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后浪札记② | 骑着单车去逛SKP:这届95后不爱被叫“后浪”

2020-05-20 08:41:04 90度地产微信号  宋虹姗

天是北京SKP上半年店庆的最后一天,在受疫情冲击、消费被打击的当下环境,这家主打奢侈品消费的商场不知道会创造出什么魔幻奇迹。

说来这最后一天店庆的日期设置的也很巧妙,虽然受疫情影响,SKP的店庆迟来了近一个月,但最后一天定在520。据说,每当全馆当日销售目标达成时,SKP商场内会响起胜利的交响乐。当消费主义的交响乐撞上表达爱意的520,违和的场景多少也代表了些许社会的消费现状。

当96年出生的欣欣骑车2公里到达SKP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晚上9点的SKP门前车水马龙,但真没见过骑着共享单车逛奢侈品店的。对于今年的店庆,爱好时尚的欣欣只是想着凑凑热闹,虽然自己也曾经“冲冠一怒为双鞋”,但今年,身处特殊时期,店庆还是算了。

虽然早有报告指出,85%时尚奢侈品销售额增长来自“千禧一代” (出生于1985年-1995年)和“Z世代” (出生于1995年后)网购消费者。可来到SKP逛了一圈后,欣欣觉得这座消费神话,倒是让自己冷静了。

SKP,熟悉的陌生人

周五晚下班的时间,SKP一层里各个一线奢侈品大牌的门店前,排队进店的人排着长长的一条黑线。

Dior门口排队的同龄小姐姐,已经在迫不及待地向橱窗里面眺望最新一季的老花包;Cartier门口是拥抱着等待选购戒指的年轻情侣。欣欣逛了一圈发现,无一例外,商场一层的每个收银台也都在排队。还真是应了此前疫情间GQ对SKP的观察结果:有人失业,富豪却依旧挥金如土。

买爱马仕的中年人,欣欣倒是一点也不羡慕,因为自己的年龄气质和钱包余额完全不搭。但看到同龄人排队选Dior的老花和Cartier门口相拥的情侣。欣欣还是感觉有点“酸”,按下了心中不自觉升起的冲动。

不过,今年店庆还是有一些不同。

欣欣熟悉SKP,往年店庆时也总会多少有些收获。她知道,商场营业前就在门口排队的人,尤其是跟她年龄差不多的人,都是为了抢信用卡首刷礼,在不同品牌每消费1000元返100或200元的基础上,指定银行一次性刷卡3000以上可以再得到一张300元的消费卡,每天都有指定人数限制。

但今年,到了临近闭店的时候,5层会员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桌子上,依旧有很多300元消费卡。交通银行(601328,股吧)职员手里攥着多张消费卡告诉欣欣:今年的刷卡礼的名额没有限制。

听到刷卡礼没有名额限制后,本就没有看到很喜欢东西的欣欣,想要买东西的欲望更低了。“不抢着买就真的没了购买欲望,不过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钱包太瘪了。”欣欣说,她也曾是抢那个300元刷卡金的客群之一。

在去年4月的周年庆,没买到心仪的奢侈品的欣欣,还是刷了一个价值3650元的戴森卷发棒,几乎从不打折的戴森,通过SKP店庆购买,可以得到600元的代金券。

不是“精致穷”,只为活在当下

但欣欣也承认,如果碰到她喜欢的新款包包或者鞋子,她还是会花上几个月的工资“绝不手软”。毕竟,“有钱难买我开心嘛!”欣欣笑了。

97年的Lisa也是差不多的状况,就在不久前,因为忍受不住Chanel一个广告片的诱惑,毅然拿出两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双自称“做梦都梦到的鞋子”。她告诉自己说:这是对自己努力工作的鼓励。

在Lisa同事眼里,Lisa是一个很敢花钱的95后。Lisa的80后同事曾向她抛出一个戳人灵魂的拷问:你为什么会拿所有的钱去买一件奢侈品而不是想办法存钱买房?

Lisa承认,随着互联网的发达,直播带货、微博、小红书的每日穿搭分享风盛行,花钱是件最容易的事情。自己和周围很多同龄朋友“扛不住”随处可见的“消费诱惑”,男生爱买鞋、炒鞋;很多女生爱看网上的分享来跟着买。

在其他人眼里,这似乎进入了一个“精致穷”的怪圈。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Lisa觉得,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支持,她离安家北上广的距离早已越来越远,买一个鸽子笼大小的“老破小”还不如让生活轻松一点。

所以比起80后、90后,更追求品质化消费的95后选择“及时享乐”,甚至每月信用卡的日常消费支出能占到月收入的60%。对于“精致穷”的话题,在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的一份投票调查结果显示,1.6万参与人中,认为“及时享乐没错”的占到62.5%;但认为“年轻人不该提前消费”的占到31%。

相比于在围观和纠结消费的欣欣、和毫不犹豫买下奢侈品的Lisa,春瑾最佛系。她对奢侈品没兴趣,用度上越来越关注国货。她唯一超标的消费是游戏充值,一年1-2万元砸进游戏买装备,她觉得这样的生活让她快乐。

根据平安银行(000001,股吧)近期推出的青年理财消费大数据分析所得,以“活在当下”为人生信条的95后,虽然持有信用卡的人数占比最低,但是人均月度信用卡消费金额却是借记卡的1.43倍,并且61.1%有生息行为产生。——“虽然经济实力不如其他青年人群,对理财也更为陌生,但95后绝对是最敢花钱的一类人,甚至不惜负债消费。”

在迷茫中坚持,95后不爱被叫后浪

不过,当后浪的称号成为年轻人的代名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时,顶着这个称呼95后郁闷了。

欣欣、Lisa、春瑾都不约而同地认为,后浪视频对她们这一代的赞美“有点扯”,甚至是60、70后前浪对他们这样刚步入社会的95后生活的“意淫”。

可以看到,不论是用微薄薪水购买奢侈品,还是偏爱国货但大手笔为游戏充值,这届95后,完全诠释了“买我所爱”,同时,也在审时度势,更理性地对待消费。

大环境下,经济增长从中高速,走向中低速。很多行业已经是成熟、甚至是走下坡路的背景:一定会有局部爆发的行业,也一定会有时代的弄潮儿。但不得不承认,后浪们的机会已经没有前浪们那么多了;随着老龄化加重,后浪们的负担也将加重。

处于人生刚起步、在一线城市打拼的他们有时会问自己一个问题:自己在城市坚持的原因是什么?他们时常是没有答案,但也从未放弃。

傍晚10点,欣欣逛了一圈SKP后,没买任何东西、还是选择骑车回家。繁华之外的5.600米,就是欣欣租房的老破小——1958年后建成的红庙北里。与SKP的繁盛对比,这里简直不太真实。

但伴着沿路餐馆的香味,欣欣释然,这就是一座城市的包容和人间烟火的现实模样。抛除消费、抛除一切的焦虑,不需要任何标签,简单做自己便已很好。

想起最近很火的一句话:不管多远的距离,越努力就越会靠近。

(责任编辑:宋虹姗 HO03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