,我们不希望把这些药给健康的人,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伤害,我们管这个叫最合理的受益比。我们用这些药物会治疗这些致命性的疾病,我们会尽量减少风险,我们希望首先知道它的副作用可能是什么,并且是否会对人类有用。现在有些药物正在进行研究,包括其中的几个正在开始,药企在做这些研究。这是我的一些统计,可能有别的公司也在做。大家可以在列表上看到这些疾病,在美国FDA现在已经许可了这些药物进行人类临床测试,现在这个药物正在做,已经做了几个月了,还有几个临床实验启动。其中一个是肺部纤维化,刚才我谈过,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疾病,也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病,我们可以用这些病人做这些实验。还有一种是结合放疗方式去使用这个药物,比如说一些孩子就得了癌症,我们发现,在30岁左右的时候也可以利用这些实验进行治疗。这些人做他们脊髓转移之后很快情况发生恶化,这些病人也适合做这些临床实验,另外还有非常严重的疾病,包括非常严重的糖尿病,现在正在用老年人或者他们的身体状况比较差的人做临床实验。现在的一些研究,是用比较中等情况的老年痴呆症,另外还有一些公司也在做老年痴呆症的研究以及血栓方面的研究,去看一下癌症幸存方面的药的进展结果,我们想看看临床实验的结果是什么,除非临床实验做完,我们现在不能确定这个药物会不会生效。我们要尝试不同的疾病,因为想真的找到解决问题核心的方式,我们用两种组合的药物,去做一个对比,看哪种药物生效,哪种药物不生效,再过几年,我们可能会得到这样一个结论,现在还不知道这样一个结论,因为现在这个药物实验,我们管这个叫双盲实验,我们现在并不知道这个临床实验过程中到底是吃了这个药的病人会好还是不好。

  陈世乐:首届金海湖论坛的时候,詹姆斯.柯克兰作为主旨嘉宾,就已经介绍了这个药的进展,通过一年,整个药物情况还是非常有突破性的。就目前而言,通过他刚才的解释,我们也看到了现在目前药物有风险,服用须谨慎这样的状态。但是我相信明年的第三届金海湖抗衰老大会上,我们相信詹姆斯.柯克兰会给我们带来更好的消息。在座如果想当人体实验的可以找我报名一下。再次把掌声献给詹姆斯.柯克兰先生。】

  我们在座的都有年迈的父母,我们也可能会最终步入到年迈的这一天。作为全球研究老龄化以及老龄学院的研究最为专业的夏斯.科恩教授,下面这些议题我们谈一谈老龄化或者针对老龄管理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现在数字化日新月异,很多通过一些现代化的手段都能够让我们的老龄化生活以及改善老龄化的状况得到实现。夏斯.科恩教授是如何看待数字技术改善老年生活的?

  夏斯.科恩:非常感谢。刚才我的同事也谈过了,我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开发关于衰老相关的药物,我特别熟悉荷尔蒙,比如说一些肽类,另外,我们也涉及肥胖以及糖尿病的临床实验,我们这边所有的分子都令人很兴奋,可能其中的一种是最令人兴奋的药物,像刚才介绍的一样,这种抗衰老的药物。考虑到基于人口基础,我们如何影响最大数量的人们,我想给大家看一张图,在美国死亡的年龄,从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90年代、2000年以及2010年,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死亡的年龄越来越靠后,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已经摆脱掉了很多夭折以及年轻阶段的死亡,很多人最后去世的时候都是年迈,并且带病的状态,非常痛苦。当我们考虑这一点的时候,以及考虑到很多我们药物干涉情况的时候,很多人好象看起来药物是有用的,因为他们会模拟一些运动和健康饮食带来的功效,就是肽类的作用,确实是很好,教人们如何去正确地生活,尤其是在饮食方面保持健康的饮食。我给大家讲一些最近的趋势,这些趋势变得非常非常流行,就是对于健康的度过晚年的饮食习惯的话题。

  一般大家会考虑,CICO,多吸入卡路里或者多消耗卡路里,也就是反卡路里的一种思维,也就是说卡路里是不健康的。但是现在我们就认为,实际上食谱是更加复杂的网络性的东西,我们管这个叫微观的生物饮食食谱,比如要分析各种的蛋白,各种的酶,各种的摄入化学物质的分子层的反应,这个也很重要。另外还有一点是自然源的食物,比如说这些菌类,有叶的植物还有无叶的植物,这些都会使我们的饮食更加健康。还有一种机制就是最近正在崛起的,食品的工作方式并不是通过他们在我们体内变成卡路里的方式运作的,而是他们去如何影响我们身体内的微生物群,这一点很清楚,我们里的微生物群控制着我们健康的很大一部分,他们会调节我们的身体,这些微生物群主要是通过我们摄入的饮食进行调节的。如何优化它呢?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其中很主要的一个方式,现在正在研究的,就是引入不光是包括某种营养素的食谱,还要引入一种和生活方式相结合的“食谱”。最近的研究就是地中海食谱,地中海食谱就是一个打包的,比如食物、辅食或者佐料,还有一些运动方式,这些都是我们生活的非常健康的调节的要素,有非常多的微生物级的营养素可以加入到我们的食谱中,也可以给我们带来好处。

  最后一点,最近最令人兴奋的营养学研究的进步,叫做限制时间的食谱,或者管这个叫做间断性加速的食谱。这种食谱会变得非常强力,如果我们是吃同样量的食物,并且用更短的时间吃同样量的食物,这样会引起非常大的健康上的改进,并且是减肥的改进,并且减少慢性疾病。

  先给大家看一下这个曲线,这是美国的一条曲线,对比了脂肪的影响,还有对死亡率的影响。我们能够看到理想的身体质量指数,对美国人来说是要低于25%,这样才能够有比较长的存活率,我想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可以放在中国这个环境当中去进行考虑,早期的研究显示,尽管没有文档进入,但是中国的数值是不一样的,比如中国人的体重还有身体结构的组成都是不一样的。总体的重量,可能对中国人影响更多的是受腹部的肥胖产生影响,正常体重的中国人,如果腹部变胖就会影响比较大。所以,我们不只是考虑他的体重,而要考虑身体组成结构。

  刚才我谈到了微营养素。在美国过去几年当中,第一,碳水化合物食物繁荣发展,这个是美国非常常见的一种饮食,在过去几年得到了繁荣发展,在几周以前有人发表了一篇论文,就是死亡率是和碳水化合物的摄入相关的。实际上有文章指出,碳水化合物摄入比较高的话,就会导致死亡率增加,我们看到右边显示,但是,如果碳水化合物过低则会大幅增加死亡率。我们看看中国这种情况中国大米全球是最高的,中国饮食是碳水化合物含量是非常高的。我想,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如果减少碳水化合物的摄入,对他们来说是有益的,特别是如果减少大米的摄入。我们有大概50%的卡路里是来自于碳水化合物,还会受生活习惯的影响,还有空气影响,会增加糖尿病的风险以及其他疾病的风险。还有一些基因的因素,他会影响到每一个人的理想的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可能对美国人的标准,亚洲人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就是你的理想的碳水化合物的摄入量该是多少,有可能会是比较高,有可能比较低,美国和亚洲数值门槛是不太一样,我们值得在中国做一些这方面的实验,来看一看到底多少量是一个比较理想的量。然后我们看一看地中海食谱或者地中海饮食。实际上这是唯一进行过随机受库长期实验的饮食控制方法,它对于死亡率以及心血管的影响进行了测试,其他食谱或者其他的饮食组合没有进行过测试。多数的饮食食谱的研究,可能都是三个月、六个月,最多的是一年,一般来说这些研究结果,这些研究时间长达十多年的时间,在很多的地中海国家进行了测试。而且和标准的治疗方案对比,是一个低脂肪的饮食。我们能够看到地中海饮食对他们的影响。

  我们看一看增加三到六勺的橄榄油对于他们的影响。这个研究是随机的,所以能够看到有橄榄油和没有加橄榄油,加橄榄油能够大大降低死亡率,能够大大降低心血管事件,是随机受控的实验,我们能够看到我们左侧的图,我们看看它的治疗分析,如果选择地中海饮食,但是我并不知道你是否真正吃,你是否在中间做假或者作弊,但是我可以进行记录,你能够依从这样一个研究的方案,就是一直在坚持地中海的饮食。很明显地中海饮食的干预治疗能够预防心脏病,能够预防认知能力的下降,也能够预防阿尔茨海默病发生的机率,很明显,集中包含橄榄油。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我们可以把这样的饮食推荐给中国人呢?实际上这个问题我们目前还没法回答。我想我们需要在中国进行一些研究,把目前中国人的饮食和地中海饮食配方做一个对比,我想中国的传统饮食,蔬菜量是比较多,总的卡路里也是比较小。中国人能够从中有什么样的获益,能够对心脏病有什么获益,我想在这方面开展具体的临床实验。】

  最后我想谈论另外一种,就是蛋白质。美国比较喜欢推荐高蛋白的饮食,当然,它可以增加你的肌肉,我们看看这些小鼠的X光片,其中一个比较瘦,它的肌肉比较多,另外一个比较胖,身体过重,比较瘦的,它的饮食当中,蛋白质含量高,胖乎乎的这个的饮食里面蛋白质含量比较低。右边的老鼠看上去寿命是多出30%,低蛋白的饮食可以预防早死,也可以预防一些癌症,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蛋白可能会造成癌症的风险,中国传统饮食蛋白质含量相对是比较低的,原因之一就是,其他亚洲国家在全球预期寿命是比较高的。

  接下来看看定时吃饭或者间接性的空腹在过去两三年中间,世界上有些研究人员开展了研究,他们显示对于同样的卡路里,比如说在6-8个小时的时间里,而不是过去在14、16个小时里面都吃这样的东西,这样会对我们有很多的好处,它可以调节我们的肠胃微生物的菌群,还有较低的胰岛素水平的响应。很明显,这是一个新的趋势,而且有很强的科学证据的支持,包括在鼠身上的实验,还有人体身上的实验,都有很好的结果,我们有很多的方法,可以来去使用这种现实引申的方法,有些人可能每隔一天都会空腹一天,就是一天吃一次饭。再接下来的一天,可能只喝水。有些人只是早上十点吃饭,下午四点吃一次饭,剩下的今天就不再吃饭了。我们能够看到,发明的一种方法就是模拟空腹的饮食,可以去改变风险因子的短期的生物标的物。我们在这方面的确是有很多很令人兴奋的发现,通过调节饮食来改善人体的健康情况也是存在着很多发展的机会。可能只有少量人能够买得起新的比较贵的药,中国有14亿的人,但是我们能够看到,通过正确的饮食调节,可以对我们的健康有很大的好处。非常感谢。】

  陈世乐:刚才夏斯.科恩教授非常详细地阐述了一下优化饮食,通过饮食的研究和社区饮食的一些专业方法来改善肌体健康的情况。其实我在此有一个问题,夏斯.科恩教授平时喜欢吃什么。

  夏斯.科恩:我非常喜欢中餐,大家了解我的人可能都知道,我自己有自己中餐的厨师,我也喜欢寿司,也是非常健康的,我自己不吃肉不吃荤,我希望通过吃这些健康饮食可以让我活到121岁。

  陈世乐:刚才说到有中国的主厨做中国的菜,我相信也是每年聚会的另外一个原因,科恩教授会想到金海湖的美食。另外,我也希望在场的与会者能够关注我们旁边的玛雅健康饮食,这也是由世界抗衰老生物协会独家为我们研制出来的21天的饮食计划,大家可以到线下进行一个深度的了解。

  我们下面把时间留给约瑟夫.塔库里亚先生,在讨论基因方面的问题之前也跟大家互动一下。谈到基因,基因这个词语是直接译过来的,谈到基因,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个词DNA,在场观众有谁知道DNA代表什么?答对的话会得到一份精美礼品。

  观众:DNA是一种遗传物质,脱氧核糖核酸。

  陈世乐:没错,DNA是脱氧核糖核酸三个字母的缩写。它实际上是我们人类进化和任何表现的一种密码,目前人类基因的密码已经得到了破译。基因组实际上像一个说明书,通过一种密码的方式来解释出人类身体各个现象。我相信大家已经很有兴趣和约瑟夫.塔库里亚讨论基因的问题。

  你觉得基因科学对我们研究有什么样的影响?

  约瑟夫.塔库里亚:在一般基因医学实践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患者,他们有严重的家族病史,家族病史导致疾病在早期的时候会发现,后面会做基因测试,提供建议,大概在十多年前开始,当时就开始对基因组进行测序,来预测人们可能在未来会出现的问题,我们和学界的同仁和商业界的人进行合作。对于我来说,这肯定是必然的,我们肯定会从基于疾病的诊断到预防基因学,来不断地积累,不断地进行演变。所以,基因学和我们的很多疾病是相关的。比如说非基因的伤害仍然需要了解基因机制。如对它进行治愈。就尝试而言,修复DNA损伤,当然也是基因界最早的,还有对疾病的治疗,采取一些预防性的健康措施。李总会给大家谈论一下他自己主观的感受。当然,还有客观的指标来进行测量,比如力量和肌肉的强度,这些都是有基因表方面的研究改变所推动的。所以,它是有很多基本层面的联系,抗衰老研究也是有很多会涉及到基因科学。

  陈世乐:刚才约瑟夫.塔库里亚教授对遗传学的影响作了一个简单的概述,我们今天也听了李主席的演讲,人类活到500岁,包括这些东西和基因是相关系的。大家可以在网上搜索到一个信息,就是有关谷歌基因剪刀的故事,谷歌实力雄厚,拿了很多钱在抗衰老方面进行了很大的研究,他提出了一个理念,如果基因出现问题或者生命导致出现了这些疾病的基因,我们用剪刀把它剪掉,相当于把坏的部分去掉了。请问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约瑟夫.塔库里亚:目前技术处在发展早期,这是非常可能,它是一种基因剪切技术,它可以非常有选择性的去消除一些基因序列,引入一些新的基因。对于我们整个研究界的同仁来说都是非常令我们兴奋的,当然有很多研究,我们有很多基因边界的工具,还有看不同的酶,当然效率可能会不一样。对我们听众来说,有一个系统,是使用细胞免疫系统,可以对基因进行修改和编辑,因为老化是基因进程的一部分,如果在未来我们采用这种技术,还有配合其他一些药物以及配合其他的技术,我们可能会比较好的解决这个老化的问题。

  陈世乐:刚才谈到基因诊断的技术,包括谈到500岁的人类生命极限。想问一下遗传限制有没有超出人类的寿命限制?

  约瑟夫.塔库里亚:有几个人已经提到了我们活的最长的那位女士活动到122岁,对她来说是每次生日有很好的记录。我们看是不是有活得更长的人,在60年代的时候,曾经有一些通过细胞培育研究它的限制,现在已经意识到这种机制了,在这之上如果看不同的物种,可以看到的情况是不同的物种有不同的生命周期或者生命长度,现在做的研究就是看两种类似的物种,但是生命长度截然不同,这时候就要分析组织的情况了,更长寿的动物可能会有什么东西是不同的呢?也许可以用一些遗传的技术来找到一些办法改善我们的生命。

  陈世乐:我们也在网上了解到很多相关基因技术,值得一提的是基因检测,有一个新闻大家都知道了,著名的影星安吉丽娜朱莉毅然决然做了基因检测,或者她了解这个技术,她认为自己的遗传基因史上有这方面的风险,可能超过85%以上自己会患上这个疾病,于是毅然决然做了这个手术。我相信大家也会听一听在基因领域前沿的约瑟夫.塔库里亚对基因检测方面的介绍和知识。

  约瑟夫.塔库里亚:刚才我们谈过,现在有一些能力,比较便宜、比较高效的找到基因组的测试,给每一个人一种机会,让他们能够做一些治未病的措施,可能很多人有一些风险,这样就可以避免了。很有意思的是我们看双子研究,我们可以看到两个兄弟或者两个不同的陌生人之间的这些对比研究,他们的一些疾病的情况,比如说同样疾病的概率等等,发现比完全一样的兄弟和同父异母兄弟是非常不同的,这时候会给我们一些暗示。中国亚洲人群今天来看,对比白人来说,亚洲人研究得还不够充分,所以我们应该更好地研究基因组。因为这些治未病的方法,如果不知道具体人种的特性,治未病的方法也很难开发出来,我比较鼓励中国做更多方面的临床研究或者调查。所以,中国人群就会得到更多的。】

  陈世乐:您做过基因组的测试码?

  夏斯.科恩:我和约瑟夫.塔库里亚的意见是一样的,我认为整个基因组会成为特别强烈的工具,能帮我们预防一些老年疾病,我参加过一些在美国的研究,比如23世纪和我,这是一个公司,我也改变了一些生活方式,我发现对于血栓方面,可能有这方面的风险,所以我就吃了阿司匹林,每天多做锻炼,我就确定我去哪坐商务舱,没有必要冒患血栓的风险。安吉丽娜朱莉做了这样的测试进行了乳房的切除,如果大家有癌症的感染或者糖尿病的话,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自己的食谱,像约瑟夫.塔库里亚说的一样,99%,对于基因的知识,都是通过欧洲、美国这些人群做的,而针对于亚洲人群研究甚少,现在研究成果基本,对于欧洲的加权是特别高的,希望中国做这方面的研究。看一下中国人群、亚洲人群的基因上的特点,并且把这种特点加入到全球解决方案的加权上面,这样可能会促进延长寿命的药物,并且找到解决方案,来更好地造福中国人民。

  詹姆斯.柯克兰:关于这个测试,有很多新东西,我们正在不断地发现,比如说生物年龄对比到历史年龄,这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些都应该去研究。多做临床实验。同时,还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可以去诊断衰老的过程。首先,哪些过程是主宰人们之间各种因素相互关系的。另外,还有治疗,如果我们幸运的话,我们应该知道哪种机构或者哪种药物应该给哪种人群,更加精准的医疗。所以,不管是生物还是分子,对这种药物都需要去测量,比如说您在某种身上某种细胞的不规则的工作,用蛋白质或者验血的方式就可以检查,这种方式也非常的重要,比如做尿常规、血常规的检查,这也是新领域,和大家提到的一样,在过去二三年发展特别快。同时也要加强临床实验的研究,我们要知道食谱包括健康、运动方面,对整个身体的改善情况。另外还要去研究一下整个基因组,生物衰老过程这样一个影响,这样才能为病人开出更加准确的食品、运动或者药物这样的处方。

  陈世乐:谢谢三位的回答。古代的中国对基因就有了初步的认识,中国有一句古话叫一猫生九崽,连母十个样。一只猫生了九个小猫咪,每个也不一样,跟妈妈也不一样。其实古代已经发现了基因的变化,只不过那时候不知道基因是什么。我相信在座的世界抗衰老生物医学会网络世界的人们,每个人来自每个大洲,都有着不同的面孔,其实都是由基因决定的。掌握这些基因密码以及掌握体验技术的约瑟夫.塔库里亚,我相信大家一定期待他对于我们中国人民延年益寿有什么想法。最后一个问题问约瑟夫.塔库里亚,他对于中国的抗衰老以及中国人研究基因以及这方面的方法有什么建议?

  约瑟夫.塔库里亚:除了把更多的亚洲人群纳入到临床实验里面,中国经济非常的发达,中国完全有能力去利用更多的资源投入到这些研究之中,很多国家没有这样的实力。

  詹姆斯.柯克兰:我想补充一点,李董事长今天上午提到的,我们这儿有三个人都是做基因研究的,我们知道一位女士出生在北京,我们给她给药的时候,做了转移的模型,当时和上海(楼盘)一家医院合作,中国也参与其中了,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或者国际性的手术,我们需要很多的交流,一些国家一直在美国没有出过国,所以他们更加的保守。有时候跨国的手术需要国际性的合作,更多的交流意见,中国发生的事情日新月异,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中国的人才、经济、实力、大学都在崛起,我们应该继续地说服中国的政府去沿着这条路前进,去解决老年的问题。

  陈世乐:世界抗抗衰生物医学会也会致力于在各领域,比如基因、干细胞,网罗各方面的专家以及建造更坚实的平台,希望大家踊跃参与以及洽谈未来的合作。最后希望在场的嘉宾用一句话来总结今天这方面的演讲。

  夏斯.科恩:如果大家都能听,希望大家都能听李董事长的建议,多做运动,这样才能保持健康。如果这样的话,中国至少能平均加5年的寿命。不光如此,还有别的好处。美国可以每年节约一万亿美元,中国可以每年节约三万亿美元,只要每个人去多多运动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詹姆斯.柯克兰:大家可能等着我说这样的话,但是找到最终一锤定音的方法,或者至少稍微增加一些生命,我们进行过计算,就是如果增加2%的寿命,我们可以大量的减少这样的死亡率,如果解决中风和心脏病的问题就可以得到这些。如果我们能治疗癌症的话,这个比例还将升到5%。现在我们要做什么呢?更加强调最根本的衰老的症结是什么,并且找到推迟衰老过程并且衰老过程相关的疾病发生。

  陈世乐:我们特别期待能明年得到您的新药。

  约瑟夫.塔库里亚:我就说一句,鼓励大家多做防未病的方法,而不是得了病再去治。比如说做 这些检测或者已经得病的人,给大家一些建议。对中国,我觉得多做这样的基因研究,以及关于延长寿命的研究,多投经费。

  陈世乐:再次感谢三位顶级专家。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陈秘书长的精彩主持,也感谢三位科学家给我们带来国际上最顶尖、最先进的健康理念的分享。非常感谢,让我个人也是收益颇多,相信大家也学到很多新的东西。

(责任编辑:刘宝丹 HO02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圆桌论坛:衰老的奥秘》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