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复星旅文:失意的“亚特兰蒂斯”

2020-07-29 08:07:08 财经网 

在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笔下,亚特兰蒂斯是一个近乎高度文明的理想国度。在两千多年后的现实世界,复星旅文在三亚落地的首个“旅游目的地”项目以此命名,或许也正意图打造这样一方乐土。而以此审视承载母公司“快乐”业务的复星旅文,其之于复星国际,恰恰也可看成是这座商业帝国的“亚特兰蒂斯”。

不过就在上周,一封盈利警告打乱了这个快乐国度维持两年的盈利节奏。2018年上市之际,复星旅文扭亏为盈,第二年实现盈利翻倍。可以预期,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其大概率还会延续这一势头。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一度令整个文旅产业陷入停滞,也同步拖慢了复星旅文的现金回流速度。并且随着防疫常态化,这份“失意”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两年后再度转亏

7月24日,复星国际发布盈利警告,预计截至6月31日止的2020年前六个月,公司归母净利润将下降至18亿元-22亿元,而这项指标在去年同期为76.1亿元。

复星国际表示归母净利润减少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为受新冠疫情影响,附属公司复星旅游文化集团之旅游运营业务受到重大负面影响;二为集团若干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因全球金融市场下滑录得公允价值变动损失。

同一时间,复星旅文也发布了一封盈警,表示因疫情造成的各国大范围封锁和旅行限制等防疫措施,令集团旅游运营业务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因此预计2020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约将出现8.5亿元-10亿元的亏损。

回想2018年12月上市之际,当年年底复星旅文即扭转亏损局面实现盈利,录得净利润3.89亿元,2019年则将近翻倍,仅上半年即录得归母净利润4.9亿元。然而上市不到两年,一场疫情更改了刚刚步入的“正轨”,至今年上半年,复星旅文经营再次转为亏损。

其解释旅游运营业务所受影响主要为度假村容纳能力下降约51%,这一限制造成了度假村营业额下降约43%以及旅游目的地的运营营业额下降约46%。同时,旅游相关物业销售及建造收入也因建造交付周期调整,下降了约79%。

尽管复星国际表示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平息,公司已全力推进业务回归正轨,复星旅文也表示中国大陆地区的度假村运营也已于4月逐步开放,不过按照2019年年报的数据,复星旅文旗下度假村品牌Club Med在全球40多个国家运营66家度假村,欧非中东地区38家、美洲地区12家、亚太地区16家。其中位于中国的只有7家,此外更多项目都位于疫情更为严重的欧洲、美洲地区。目前全球疫情防控局势尚不明朗,多地时有反弹,这无疑增加了Club Med国际业务的恢复难度。

而Club Med的运营收入对复星旅文总营收来说举足轻重。2019年复星旅文实现营收173.37亿元,其中Club Med的营业额为132.05亿元。

(Club Med于欧非中东及美洲地区的度假村位置,数据截至2019年底)

复星旅文在公告中提示,基于疫情及各国采取的公共卫生防疫,集团全球各地业务恢复时间表变得不确定。若疫情于年内剩余时间持续严重影响集团运营,其在今年下半年将继续录得亏损。

物业销售回血

尽管疫情阻碍了大部分游客的脚步,但复星旅文或可依赖项目配套进行的物业销售吸引投资客或一部分高端玩家,以实现资金回血。事实上,复星旅文近两年的盈利也离不开物业销售的贡献。

复星旅文的营收来源主要有三项,分别为度假村及旅游目的地运营、旅游相关物业销售及建造服务、旅游休闲服务及解决方案。其在年报中这样解释物业销售的价值:旅游运营始终是我们的经营核心,而可售度假物业作为一种创新形式的旅游产品,为我们带来健康的现金循环和丰富的旅游运营资源。

2019年年报显示,复星旅文全年的营收约173.37亿元,其中旅游相关物业销售及建造服务产生的营收有34.93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20.2%。这其中,又因三亚亚特兰蒂斯可售度假物业单位棠岸项目在2019年交付,对应的34.34亿元合约负债确认为营业收入,因此复星旅文2019年近两成的营收都来自于三亚棠岸项目的销售。

听上去,近两成的营收比重或许并不惊人,不过转至毛利及毛利率项下,物业销售及建造服务可是三项业务功能中毛利率最高的一项。2018年该项业务毛利率为58.4%,经计算产生的毛利在总毛利中占比约35.11%;2019年该项业务毛利率为45.0%,产生的毛利在总毛利中占比约28.40%。

作为重资产运营的“旅行目的地”项目,三亚亚特兰蒂斯投入大、回报慢,配套的物业销售可在早期快速实现部分资金回流,这一“文旅+地产”模式可见于诸多文旅项目,复星旅文于去年相继投入建设的丽江、太仓两座“复游城”也内置了别墅、公寓产品,不过正如其在盈警中所述,疫情防控增加了全球业务的不确定性,疫情反复也抑制着旅游地产的热度。

在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看来,受今年疫情影响,高度依赖人员流动的旅游地产市场更加困难。尽管随着防疫的常态化,人员交流会慢慢恢复,但文旅地产并非刚需,在市场信心不足的情况下去化压力会更大。

因此,靠物业销售补充现金流的路径在今年或许步履维艰,同时,柏文喜也提到,文旅项目依赖地产销售正是当前这一行业的通病,而逐步走上依靠自身营收的独立运营才是文旅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资产腾挪偿债

在物业销售不明朗之余,复星旅文的资金压力却较为紧绷。

此前截至2019年底,复星旅文年报显示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21.29亿元,同时计息银行借款总额为65.57亿元,其中20.38亿元应于一年内偿还,现金短债比为1.03,短期偿债能力略大。

而截至2020年6月底,根据复星旅文作出的盈利警告,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已增至6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银行贷款则为18亿元。为何旅游业务承压的半年,集团现金储备却反而更加充沛了呢?

回顾复星旅文上半年的融资动作,3月份的一纸公告解释了其中大部分资金来源。3月20日,复星旅文设立了一项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并根据该专项计划发行资产支持证券CMBS,以附属公司持有的海南亚特兰蒂斯商旅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商发”)70.01亿元债权设立财产权信托,并以亚特兰蒂斯酒店和水上乐园物业作为抵押,以海南商发100%股权及亚特兰蒂斯的运营收入和应收帐款作为质押,确保偿债责任及时、充分履行。

公告显示,该CMBS的期限为24年,其中优先级CMBS发行规模为68亿元,票面利率为5%,还款期次为48期,首次兑付日为2020年7月28日,此后每半年为一还款期间。次级CMBS发行规模为2.01亿元,由附属公司上海复星旅游管理有限公司认购。截至3月20日,复星旅文已完成70.01亿元的资金募集。这其中将有约29亿元用于偿还亚特兰蒂斯现有银行贷款,其他资金则将用于集团业务发展。

柏文喜分析认为,该项资产支持计划类似于向银行作抵押借款,只是改为直接公开向资本市场发行募集,本质上属于资产腾挪,而非靠主营业务收入实现的现金回流,这并不是一家公司健康运营的状态。不过柏文喜也提到,从公司运作层面看,借新还旧,置换之前的高息融资以降低财务成本,这一点也值得肯定。

只是,今年复星旅文对资金的渴求将更加突出。去年年初,丽江、太仓两座复游城相继投入建设,按照原计划,这两项工程至明年初即应开始分阶段完工。复星旅文在年报中表示两项目预期发展成本将在40亿元和132亿元,截至2019年底,丽江复游城产生的总成本约7.46亿元,太仓复游城的总成本约26.63亿元,以此计算,两者合计还需再投入137.91亿元。

而眼下的复星旅文却是旧债还未偿清,又添新债。

与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文明毁于一旦不同,复星旅文存在于真实世界。亚特兰蒂斯已经永远沉睡在海底,现实中的复星旅文还在持续扩张,而为了打造自己的亚特兰蒂斯,复星旅文前路仍将与资金压力并存。

王晗玉/文(责编:高雅)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