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深圳底色②丨生活呼叫转移:烧完美好青春 换一座城市

2020-09-05 11:18:15 90度地产微信号  常丹丹

徘徊过多少橱窗,住过多少旅馆

才会觉得分离也并不冤枉

感情是用来浏览 还是用来珍藏

好让日子天天都过的难忘……

一次听到陈奕迅这首《爱情转移》,包包15岁,还在读初中。从那时起,这首朗朗上口旋律清新的歌曲,连带着声音里有故事,深情款款的香港男歌手陈奕迅就这么长在了包包心底,在香港看一场陈奕迅演唱会也就成了包包梦寐以求的事。

2019年底,距离梦实现倒计时两周,包包攥着好不容易秒到的演唱会门票,激动又兴奋的坐等开唱。而此时,包包却收到陈奕迅取消红磡香港体育馆演唱会的通知。

那一刻,包包仿佛听到彩虹泡沫在阳光下破碎的声音,轻柔却极具破坏性。

包包不知道下一次陈奕迅香港演唱会在何时,但包包确定,自己与“陈奕迅”、与香港的距离正被拉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彼时,从香港“转战”深圳近3年的包包做出一项重大决定:2020年,退守杭州!

1

包包出生在浙江舟山,聪明又上进的包包是父母的心头肉,也是众人口中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在父母的观念里,无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他们要提供给包包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个让包包深刻体会父母爱之切的细节是,为了包包能顺利考上名校,包包的父母在她高中期间遍寻大师“赐名”,几经周折,为包包改了名。

改名=改命?这个命题,包包不好回答。但包包没有如愿进入心仪的大学,而是进了一所说起来也算是在南方能叫得出口的985学校。

为了不辜负父母的期待,也为了增加未来置换美好生活的砝码,大学期间,包包积极参加校辩论队拿下最佳辩手、成为校报笔杆子、是校电视台的台柱子、奖学金拿到手软、学生会工作也做得风生水起。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之下,包包成为当之无愧的风云人物,校园里,没有人不心悦诚服的送上一声“尊称”:包爷。

凭借本科的优秀表现,包包顺利进入港中大攻读硕士学位。两年之后,包包毕业留在了香港打拼。

2

那几年,对很多人来说,香港是“天堂”,而像包包这种在香港工作的人,自然也被认为是接近“天堂”的天之骄子。但香港的奇特就在于,外面的人看到的是“天堂”,里面的人感受到的是“地狱”。

和几乎所有在香港打拼的年轻人一样,包包的压力无所不在。关于那几年经历,包包最不愿回忆的是赶地铁挤地铁。

包包在中环工作,每天上下班路上要经历一个小时的“压榨”不说,由于加班是家常便饭,包包至今都记得每个加班的夜晚一路小跑着闯进最后一班地铁的紧张刺激,如果这时恰好有空座位,包包指定是一屁股坐下之后就能迷迷糊糊的睡着,好几次包包醒来已经是终点站了。

工作之中,包包一旦忙起来,饥一顿饱一顿也是常有的事,平日里的午餐也是公司楼下的便利店随便凑合一口,日积月累,包包的肠胃亮起红灯。

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房子。包包从没奢求过在香港拥有自己的住房,出租房距离公司足有一个小时的车程,面积不到7㎡、连把椅子都放不下。包包时常觉得压抑绝望,就是这么一小块逼仄的空间,每月还要吞掉包包一半的薪水。

她想拥有一个梳妆台,但是在这里,她无法预计这个小小要求实现的时间节点。

7㎡,装得下20岁出头的身躯,却装不下一个年轻人想要一片天地的追求与野心。

3

如今回头看,包包觉得,2017年离开香港去深圳发展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就在包包去深圳的第二年,深圳GDP首次超过香港,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经济总量第一的城市。

2018年的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早已乘着政策春风迈入发展的快车道,常住人口从31.41万人到破千万,用了仅仅不到40年时间,同一时期,北上广人口涨幅也仅在1-2倍之间。

有数据显示,深圳常住人口平均年龄仅33岁,就业人员占常住人口比例超86%,其他一线城市均在56%-60%之间,也就是说,深圳是全国“最年轻”“最拼”的城市——

在深圳,有人因为一个学位东奔西跑,焦虑忧愁情绪肆意滋长;有人因为一套房不分昼夜的拼命挣钱,却赶不上房价的涨速;当然,也有人坐拥东莞一栋楼,在深圳只为体验生活,更有围城外的人垫着脚望向城里的生活,筹划着成为“新深圳人”……

而彼时,任职于大疆、负责开拓北美市场的包包,正一方面享受着国内一线城市的发达与便捷,另一方面,借由这个工作机会,包包也在经历着一场蜕变:从身着“迪士尼”的女孩蜕到身穿PRADA的Queen、从中国到北美的八个小时时差,面对客户,包包从青涩到成熟,从羞怯到自信满满。

包包在深圳的一点一滴,用Vlog频繁记录着:和香港的朋友周末约跑马约爬山、打卡大众或小众的展、约三五好友酒吧小酌、与来自各个国家的同事聚餐、坚持健身跳舞……精致生活每每出现在朋友圈,包包总能收获一众好友点赞。

4

陈奕迅的《爱情转移》中唱到:

短暂的总是浪漫,漫长总会不满

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

其实,世事皆如此。

包包在深圳充实又多彩的生活随着年岁渐长逐渐被现实问题和父母的心疼与担忧所取代。

20出头的时候,包包曾向父母描述过这样一幅场景:以后要和闺蜜姐妹为邻,要有大house,老了还能方便随时约姐妹们搓麻开趴。

而在包包父母根深蒂固的观念中,理应力所能及的给予包包一套最好的住所,让包包未来的生活无忧。

2019年,包包陪同父母在深圳主城区物色了一圈房子,地段、品质能够看得上的,单价已经超十万一平,这完全超出包包家人的承受范围。

在父母一番“糖衣炮弹”的劝说之下,包包开始反观自己的生活:在深圳这几年,80%的记忆和工作有关,虽然生活丰富多彩,但深圳能提供的休闲娱乐其他城市也能满足,而其他城市能提供的扎根机会却是深圳给不了的。

今年8月初,包包拿到了杭州工作的Offer。她在自己的闺蜜群里官宣到:

集美们,我9月回杭州了,深圳我待不动了,300多万只能买个好地段27㎡单间,而且工作压力太大,反反复复长痘也很不快乐。

随后,同在深圳做公务员的朋友秒回:恭喜你脱离苦海!杭州是个好地方!

5

为什么选在杭州?其实理由简单得俗套:离家近,房价能接受,压力小。

即将迎来2字头最后一个生日的包包想得很明白:

深圳,这座永远处于“过程”中的城市,它的追求从来只有起点,没有终点,不断发展前进是它骨子里的个性,城市如此,生活在这里的人也应是如此。

但对于包包来说,深圳的确能够提供“发着光”的精致生活场景,但所有真实诉求经不起盘算,一旦寻求结果,大多落得被现实打脸的结果。

相较之下,杭州这座热二线城市更接地气,所有东西,可见即有得到的可能与追求的动力。

8月最后一个周末,包包带着行李从深圳落地杭州,迎面而来是父母亲人的拥抱,此时,包包感受到的是久违的踏实。

生活其实本应如此,正如歌中唱到的:

你不要失望 荡气回肠是为了

最美的平凡

(责任编辑:宋虹姗 HO03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