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圆桌论坛:当下的干细胞

2018-09-04 16:42:51 和讯房产 

  这里是北京(楼盘)金海湖,国际康养圣地,世界抗衰老论坛的永久会址。 金海湖世界抗衰老论坛,是世界抗衰老生物医学会一年一度的顶级盛会。2017年,以“共襄生命之美”为主题的首届论坛顺利召开,落位金海湖为永久会址,轰动全球。2018年再度升级,今年的主题是“让健康绽放生命力”,来自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们一起分享和探讨国际顶尖的健康理念。

  本届论坛由国家卫计委流动人口服务中心主办,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大力支持,世界抗衰老生物医学会承办,山水文园集团、鑫根资本、中国抗衰老促进会协办。本届论坛盛况,正通过健康时报、人民网(603000,股吧)、中新网、和讯网进行直播,和全球网友共享。接下来是圆桌论坛环节,主题为:当下的干细胞。

  以下为演讲原文:

  主持人:接下来进入第二场分论坛的环节,这场分论坛要和大家聊的是当下医学行业非常热门也是非常激动的一个方向——干细胞。接下来有请四位干细胞的专家来到舞台上和我们一起来探讨这个话题,让我们掌声有请科隆大学教授、欧洲干细胞之父于尔根.海席勒先生,赛丽丝再生医疗首席科学家约翰.桑德森先生,迈阿密大学教授乔舒亚.海尔先生,原解放军总医院生物治疗科干细胞与组织再生组组长、香港生命工程研究院科学家、香港汇康生命科学集团首席科学家郝好杰先生。

  我们都知道干细胞应该是现在医疗领域中最热门的研究,我记得李主席说过,从干细胞中理论上能够培养出人类所有的自身的器官,如果这个能实现的话,我们的寿命将延长500年。美国著名生物学家戴利曾经预言20世纪是药物治疗的时代,21世纪是细胞治疗的时代,干细胞未来的前景非常的广阔,也是令人激动。今天请四位聊一聊干细胞目前研究的阶段,首先要问一下欧洲干细胞之父于尔根.海席勒,提到干细胞很多朋友目前的认知是谁谁谁去哪打了干细胞,回来年轻了,记忆力也增加了,寿命也好了,我们概念中都知道干细胞是能够抗衰老的,对我们衰老有抵抗力的,所以我想先问一下于尔根.海席勒博士,为什么干细胞能抗衰?

  于尔根.海席勒:非常感谢您的问题,我没有做PPT,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们生活的生命开端是一个胚胎,一个细胞,然后一个非常最基础的细胞衍生出我们的生命,我们生命开始的时候会不断地分化这个细胞,现在我们慢慢的在生物学上学多越来越多的知识,所有的过程,但是有些过程还是不明白,有些过程确实和干细胞相关的。这是干细胞是生命当中最主要的核心,负责很多身体的生长。那么,有时候生命中包含这种细胞的,其中包括丰富的基因信心。很多的基因是跟抗衰老紧密相关的,有专家也提过我们需要进一步分析我们的身体,或者压力对我们身体少量是有益处,大量有害处,也就是他提到毒素刺激效应,有些细胞在我们身体里生活,好象是有特定的功能,比如说我们皮肤掉皮,其实是细胞自己的一种代谢过程,使皮肤更加健康,这些都是和干细胞相关的。我觉得新的原则应该是,我们身体中有细胞的流动,老的细胞死掉,新的细胞出现,但是干细胞是它们一切的基础,这可能是衰老的源头。不幸的是,我们知道在衰老的过程中,我们的身体再生能力越来越慢,比如说我去做运动,运动很好,但是,这里还需要一个干细胞的库。现在我们和很多的专家进行合作,比如说研究睡眠的专家,比如说我们的生命三分之一都在睡觉,我们处在去激活的状态,但是是在睡眠,我们睡眠的时候,身体做很多的干细胞的集合的工作,或者重生的工作,运动、休息或者做别的时候都有这种过程,大家有时候可能睡得不好,或者睡眠质量差,也许这是干细胞不好的一种预兆或者怎么样。这些能不能通过改善干细胞去提升睡眠,从而提升我们身体的潜力的表现。这种方法经过不断的研究就会得到更多的信息,如果我们了解这些联系的话,我们就会有新的方法来改善生活。因此,研究干细胞可以帮助我们去理解衰老,理解健康,并且帮助我们提高睡眠,做更多的瑜珈或者一些介绍,比如中医,来改善我们的干细胞的集合表现。这种方法当然还需要一些研究,可以从干细胞提取一些东西,来改善我们身体的机能。当然我觉得干细胞在这方面能作出巨大的贡献,至少能够帮我们更好地研究抗衰老的环节。

  生命研究、衰老研究都是非常重要的,饮食也很重要,但我觉得,所有的这些里面,干细胞的研究应该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谢谢,非常感谢于尔根.海席勒教授刚刚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干细胞的多寡确实直接影响到我们身体的健康,增加干细胞的数量,对我们的身体,对我们的健康是非常有益。刚才教授也提到了睡觉,也会让我们的干细胞做得更多。除了睡觉还有没有别的方法来增加干细胞的数量呢?

  于尔根.海席勒:增强干细胞的数量是最重要的一个方式,我们德国很多教授也做这方面的研究,他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在衰老的过程中,干细胞的数量会变少,在衰老的时候,这些细胞会变缓,既然干细胞可以分化,可以繁殖,证明是有分化能力的。随着衰老,干细胞慢慢失去了这种能力,不能继续分化了。第二点,干细胞也停止了功能上的分化,我们身体的机能就会慢慢下降。这个可能是最主要的一个策略,把我们干细胞的总量进行再补充。

  主持人:接下来想问一下赛丽丝再生医疗首席科学家约翰.桑德森在脑部衰老的领域颇有研究,说到抗衰老,不光是面部或者身体,脑部的衰老也受到很多人的关注,首先我问一下约翰.桑德森教授,脑部衰老是怎样形成的?这个机制是怎样形成的?

  约翰.桑德森:我十年前开始研究干细胞,最主要的我们得到的一个疾病是糖尿病,我最开始专业是营养和新陈代谢,就开始接触很多糖尿病病人,这些人特别痛苦,很多人有各种各样的并发症,比如肢体麻木或者失明,我当时被他们的这种痛苦震撼了。其实世界上有五亿人有糖尿病,这个问题急需解决。我们需要研究所有影响这个疾病或者健康的因素,如果我们看一下糖尿病的历史,一百年前就有人研究了,发现之后治疗其实没有改变过,都是注射胰岛素,当然方法会变得更加先进,但是,实质没变。大家会想,移植一个胰脏会不会有改善?或者进行一些隔离,一些功能性器官的隔离等等,把这个作为这些移植的材料。胰岛没有足够的捐献者,可能有一些免疫学上的方法会越来越多用,比如说做移植等等,我觉得在这个治疗上,干细胞的作用可能会越来越重要,其中一点是我们可以使用干细胞,最主要的特征是能够变化成其他的细胞,包括胰岛相关的细胞,这是比较复杂的过程。同时,我们还可以去把胰岛从其他的物种上或者其他的人上进行提取,用这些干细胞做一个模拟,同时把人类的干细胞和胰岛进行移植,也就是从其他的动物身上借来胰岛,然后从别的人事上移植干细胞,用这种合成的方法解决潜在的问题,比如说一些免疫上的问题,这个可能效用是非常持续的。过去做过一些研究、实验,我和其他的学家做过一些研究,用一些小的动物,我们管这个叫做微胶囊,现在还有一些研究,从动物上取得了这些来源,我们也用小动物和大动物做胰岛以及干细胞的移植实验,这些动物就可以五年没有胰岛方面的问题。现在正在慢慢地做大胶囊实验,也就是我们会把这些放在胶囊里面的胰岛,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把这个一组一组的微胶囊汇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大胶囊,把集体的进行皮肤移植,就像一个身份证大小的芯片一样,置于皮下,进行胰腺功能的改变,目前临床实验是在世界上四大洲进行,中国也有一个,在于这儿正在做准备方面的实验,预临床实验,慢慢会走三期四期。

  已经做的工作,我们发现人们自己的干细胞本身是有这样免疫功能的,他们会把这种免疫功能给予这些放在胶囊里面的胰岛。这个其实是一种免疫上的拒绝。即使我们在做从一种动物到另一种动物的基因转移,所以,这个研究不光是说希望变成一种细胞,还有一种被保护的机制。

  另外我们做的工作,我们先把它放在一个市场里,这是一个新兴企业,我们在找最好的方式切入市场,尽快得到一些收益。我们已经在动物上得到了收益,比如说家里养猫、养狗,它们也会得糖尿病,我们正在用一些动物的药,用这些东西先挣我们第一桶金。

  主持人:非常感谢约翰.桑德森教授介绍关于脑部抗衰的一些知识,接下来想问一下赛丽丝再生医疗首席科学家约翰.桑德森教授,现在干细胞不光用于抗衰,也用于很多治疗。想问一下您,介绍一下您的研究工作,在干细胞领域和治疗糖尿病领域上的一些研究和成果。

  约翰.桑德森:我们所参与的还有另外一个领域,就是把干细胞用于皮肤科的研究,这边基本的模式就是我们去了解一些干细胞在实验室当中进行广泛的研究,来去检查他们做的工作是什么,就是说干细胞都需要什么用途,它的功能是什么,然后对它进行监测。然后看看它所做的生物希望或者化学信号,以及组织之间的交流沟通机制。比如会影响它的增长还是再生,还是治愈的功能。比如在我们骨髓里面的干细胞,我们看它是不是有自然修复的功能,看看是不是能够让我们的骨髓再生,或者说是不是去损害或者破坏一些组织,还有再生的功能。然后多数的干细胞的科学家都认为,85%的干细胞的临床好处可能都是它的再生能力,所以,我们想要利用好这一点,在实验室当中进行深入的研究,来去捕捉相关的信息和积累相关的知识,希望能够找到一种方法,来去产生这种影响,特别是对于治疗炎症。在这一方面,我们会去研究它对于脂类颗粒的影响,研究治疗皮肤疾病的方案,比如在皮肤里面,有些人皮肤里面有炎症,比如说能够看到,采用干细胞治疗之后,两三针之后,皮肤状况就有所改变。所以,干细胞可以用一些特殊的皮肤疾病的治疗,比如说银屑病,还有皮炎,所以,70%左右的皮肤疾病都有可能会有发炎的成份。还有另外一点,抗衰老。这个话在研究过程当中令我们觉得非常惊讶,也是比较好的抗衰老的作用。一方面又有抗炎的作用,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具有抗衰老的作用。皮肤能够抗炎,而且,它不断地积累,会改善皮肤。我们可以在这方面产生这种影响,可以做一些改善。还有整形手术,我们开发了一些系统,它可以改善人的面貌,改善人的面部外观情况,比如说面部有红斑、黑斑,可以让我们的皮肤变得更加光滑,目前有几个临床实验在进行当中。大家也认可,它的确对于我们治疗皮肤疾病有很大的作用。因为我们是搞科研的,好象我们很多搞科研工作的,都是男同胞,如果有女性的同胞,她可以进行实验,可能会有很多女性说,我们可能会抱怨,为什么不快一点把这么有效的东西投放到市场当中。我们知道市场上有的一些不是那么有效,但是我们的干细胞的方法,是很有效,但是需要一些实验进行临床研究。现在我们能够看到有很多这一方面的论文可以使用,来去取代一些别的治疗方法改善皮肤状况。

  主持人:感谢约翰.桑德森先生。乔舒亚.海尔博士能否分享一下如何放缓我们的脑部衰老?

  乔舒亚.海尔:我们的研究小组非常感兴趣的是大家可以使用干细胞来去作为药物治疗一些老化相关的疾病或者是老年疾病。我们之前的几位教授也都提到了实际的靶向。比如说老化以后可能变得比较脆弱,我们在考虑对于老化来说是什么问题的时候我们需要考虑首先我们要区分老化所产生的疾病。有些人受疾病影响程度比较大,身体会变得比较脆弱,对于我们的听众来说,对老化来说,基本上是一样的,我们想给大家展示曲线,看看平均的寿命,实际上我们都是在不同的曲线上,有些人老化是比较成功的,有些人老化可能是一个加速老化。我们想要转化那些处于加速老化曲线上的人,希望能够对他们进行转化,让情况变得更好。同时把干细胞作为一种实际的药物,能够作为一种移植物,移植到人体身上,这样我们能够大量地培养这种细胞,而且要进行很好的质量的控制,在临床实验当中去治疗患者,我们开展了一期和二期的临床实验,其中结果是比较成功的。

  接下来回答的问题是临床实验的结果是怎么样,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回答。

  之前还有一点没有细说的是,看看这些药物的生物学特征,我们成功地把衰老细胞从人体当中除去,还有使用干细胞。现在已经搞了10-15年的时间,这种方法是比较安全的,实际上他们是非常安全的。他们的安全性能达到了人类所曾经发明的药物的最高安全性。这种干细胞对于人体组织来说非常好的,我们用这种注射的方法注射到心脏是非常安全的。四五年之前,我们开始治疗由老化、脆弱的疾病,我们能够从我们的二期临床的结果当中看到它一个很好的结果,确认了它的安全性能,而且可以使用多份剂量的细胞。我们能够发现,这种干细胞对于改善老年人的脆弱性有很大的帮助。人年龄越大,身体变得比较脆弱,行动也是比较困难,但是通过使用这种干细胞的注入,就能够看到有些人能够把他在特定时间里面行走的距离,6分钟步行测试能够延长60米,我们能看到五年之后的情况,他们每年都会注射一次干细胞,我们能够感到,在五年时间里面,他们有很大的改善,而且他们的年龄也有所延长,我们研究的群体,他们是70岁,从研究结果发现,他们的身体机能都有很大的改善,我们也使用生物标记物。生物标记物就是炎症,因为我们经常了解到,老化也和身体炎症是息息相关的。我们给他使用干细胞,我们能够了解炎症的情况,还有他的肿瘤细胞的变化情况。我想告诉大家,我们非常高兴,我们所取得的成就。我们的干细胞可以用作一种抗衰老的药物,是非常安全的,而且在人体身上打也是非常好的,而且有生物标记物,看α因子变化情况。通过美国FDA认证的话,我们即将获得批准,我们目前在FDA进行申请,希望能够很快在FDA获批。

  主持人:非常感谢教授。最后想问一下郝教授,郝教授在干细胞领域的研究也是颇有建树。刚刚三位教授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您认为干细胞治疗抗衰老的主要机制是什么?

  郝好杰:非常感谢。正如前面三位教授讲到的,干细胞在临床应用已经非常广泛了,坦率讲,临床应用是临床实验研究。到目前为止,全球还没有正式批准一种临床的疗法有干细胞的临床疗法。刚才也提到了脑部损伤,刚才也提到了糖尿病的损伤,其实我更关注的是炎症。不管是糖尿病也好,还是脑部损伤,各种各样衰老的疾病也好,其实起始的因素就是炎症的因素。不管是内因,不管是外因,引起来的我们体内应激反应就是炎症。干细胞研究到现在以后,突然会发现,干细胞分化效应几乎大家不再考虑了。刚才我们海尔教授提到的干细胞可以分化成胰岛素产生细胞,或者胰岛β细胞来治疗二型糖尿病或者糖尿病,我们在早期的研究我们也发现想试图用这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在治疗过程当中,我们并没有发现干细胞到体内以后变成我们要修复的胰岛β细胞,但是胰岛的功能确实增强了,胰岛的体积,胰岛的数目也恢复到正常的状态,这个过程是什么原因?我们放弃了分化效应,干细胞发挥作用的话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分化效应,一个是分泌效应。就干细胞本身来说,分化效应大家关注的,现在不是太多了,关注最多的是分泌效应。分泌了很多很多活性因子。我关注的一个靶点就是干细胞分泌了这些活性因子到体内以后,把我们体内具有自身修复能力的一个免疫系统,巨噬细胞,二型巨噬细胞,这个M2在体内就起到自身修复作用的,干细胞到体内以后通过它的分泌效应,把这样分泌效应,把这样的修复效应增强了,我们会发现,不管在损伤的胰岛,不管在损伤的肌肉,不管在损伤的心脏,我们用干细胞治疗完以后,损伤部位不同的时间,只要巨噬细胞M2型增多了,它的修复效应就会增加,而巨噬细胞M2在体内修复是什么作用呢?主要分泌一些炎症因子,通过分泌炎症因子,把损伤部位的炎症清理出去,通过这样一个过程,我们损伤部位的炎症清理完以后,我器官自体的损伤修复功能开始恢复了,比如我们修复胰岛,我们会发现,在损伤的胰岛里面,我们的干细胞治疗完以后,我们胰岛自身的原位再生能力增强了,这个原位再生就是我们干细胞到体内以后促进了干细胞的巨噬细胞进入到胰岛内,让我们的胰岛内的α细胞变成β细胞,这个过程增强了。当然,这个模型在其他组织里面也发现了,这样一个过程,我们就会发现,我们在抗衰老里面,应用这个理论,应用这个最基本的干细胞炎症,干细胞消除炎症这个理论,我们就会发现很多疾病可以得到同步修。我们今天讲的话题是抗衰老,抗衰老的话,通过干细胞到体内以后,激活我们体内巨噬细胞M2,让M2通过血液系统到全身各个部位,只要全身各个部位、各个器官存在有慢性炎症引起来的器官功能的减退或者衰老,我们的干细胞可以一并去修复它。我想这也是干细胞为什么引起来大家比较关注的重要的原因之一。

  主持人:谢谢郝教授。按照您刚才为我们介绍,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干细胞能够治愈二型糖尿病吗?

  郝好杰:对于二型糖尿病,真正治愈的方法,刚才海尔教授也说了,做胰岛移植,胰岛移植是二型糖尿病晚期治疗的方法,通过胰岛移植是可以得胰岛功能持续恢复的。二型糖尿病发病的重要环节,起始的肥胖,肥胖引起来的胰岛素抵抗,引起全身对糖吸收的障碍,这是二型糖尿病发病的很重要的原因。对于胰岛移植来说,只解决了一个环节,另外一个环节,胰岛素抵抗,也就是血糖吸收这个环节,并不能真正意义上解决。刚才的问题就是,糖尿病是不是可以被干细胞所治愈,我们刚才说了,胰岛素抵抗的问题,干细胞可以解决,同时,我们也解决了另外一个二型糖尿病发病的很重要的原因,胰岛β细胞损伤的问题,我们通过免疫系统,通过巨噬细胞,我们会让损伤部位、损伤的胰岛原位再生,他的胰岛功能。这两个问题通过干细胞都可以解决的话,理论上讲,二型糖尿病是可以被治愈的。同时,我们在早期解放军总医院开展临床实验的研究里面,我们也发现了大概有10%-20%的糖尿病病例里面是可以被完全治愈的。完全治愈的标准就是完全脱离用药。

  主持人:这个实验结果是非常令人振奋的,对于干细胞治疗二型糖尿病也是很有期待的。郝教授您跟我们谈一下干细胞的治疗怎样才能更有效?

  郝好杰:正如刚才我说的,对于二型糖尿病其实是糖尿病治疗领域里面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们进行了不断地探索,我们把我们的治愈率提高到不到20%,因为我们是双盲随机对照,结果还没有公布。我们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什么样的糖尿病病例,干细胞可以治愈,或者说用什么办法能提高治愈的效果。对单个病例分析过程当中我们发现一些规律,首先因为糖尿病的发病起源于肥胖,起源于肥胖引起来的胰岛素抵抗,实际上这些原因,最早最早的起始因素是我们不正常的没有规律的生活,也就是说,今天咱们这个主题“抗衰老”,今天李总也提出来十项运动,也提出了饮食的办法。对于糖尿病病人来说,我们可以把胰岛素抵抗之前存在的问题清除,把胰岛修复了,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健康的理念,没有一个很好的心灵上的环境,我们损伤的胰岛,被慢性炎症骚扰的各个组织对胰岛素抵抗的状态又重新恢复过去了。如果要加强治疗效果的话,我们基本上是采用三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怎么样让干细胞在这样微环境里面,也就是糖尿病的微环境是高糖、高脂,还有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因素,把这些因素解析清楚以后,让我们的干细胞在这种微环境里面予以适应一下,然后再到这样的环境里面可以发挥更强生存或者分泌能力,这是一个措施。另外我们提出多次治疗的模式,单次治疗有效,单次治疗完以后,二次治疗还有效,之前大家的研究基于单次或者两次的治疗,而我们发现如果解决炎症的问题,解决胰岛素抵抗的问题,一次两次的治疗会有效,是不是可以多次治疗,更增强这样的效果,刚才也提出了反复治疗,在糖尿病治疗当中,我们提倡多次治疗,在现在的临床研究方案里面是三到四次的一个方案,我们探索了在动物实验里面,最多做到把我们的糖尿病晚期的各种各样并发症都出来的糖尿病大鼠,每个礼拜做一次,一共做到了六个月,一个月做四次,我们做了六个月连续的回输,糖尿病眼病、白内障,糖尿病肾脏疾病,糖尿病肺病,糖尿病的皮肤病、糖尿病的肾病等等,所有的并发症在这些糖尿病大鼠里面都体现了,我们经过六个月的持续的治疗,所有的症状全部消失,当然在啮齿类动物里面,修复能力是比人类强的。从这一点也验证了我们多次治疗的理论,多次治疗是可以得到同步修复的。

  刚才说了二型糖尿病到晚期的症状,实际上也是我们特别特别关注的今天的话题,衰老的话题。各种各样器官功能的减退,就是一个全身性的衰老。我们持续的治疗,我们所有的功能全部恢复了,是不是一个抗衰老的治疗。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郝教授。最后我们请四位贵宾每个人用一句话来为我们总结一下今天的发言。

  于尔根.海席勒:大家可能不太了解干细胞,可能之前听过一些干细胞,但只是听过,我想说,干细胞的类别不尽相同。有些是这类,有些是那类的,我想说的最后一点就是,我们应该更多地了解干细胞,因为很多的临床实验、临床研究,大家慢慢地发现,这个研究用的是那种干细胞,这个研究用的是这个干细胞,这一点要小心,如果对比不同的研究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干细胞的类别,尤其在中国,中国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的研发能力,我们应该很强调这一点,更多的合作,更多的让这些研究具有可对比性,因为了解得越多,我们就会一步一步地得到现实的情况,得到不同的答案。非常感谢。

  约翰.桑德森:干细胞研究的影响,一般是指这种再生性药物,慢慢就会产生重大的效果,影响整个的谱系、能力疾病的谱系。即使还没有被完全理解,它确实是有功效的。我只能这样去说,因为我的业务是希望拓展更多的资源,让资源去慢慢发生作用,我更多的是平台这样的作用。如果考虑干细胞,医生想做的就是检测到身体的问题,确保他的根本原因,怎么去解决根本原因,怎么修这个,怎么调节这个,这是医生做的。如果考虑干细胞在身体内的运作情况,干细胞和骨髓的关系,这都是非常最核心的一些研究,因为我们有一些最核心的元素,因此我们才能继续使用这个体系,只有解决这些问题,才能慢慢具备最基本的科研能力,让我们的生命延续到100岁之后。我们现在做的最基本的工作已经启动了,这些干细胞的1%,我现在可能也只有生下来的时候的干细胞的1%,我跟我同事的意见一样,我们也是在思考怎么去恢复干细胞的数量,这样才能让我们生命更加长。

  主持人:谢谢。下面请乔舒亚.海尔教授。

  乔舒亚.海尔:刚才几位说得我都很同意,最后我想强调的一点是,干细胞是一种药物,在过去一个世纪里,我们已经发现了能够使用细胞的这些治疗法去替代合成的化学药品,我们发现他们很安全有效,他们的给药也非常方便,所以,对这种药物的研究应该是非常深入的。我们现在也是在做这种研究,使用循证科学,随着这个过程,我们会有新的生物药物的品类。未来的一百年,我想确实是干细胞的时代,根据干细胞来说,我们会在实验室中去培养出来。

  主持人:感谢您。最后请郝教授。

  郝好杰:非常高兴参加这样的会议,今天咱们的话题是让健康绽放生命力。中心的意思是不管121岁也好,120岁也好,这都是我们期望的。各位也给大家带来了从饮食、运动,各种各样抗衰老的措施,我送给大家的是,长寿的希望在你自己。谢谢。

  

  

(责任编辑:刘宝丹 HO02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圆桌论坛:当下的干细胞》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