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潘向东:大湾区金融市场蕴藏巨大发展机会 |经济学家聚焦都市圈

2019-03-05 07:39:07 和讯房产  苗雪艳
  大湾区热度爆棚,飙升至两会热点提案。似乎每个人都想把最精华的谏言,通过这样一年一度的全国化平台,输送至决策层并形成有效价值点建议。

  在接受和讯房产《经济学家30人·聚焦都市圈》栏目采访时,本期对话嘉宾,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在关注两会提案的同时,内心对大湾区以及都市圈建设也有着一份自己的答案。

潘向东,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财政学会第九届理事会常务理事,“财经改革发展智库”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证券业协会分析师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理事会理事。
  潘向东,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财政学会第九届理事会常务理事,“财经改革发展智库”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证券业协会分析师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理事会理事。

  曾任光大集团和国家开发银行特约研究员,《经济研究》和《世界经济》的审稿专家。历任中信建投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光大证券(601788)研究所副所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

  先后在《经济研究》和《世界经济》等学术杂志发表过数篇论文。主持或参加过国家社科重点项目、国家社科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博士点基金、博士后基金等。个人著作【真实繁荣】,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8月出版。

  大湾区金融市场蕴藏个人发展机会?

  全国两会,假如您提案的话,最可能关注哪方面?

  “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市场。”这是潘向东给出的答案。

  这个回答简单,但落点实则很具体。

  2月18日,酝酿多时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出台时,就对粤港澳大湾区四大中心城市的定位首次进行了明确。

  我们摘取重点句总结就是:

  香港:巩固和提升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地位,打造更具竞争力的国际大都会。

  澳门(楼盘):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打造以中华文化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

  广州(楼盘):充分发挥国家中心城市和综合性门户城市引领作用,全面增强国际商贸中心、综合交通枢纽功能,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着力建设国际大都市。

  深圳(楼盘):发挥作为经济特区、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和国家创新型城市的引领作用,努力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

  由此可以看出,每个城市气质不同,角色不同,任务不同。但同一个目标就是,每个城市要各司其职,但同时互通互联,共同卖力成就大湾区这个都市圈的辉煌。

  “粤港澳大湾区中,具备两种资源配置体制、三个关税区、四个核心城市,在不同金融监管体系下,粤港澳大湾区不同金融市场形成了金融业态发展程度各异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结构,下一步应该建设跨境金融平台,加强大湾区金融合作,发挥多元化制度优势,为三地资本市场、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服务。”潘向东对自己上述提出的金融落点,做出了进一步的阐释。

  同一个事物,有发展水平的差异,就意味着这个聚焦点的机遇来临。

  是什么机遇呢?

  潘向东说,对于个人而言,假如从事金融行业,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市场各具特色,股权、债权、外汇与跨境人民币业务和碳金融等金融市场的融合与协同发展可以为个人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会,粤港澳三地的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可以从中寻找到巨大的个人发展机遇。

  其实,潘向东的这个逻辑似乎给众多想去大湾区发展的普通人,提供了一个思考方向。

  比如,最近,在和讯网APP后台做过一个投票互动,结果是,如果落户放开,60%的人选择愿意落户大湾区,去那里发展。但是,去那里从事什么行业呢?潘向东的答案或可以带给你新的思考或启发。

  都市圈降低企业发展成本?

  企业和个人一样,面对时代的新节奏,都想努力踏准,顺势腾飞。尤其是在面对机会不那么泛滥和遍布的时候,这种鼓点更显得珍贵。

  全国人大代表,58集团CEO姚劲波近日对外公开发言,任何危机都是一次机会,那些踩准节奏、相信未来的人都有机会。

  那么,面对如今满天飞的“裁员、降薪”的企业境况,面对企业总部纷纷撤离北京(楼盘)的新常态,企业方又该如何踏准这轮都市圈的节奏呢?都市圈里的城市和企业之间的关系又应该是怎样的呢?

  在潘向东看来,都市圈是新一轮腾飞的机遇,对市场B端主体企业同样是机会。

  而且,他丝毫不掩饰对“大湾区”前景的看好,“粤港澳大湾区最可能率先腾飞。粤港澳大湾区正在逐步形成了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互补、错位发展的多核格局和多样化、综合性、产业链齐全的城市群体系,而且每个城市群建设中均有自己的特色。”他再次强调。

  而面对未来都市圈里的企业成本降低和机会,潘向东的回答很格局化,或者说很辩证。

  他说,构建都市圈,一方面需要关注企业的成本,另一方面也要关注城市的积聚效应,综合考量成本和收益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都市圈空间重构之后对企业以及经济绩效的正面影响,因此,未来都市圈的发展,需要多重考量都市群的创新能力、产业竞争力、空间协调、环境保护、住房成本等问题。

  通过国际比较纽约湾、旧金山湾以及东京湾都市圈,可以发现这些世界级的都市圈未必都是成本最低的,但是都形成了显著的区域集聚效应、规模效应和外溢效应,吸引更多的企业向这些都市圈聚集。

  例如,纽约湾都市圈形成了以金融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集群,推动了国际资本向纽约进一步集聚;旧金山湾区形成了以“金融+科技”双核引领的服务业集群,世界级的计算机、生物科技、电子等尖端企业都向旧金山湾区聚集。

  因此,潘向东认为,现代都市圈需要以产业集聚为主导,能够有效降低企业的研发成本,并将科研能力转化为生产力,通过资本市场转化为产品输送至市场,这样从企业运营来看,经济效益是最佳的,同时现代都市圈需要注重区域发展之间的协调,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资源短缺、生态环境恶化等矛盾,推动都市圈可持续发展。

  采访实录如下:

  和讯:现在是全国两会时间,如果让您为两会提案,您会做出哪方面的提案?

  潘:提案建议可能是加强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合作。粤港澳大湾区,正在逐步形成产业互补、错位发展的多核格局和多样化、综合性、产业链齐全的城市群体系,而且每个城市群建设中均有自己的特色,粤港澳大湾区中具备两种资源配置体制、三个关税区、四个核心城市,在不同金融监管体系下,粤港澳大湾区不同金融市场形成了金融业态发展程度各异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结构。

  下一步应该建设跨境金融平台,加强大湾区金融合作,发挥多元化制度优势,为三地资本市场、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服务。

  和讯:也就是说,您特别看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

  潘:粤港澳大湾区可能率先腾飞,这也给粤港澳大湾区中各个城市的发展带来了巨大机遇。

  和讯:为什么?在您看来,国家正在推进的粤港澳大湾区以及其他都市圈建设,有哪些切实的利好?

  潘: 第一,都市圈建设、城镇化不仅可以创造大量就业,还能拉动相关产业的发展,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量。

  第二,都市圈建设可以加快区域一体化,加强地区间的联系,发挥资源集聚效应,改善资源配置效率。

  第三,城市是高质量的发展的载体,都市圈建设是改善人民生活质量的重要方式。

  第四,就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来讲,还有利于加强内地与香港、澳门的联系,为港澳经济社会发展以及港澳同胞到内地发展提供更多机会,保持港澳长期繁荣稳定。

  和讯:您说粤港澳大湾区的腾飞给其中的城市带来机遇。既然有腾飞的,就有衰落的,未来,哪类城市可能面临难受局面?

  潘:像大城市集聚是自然现象,中国未来的城市格局可能是若干个大的都市圈,加上一些具有历史、自然特色的小城市组成,大部分中小城市可能走向衰落。人口也将向大的都市圈集聚,都市圈将吸收大部分人口。未来中国城市将在长效机制、因城施策调控下,形成由商品房、共有产权房、经济适用房、公租房等构成的多层次住房体系。

  和讯:城市中的企业可能面临这样一种现象: 像北京这样的城市,生存成本其实挺高的,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企业总部都搬离北京的原因。未来都市圈建设和企业成本之间的关系,您怎么看?

  潘:构建都市圈,一方面需要关注企业的成本,另一方面也要关注城市的积聚效应,综合考量成本和收益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都市圈空间重构之后对企业以及经济绩效的正面影响,因此,未来都市圈的发展,需要多重考量都市群的创新能力、产业竞争力、空间协调、环境保护、住房成本等问题。

  通过国际比较纽约湾、旧金山湾以及东京湾都市圈,可以发现这些世界级的都市圈未必都是成本最低的,但是都形成了显著的区域集聚效应、规模效应和外溢效应,吸引更多的企业向这些都市圈聚集,例如纽约湾都市圈形成了以金融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集群,推动了国际资本向纽约进一步集聚;旧金山湾区形成了以“金融+科技”双核引领的服务业集群,世界级的计算机、生物科技、电子等尖端企业都向旧金山湾区聚集。

  因此现代都市圈需要以产业集聚为主导,够有效降低企业的研发成本,并将科研能力转化为生产力,通过资本市场转化为产品输送至市场,这样从企业运营来看,经济效益是最佳的,同时现代都市圈需要注重区域发展之间的协调,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资源短缺、生态环境恶化等矛盾,推动都市圈可持续发展。

  和讯:除了企业外,普通人也特别关注大湾区和都市圈。和讯网后台做过一个投票互动,结果是,如果落户放开,60%的人选择愿意落户大湾区。您认为,如何在都市圈中寻找到个人的发展机遇?

  潘:粤港澳大湾区11个城市中建有完备的产业体系,企业应该充分明确自己的定位,通过分工成为某个领域的领先者,最终走向世界舞台。

  对于个人而言,假如从事金融行业,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市场各具特色,股权、债权、外汇与跨境人民币业务和碳金融等金融市场的融合与协同发展可以为个人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机会,粤港澳三地的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可以从中寻找到巨大的个人发展机遇。

  和讯:回到都市圈这个概念上来,其实,前几年城市群建设也一直有在提,今年,为何突然将都市圈建设提升到如此重要的地位?

  潘:国家之所以重视城市群的建设,一方面因为城市圈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城市圈建设可以改善资源配置、创造大量就业,还能拉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城市是高质量发展的载体,城市圈建设可以改善居民的生活质量。

  和讯:也就是说,这就是都市圈的新任务?或者说时代使命?

  潘:在经济步入新时代,当代都市圈发展肩负着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新期待的使命。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及国际局势来看,构建都市圈建设可以充分发挥城市发展的聚集效应、协同效应、示范效应和共享效应,有助于提高经济发展质量,通过采取统筹各方,协同推进的方法,可以更好提高城市发展质量,加强区域城市群分工和协同发展,提高城市的整体竞争力,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推动区域经济转型,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增长点。

  和讯:构建成熟的都市圈不可能一口吃个胖子,您认为现阶段解决什么问题最紧迫?

  潘:可能存在如下挑战:第一,户籍、社保等制度改革。户籍、社保等制度是限制中国人口流动的重要因素,而城市群建设不仅需要基础实施建设,更需要人口的流动。

  第二,土地制度改革。城市圈建设需要土地,如何协调农业用地和城市建设用地的关系将是重要问题。

  第三,住房、水等资源限制。随着人口、产业向城市群集聚,水资源、住房供给,交通、垃圾处理等问题也将日益严重。

  第四,重复建设、产业不协调。城市群要避免基础设施重复建设,造成浪费,城市之间产业也要协调发展。

  总之,在构建城市群、推动协调发展的过程中最迫切的是进行户籍、社保改革,改善人口的流动性,以及进行土地制度改革,协调好农业用地和城市建设用地的关系。

(责任编辑:杨雪纯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