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破产“胶卷大王”枯木逢春:搭上“新冠”顺风车, 前途依旧难料

2020-08-04 08:39:59 蓝鲸TMT网 

  美国当地时间7月2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称,美国政府将为老牌胶卷生产商柯达(NYSE:KODK) 提供7.65亿美元贷款,用于生产仿制药的“起始材料”和“活性药物成分”。据悉,近四分之一的仿制药成分将在该厂生产,此举旨在重修美国本土药品供应链,并应对公共卫生事件。特朗普称,这是“美国制药业历史上最重要的一笔交易”。

  消息一出,当日,柯达的股票暴涨逾200%。7月29日更加疯狂,开盘仅两个小时,柯达的股票竟熔断多达20次,盘中最高价触及60美元/股,涨幅一度超过650%。截至收盘,柯达股价达到33.20美元/股,涨幅高达318.14%,公司市值从9200万美元暴增至15亿美元,其中,28、29两个交易日内暴增了15倍。

  众所周知,柯达曾宣布破产,如此逆天改命的经历实属罕见。

  疯狂的背后不禁令人质疑:一个没有任何专业背景的胶卷公司跨界搞医药,靠谱吗?

  曾跨界失败

  实际上,柯达早在32年前就曾尝试跨界搞医药,只不过最后以失败告终。

  据外媒报道:1988年,柯达曾以5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斯特林(Sterling Drug Inc.)。斯特林主要生产消费品和药品,产品包括拜耳阿司匹林、莱索尔清洁剂和处方药等。而柯达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摄影公司,也涉及化学业务。

  当时,柯达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钱德勒曾公开表示:“合并将加速柯达进入全球1100多亿美元的制药行业,并将为我们提供有吸引力的长期销售和盈利潜力。”他预计,此次收购将在三年内对柯达的收益产生积极影响。

  同时,斯特林董事长约翰皮特鲁斯基也表示:“柯达不断增长的药物研究基础将有助于两家合并后的公司在制药行业取得领先地位。”

  本以为二者联合能产生非同凡响的“化学反应”,然而,谁曾想,仅6年后,柯达就出售了斯特林。因为收购斯特林使柯达债务大增,到了1993年,柯达的债务已经高达93亿美元。于是,1994年,柯达宣布剥离与影像无关的业务,出售了斯特林药厂,跨界搞医药也以失败告终。所以,此次柯达再次发力医药领域不禁令人怀疑成功的几率。

  结果依旧难料

  蓝鲸财经记者就此次柯达再次发力医药领域一事询问了医药专家史立臣的看法,他表示:“柯达是胶卷生产商,从研发、试验、销售各个环节来看都并不具备药企所必须具有的特质,这是两个完全不相同的领域,而且医药的门槛很高,短期内也看不到效果。如果柯达真的想做医药,那么他就只能通过疯狂收购药企的方式,而且,柯达自身也得新招一批有专业背景的人来管理被收购的药企。这件事本身可能掺杂了一些政治因素。”

  然而,有人跟史立臣提出了相反的观点。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医药外资企业研发人员表示:“现在的很多大药厂都是化工起家的,仿制药跟创新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做仿制药的门槛相对比较低,仿制药的研发过程也跟创新药不一样,仿制药只是去做一个合成路径,很多合成路径都是已经有最优解的,在网上都能找到。同时,做仿制药就像工业,目标是尽可能大规模的生产,尽可能的控制成本。与中国这么多做原料药的药厂类似,对于柯达来说,这其实是一件没有什么特别大难度的事情,柯达只不过是生产仿制药的原料药。生产原料药更多的是偏向于化学、化工业,就像柯达自己说的,他们是一家化学工厂。化学原理是相通的,只是应用于不同领域,这跟有没有医药领域的专业背景无关。”

  除了解答柯达有没有可能成功的问题,上述研发人员还回答了柯达如何才能做到的问题,他说:“虽然中国是全球原料药供应最大的国家,但如果美国想重修本土药品供应链其实也相对简单。因为美国很多技术都比中国要发达,柯达可以在美国本土找基础的化工原料,然后再通过技术加工成原料药。”

  关于柯达是否应该重新招人的问题,研发人员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人还是需要招一点。比如说懂注册法规的人,因为化工行业跟制药行业的法规监管是完全不一样的,柯达需要招一些人来完成FDA的要求,比如说生物等效性的研究,这些柯达都必须去做。但可能不太需要招销售,在美国这种仿制药竞争这么激烈的地方他们应该没有钱去请销售。只做仿制药的话,也不需要很多临床实验阶段的研发人员,因为不是一个全规格的研发过程。”

  柯达的转型似乎已经开始。据报道,今年4月,柯达已经宣布向纽约供应异丙醇,用于生产免洗洗手液来抗击新冠疫情。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