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我租城中村的那些日子

2018-09-07 17:09:04 36氪 
原标题:我租城中村的那些日子
原标题:我租城中村的那些日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樱桃大房子」(ID:ytdfz8),作者:樱桃,36氪经授权转载

  1

  我最早住深圳(楼盘)的城中村,是2007年,位于罗湖的清庆新村,由于靠近蔡屋围,房租很贵,一房一厅1500元/月,当时工作没稳定下来,临时寄居在同学家里,我睡客厅沙发。

  因为是握手楼,深夜还能听到对面楼房里传出MISS辛苦加班的声音,把我撩拨的睡不着。

  最后我同学只租了两个月,因为很快碰上了全球金融危机,当时她每个月工资底薪才850元,业务不好做,只能退租。

  2008年,我正式工作后,在网上找了一套低租金商品房,罗湖泥岗某老小区,月租400元,明显低于市场价,当时以为碰到了一个好房东,40岁的大叔,但没想到他是奔着找对象来的。

  睡到半夜拿着钥匙偷偷开我的房门,租了一个月,就把我吓跑了,自那以后,我就明白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

  按市场价,我舍不得再租商品房,于是搬到了关外的城中村里,那时候工资底薪2000块,每个月收入全靠写稿,一个月能成功发四篇已经算高产,到手工资也不过五六千,为了尽量多存钱,早日买房,我只能压缩生活开支,而最大的支出就是房租。

  公司办公地在福田,考虑到坐公交车上下班一个小时左右,房租尽量低,我在龙华沙吓村找了个房子,单间300元一个月,一间空房,什么家居都要自己购置,加上水电一个月330元,一年下来还能有点结余。

  在关外住了半年后,我搬到了福田华强南的旧墟村,跟同事合租一房一厅1200元/月,三个人分摊,一人400元,我和女同事睡一个房间,另一个男孩子睡客厅,都是刚毕业没多久,收入不高,房租能省则省。

  房子没有阳台,我都记不清衣服是晒在哪了,客厅和厨房也没有隔开,客厅的床难免会粘上油污,真是委屈了那个男孩子。但现在还记得那种画面,巷子里每天垃圾成堆,臭气熏天,经常能见到老鼠们大摇大摆的出来觅食。楼道里、房间里的小强们更是常客,而且繁衍速度极快。

  不过当时并未感到任何不适,毕竟才毕业没两年,住这种地方理所当然,能省钱就行。

  大概住了一年后,这位女同事对住所有了升级需求,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同时房租在承受范围内,她一个人又搬到了关外的民乐村,租了一个单身公寓。

  那也是个MISS快餐比较多的城中村,我在那临时住过2个月,一到晚上,都有三四十岁的女人胸形毕露蹲坐在巷子里,等待客人叫走。

  2010年,我搬到了福田水围村,以前是深圳有名的红灯区,两房一厅,1600元/月,一间房800元,为了省房租,我还是与人合租一间房,住上下铺,每个月400元。

  房子在7楼,楼梯房每天要爬上爬下,住半年后,房东涨了200元房租,一个月1800元。

  期间,合租的对象先后走了两个,但那个位置交通便利,也有一个能晒衣服的阳台,实在不想再搬来搬去,我只能先承租下来,再招合租。

  为了让室内看起来新一点,温馨一点,我自费买了墙漆,自己刷墙,做起了粉刷匠,这本来是房东干的事,但只要能租出去,房东都不会费钱费力。

  因为是红灯区,周边MISS可能比较多,但我也没想到,会跟一个XJ合租。

  一开始我也没看出来,一个20岁的小姑娘,冰肌如雪,非常漂亮,后来发现她作息黑白颠倒,经常带不同男人回家,我才怀疑,最后她自己也承认了,合租20天后,没要她房租,让她走了。

  2010年年底我计划回长沙(楼盘)发展,头脑发热在国庆跑回长沙买房,但只呆了一年多,2012年我又狼狈的逃回了深圳。

  回来后租在梅林关的惠鑫公寓,单间1200元/月,但我回深圳的第一件事,也是决定立刻买房,从此结束了三年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租房生活。

  不过那也是我工作后最快乐最无压力的三年时光。

  2

  在深圳的三年租房生活里,总共搬过6个地方,有一次从关外搬到关内,在公交车上,我手机还被小偷偷了,真是万念俱灰的感觉,只想早日买房,所幸那几年房租房价都还算便宜,涨的也不多。

  但有时候想想,真的是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从08年开始,我因为开始做房地产新闻,对这个行业有了初步认识,虽然我那时候刚毕业买不起,但我忍不住劝别人买。

  有一个同事不肯听我的,执拗的选择炒股,到现在还在租房住,他当时手头就有二三十万,在福田租个三房一个月三千块,买个房月供也多不了多少,但他固执的以钢筋水泥人工成本法计算深圳关外房价不值七八千,认为存在泡沫。

  结果,泡沫越来越大,他一直看空,看空,等待房价崩盘的那天......

  十年了,深圳房价死活不崩!他崩溃了!

  去年他问我小产权房能不能买......后来他又觉得风险大,彻底放弃了,现在干脆排队申请保障房。

  十年来,深圳的房租涨幅,客观的说,跟房价相比,差的太远了。房价涨了十多倍,房租涨了不到3倍。

  因为深圳的城中村非常多,城中村为刚来深圳打拼的年轻人,降低生活成本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某种程度上,充当了廉租房的角色。

  2013年的统计,深圳存量房有1050万套,其中,商品房就170万套,其他城中村的农民房占了650万套,工厂宿舍170万套。

  如果要论租售比,深圳非常非常低,比北京(楼盘)、上海(楼盘)、杭州(楼盘),甚至是很多二线城市都要低,从租售比来看,你会觉得租房比买房划算太多太多。

  但是为什么很多人拼了命也要买房呢?

  住城中村不止是面临随时涨房租的问题,它的居住环境会让你感觉窒息,刚毕业那几年收入低,条件差,一个人可以接受,但如果结婚有了小孩,谁不想为下一代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呢,傍晚出门就可能碰到女人蹲门口接客人,半夜能听到隔壁楼里的拍拍声呼噜声,不尴尬吗?

  这也是中国跟外国完全不同的地方,中国是房价贵房租便宜,西方是房价便宜房租贵,当然还有很多原因,华人都喜欢买房,从心理上就觉得有房才有家,才有安全感,这是文化的不同,还有管理制度的缺失,比如我们随便驱赶租客随便涨房租之类的等等。

  城中村环境差归差,但好在租金便宜,而且也给了我奋斗的动力,我要早日脱离这样的环境,这是我亲身经历后的感受。

  深圳关内的城中村这几年在不断拆除,消失,租不起关内的人只能退守到关外,现在资本又进来了,抬高租金,租房的成本肯定是要高了,但相对北京上海来说,深圳的租房成本依然是低一些,对毕业生和创业者来说还是有优势。

  来的早的70后80后在这里站稳了脚跟,城中村拆除盖成的新房子,被有钱人买了,他们占据了一席之地,阶层逐渐固化。

  而房价构筑了高门槛,90后除非家里条件好,从农村走出来的草根阶层,想要在这里打拼,最难的就是买房。

  我知道有很多90后对居住品质有讲究,什么都讲消费升级,他们拿着六七千块的工资,但也要住三千块的长租公寓,嫌弃城中村的脏乱差,所以长租公寓迎合了这部分人的需求。

  但还有很多中低收入人群,在生活难以承受之重面前,他们宁可居住条件差一点,希望省点房租,早日在城里买个房子,为了下一代的教育,为了下一代不再回农村。

  但现实确实很残酷,从北京赶走低收入人群就知道。北京大力拆除违法建筑,深圳也在计划大力拆违。

  截至2015年底,深圳违法建筑共4.26亿平方米,大概是38万栋,从功能分类看,住宅类建筑面积1.76亿平方米占41%,工商类建筑面积1.94亿平方米占46%。按照计划,深圳十三五”期间要消化存量违建2亿平方米的目标,任务艰巨。2017年深圳已经拆除违建2378万平米,2018年计划再拆除违建2000万平米。

  在廉租房缺失的情况下,我觉得深圳的城中村是这个城市竞争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给这个城市带来了很多年轻劳动力。

  如果城中村慢慢消失了,深圳的房租还是这个价吗?每年的人口流入还是全国第一吗?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我租城中村的那些日子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