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地产工作二十年,我是如何被上海房价越甩越远的

2020-01-15 08:02:20 和讯名家  真叫卢俊
引语:

  楼市向来是没有人情味,也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在楼市浮浮沉沉的二十多年来,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而今天这篇文章,是我们的忠实粉丝,同时他也是一位房地产从业人员。他见证了这些年楼市的跌宕起伏,同时他也把自己在楼市里的亲身经历以文字的形式呈现给我们。

  时针拨回二十年前,我刚毕业参加工作,来到了临近上海的所谓"建筑之乡"的一家建筑公司。经过短期培训后,我被分配到上海浦东金桥(600639,股吧)一个住宅项目上。

  项目已临近尾声,但销售情况一般,去化勉强刚过一半。我一打听房价,2850元每平,正好跟我的一个月工资差不多。吓得我一咋舌,觉得太贵了。对于一个从东北小城初来上海的我来说,这就是天价。

  我当时无论如何不会想到,这是我为数不多的,收入与上海房价比较接近的时点。

  01

  三年后,我从那家建筑公司跳槽去了房产公司。为了谈朋友成家,我必须结束那种四处飘荡的生活。

  当时那家集团公司的地产板块,在业界也是颇有名气,按现在时髦的说法,算是"头部企业"。

  我入职的项目在上海闵行区的莘庄,距离莘庄地铁站还有一段距离,但这不妨碍它自称地铁房。最初房价定在3750元每平,但蓄水阶段发现反映不错,于是开盘跳到了4250元每平。

  记得当时的上海图书馆,还邀请地产板块负责人范总进行了一场讲座。目的就是让年轻的他,给更年轻的人们做做人生导师吧。结果范总是谦谦君子,反而谈起了他复旦生物系毕业后去了丽珠得乐药厂,阴差阳错地做起了销售。性格内向的他,一年也没卖出一粒药。恰好此时复旦校友创业准备涉足地产板块,于是他被郭老板一声招唤,成为了五位创始人之一。

  那场讲座的提问环节,似乎大家没谁关心人生怎么发展。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

  现在该不该买房?范总顾左右而言他,基本意思是你买得起就买,勉强就算了。

  我就是属于“算了”的那类人。我有时会有一种臆想,当时问的不是范总而是任总该有多好啊!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其实,并不是没有人收到提醒。当时项目推出了少量的精装修房,其中有一室一厅的小户型,总价只有十五万多。项目张总给我们开会时,很是费解地看着我们几个资历尚浅的项目工程师说:你们都去买啊!怎么不买呢?先订一套,转手也划算啊!!

  对我们几个来说,房价不能说是便宜,但是首付加按揭的形式刚好也能承受的了。况且那时还没有限购、摇号这种现象。但最终我们都没买,因为都对按揭这种方式不接受传统的观念告诉我们,欠人家钱是不好的。

  至于什么“用杠杆”,那时完全没有概念。

  02

  这样又是两年过去,项目结束,我去了另外一家房产集团公司。离职时,项目张总颇为遗憾地对我说:我知道你现在觉得这里一无是处,但你出去就知道,这个行当能达到这样管理水平的公司,不会超过三家。

  真不是对公司管理有意见,无非就是在这里听的都是情怀故事,而我抵挡不住对方近三倍工资的诱惑罢了。

  2004年初,我到新东家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在宝山区的南端,全装修房,价格4750元每平。这个价格,让在本地久居的同事直呼看不懂,因为他们说,就在两年前,这里的房子不会超过三千的。

  我当时跟女友关系发展稳定,明显该向着婚姻方向发展,所以买房已是“刚需”。但想想买一套房子,不吃不喝的要攒二、三十年,心里总是觉得不合理。

  一犹豫,时间就来到了2005年,项目二期开盘,全装修房价格,跳到了8300元每平。我们公司李总说,价格都是乱来的,肯定要跌!但我等不了了,就在那附近的即将开通的地铁站旁,买了套二手房,价格7650元每平。

  那时一手房的号源已经在销售部门操纵之中。性格所致吧,我没想过去托托关系拿号。当然,入手的这套二手房也得之不易,不当场下定金,马上就会被别人抢走,因为排队等着的有四五家。这套房的房东,也是因为炒房急用钱周转,才把这套房子“ 低价”出手的。

  2006年,我离开这家单位去了一家开发施工一体的集团公司,工作地点换到了杨浦区平凉路,做一个商业项目。

  2007年,因为政府调控的原因,上海楼市曾出现短暂的拐点。那时岳父母为了照顾我即将出生的孩子,就在我小区附近的楼盘也买了一套房子。也算是二手房,因为整个单元都是被温州炒房客买了下来再售的。

  03

  我见过那个炒房客,三十岁不到,是用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那里挤来的钱炒房。不想遇到调控,只好抛掉解套。他自称一万八入手的,现在一万七抛,忍痛割肉。

  当时公司在闵行区浦江镇的项目一期刚刚开始蓄客。2007年的秋季房展会,房地产市场一片愁云惨雾,销售部根据老板的意思价格定在8200元每平试水。但乏人问津,毕竟周边的楼盘,配套成熟的小区也只有7400元每平米,我们凭空高出的800元实在说不出什么理由。

  周六的工作例会,销售总监小心翼翼地向老板请示:8200高了吧?是不是先拿出一栋定在7800元试试……老板眼睛一瞪,骂到:你销售总监怎么能想到降价呢?卖不动价格就提上去,卖8800……然后又转向我们这些参会的人说:你们赶紧去买,一期不买的话,我二期卖一万六!

  这可能是梁静茹给他的勇气吧,反正本来都装模装样正襟危坐的我们,都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们背地里都叫老板“神经病”,以为他就是在发发神经。

  2007年底,老板借高利贷给我们发了工资。事后他说起这段日子,“后来连高利贷都借不到了,真是跳楼的心都有了”。

  结果熬到2008年11月,四万亿来了。本来8800元每平开盘即滞销的盘子,居然开始出现“日光”现象,而且连推连光。老板在工作会上又把销售总监骂了一顿:你不涨价弄什么“日光盘”?是不是神经病?!

  项目二期开盘时,一万六。大家反应平静,因为这跟当时的市场行情还是比较匹配的。老板又在工作会上催促我们,抓紧买,否则三期三万二。这时大家没再笑出来,但私下里聊起来,还是戏谑口吻的居多。后来三期开盘了,三万元每平……如今这个项目五期已经交付了,二手房市场价格是每平方米六万。

  04

  2010年后,上海的房价在各项调控政策的制约下逆风飞扬。但由于以家庭为单位限购的原因,我不具备了购房资格。又迟迟没勇气拿起“假离婚”的利器,我的收入,就这样被上海房价越甩越远了。

  有时我还挺羡慕那位通过“假离婚”获得购房资格的朋友,不是羡慕他保住了家庭资产不缩水。而是他通过假离婚,证明了真爱——他说,他假离婚成功获得买房资格时,夫妻二人是忘情相拥喜极而泣的。

  2004年的时候,我曾借住在同学单位在福州路外滩的单身宿舍里。当时跟“邻居”们谈起上海房价时,说到了社会上一个关于未来房价走向的说法叫做“3-2-1”,即内环均价3万,中环均价2万,外环均价1万。

  我当时的这些“邻居”们,大多来自上海某市政工程方面设计院,都是年薪几十万的人。但他们中许多人,都不相信未来几年房价会像这个说法那样,再涨上三倍。因为他们觉得,他们都绝对是高薪一族,如果连他们都承担不起房价,那上海还有多少人能买的起房?

  其实这里有个误判,那就是上海房地产市场在没有调控、限购的时候,是全国有实力者在上海购置房产,因为那是最好的保值升值投资方式。“邻居”们的高收入,放到全国范围去比较,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你当然可以说这里有泡沫,但正像吴晓波说的那样,泡沫来时,你只有也去抱一堆泡沫回来才是安全的。

  05

  现在虽然房市在调控下呈现胶着状态,也有人说是“有价无市”状态。但还是有许多人相信,“3-2-1”的说法并未过时,一旦各种限制措施松绑,马上应验。只不过,这几个数字要这样诠释:内环均价30万,中环均价20万,外环均价10万。

  过去的二十年,房地产市场狠狠地教训了不想尽一切办法买房的人。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