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杭州又一波长租公寓“跑路”,上万人被坑

2020-09-04 08:55:09 和讯房产  杨冰柯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地产一条”

长租公寓跑路征兆:换马甲、法人变更。

杭州近期连续有两家公司长租公寓企业爆发危机,超过上万名租客和房东受到影响。

8月底,友客公寓的房东和租客陆续收到一条短信,对方称友客公寓自8月16日开始未向业主正式打款,为了及时止损,让业主和租客前往滨江住建局了解真实情况。这意味着友客公寓可能遭遇资金链危机。

两天后,紧随友客发布类似通知的是,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即巣客公寓的房东和租客,也被爆料称租房人的房租可能被财务私下分掉,巣客公寓遭遇危机。

作为巣客公寓的新租户,一位在8月26日刚签了租房合同的大学毕业生李进告诉一条君,他刚找到工作,一次性支付了约4万的租金,其中一部分租金还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

租完房子两天后,他就被迫从出租房里搬运行李,此前还未入住。也是在8月底,他突然被巣客的业务员拉进了维权群,才知道自己的租住的公寓出现了问题。

让他气愤的是,房东昨天换锁强制收房,跟房东沟通没有任何效果。

据一条君了解,此次友客、巣客公寓受到牵连的租客和房东超过万人,在李进所在的维权群里,一位租客最高损失了7万元。

友客公寓全称是“杭州友客房产代理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友客公寓成立于2019年6月,就在爆发危机前,友客公寓还在今年7月和8月疯狂扩张,成立了余杭分公司、滨江分公司、拱墅分公司、成都分公司、宁波分公司、广州分公司等。

友客公寓当前执行董事为陈菊花,持股比例为30%。大股东为浙江中蓝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中蓝实业背后大股东为中国蓝田总公司。这是一家显示为农业部旗下的公司,这些年在各地曾留下一些烂尾项目。

另一家出现危机的巣客公寓成立于2018年10月,创立时的名字为“杭州巢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2019年7月,公司更名为“杭州巢客遇家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3月,公司再度更名为“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天眼查APP,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拥有武汉巢客、成都巢客、合肥寓意三家全资子公司。

在出现危机之前的8月14日,杭州适享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法人和高级管理人员变更,但背后的法人仍是黄大坤。

友客和巣客两家公寓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仍然是长租公司高收低租模式的失败。

据友客和巣客的多位租客称,他们付给长租公司的方式基本都是半年度付费和年度付费的方式。半年度付房租比月付便宜约400元/月,年度付房租比月付便宜600元/月。巨大的价差下,很多租客都会选择半年付或者年付方式向中介公司支付租金。

而据友客和巣客的房东们介绍,公寓公司付给房东们租金的方式s是一月一付,但在租金上,中介公司付给房东的租金,比租客付给中介公司的租金要高500-800元/月,这些公寓企业赚的就是这个价差。

高收低租后,公寓公司或激进扩张市场,或者将租金投资在其他业务上,一旦租赁市场行情冷淡或者其他业务出现问题,这类公司就极易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

一位杭州市场人士称,此次友客和巣客集中爆发问题,与杭州最新出台的租赁企业新政有关。

8月17日,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下发文件《关于进一步落实住房租赁资金监管相关工作的通知》,通知主要目的是确保杭州市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办法落地,稳妥有序推进风险防控金缴交工作。

通知称,2020年8月31日起,住房租赁企业向房屋委托出租人支付的租金以及向房屋承租人收缴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贷”获得的资金等租赁资金,均应缴入租赁资金专用存款账户管理。

2020年9月30日前,“托管式”住房租赁企业对2020年新增委托房源,应将对应房源的风险防控金缴交到位;对存量委托房源,应缴交风险防控金30%,剩余风险防控金缴纳时间按规定顺延执行。

以巣客为例,今年7月份,该公司的一位客服经理称适享科技当时在杭州有一万套房源。

如果按巣客的租客所说最低租金700元/月/间,巣客每个月至少也要缴纳约200万左右的风险防控金。

这笔监管资金对巣客来说,并不是小数目,同时也是目前杭州很多经营不善的长租公司承受不了的,尤其是友客和巣客这种高收低租模式的公司,强行缴纳监管资金后,基本没有存活空间。

在友客公寓之前,杭州出现危机的长租公司有喔客、沃客、青客、巢客、三彩家、城城找房等,除了高收低租这个共同的商业模式外,长租公司们在危机爆发前都出现了更换马甲或者股权和法人变更的情况。

从杭州当前的长租公寓市场看,“高收低租”类企业未来仍将继续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但市场将开启一轮新的洗牌。

如何加强对长租公司的监管,进而切实保障租客和房东的利益,仍然是相关部门要持续对面的难题。

(责任编辑:宋虹姗 HO03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