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彩虹合唱团十年 我们和金承志聊了聊

2020-10-29 08:34:54 每日经济新闻 

时隔243天,彩虹合唱团在成都迎来了疫情后的首次线下音乐厅演出。

开票4分钟,门票抢购一空。好在演出前一天,国家文旅部发出了新通知,剧院的最大荷载量从50%提升到75%,主办方才重新开启售票渠道,向多出的25%观众售票。

自2016年一首《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儿了》走红,被称为“神曲制造机”的彩虹合唱团音乐会场合演出60余场,几乎场场满座,成为很多音乐厅和剧院开票售罄最快的纪录保持者。

但事实上,从上次凭《春节自救指南》上过热搜之后,彩虹合唱团似乎没有再写出什么“出圈”的神曲,在大众的视线中沉寂了近三年。

2020年,是彩虹“成团”十周年。今年1月,《星河旅馆》乐季十周年巡演计划刚刚开头就被疫情紧急叫停,在不能进行线下演出的日子里,彩虹合唱团接了一档综艺节目的录制——《炙热的我们》。

以“素人”身份录制竞演综艺,团员们体会到了音乐厅之外的舞台世界。而节目播出后,彩虹合唱团也几次“空降”热搜,其重新改编的“催泪版”《卡路里》更被网友评价为是“艺术圈对偶像圈的凝视”。

曾因神曲频出,而被质疑初心渐远,沉寂几年后,靠一首改编的《卡路里》再度“出圈”,口碑逆转,这中间,彩虹经历了什么?我们和彩虹的“灵魂人物”,团长金承志聊了聊。

“炙热团王”/业余做合唱就很好

228票比223票。

在团体竞演综艺《炙热的我们》决赛现场,彩虹合唱团这个参演团体中唯一的“素人团”,以微弱优势小胜偶像女团火箭少女,拿下“团王”。

凭借改编作品《卡路里》《星星点灯》等,彩虹合唱团的微博热搜话题阅读量破亿,又收获了一群年轻的乐迷。

但事实上,在这之前,彩虹合唱团已经鲜少出现在综艺节目中。关于原因,有媒体报道过这样一个段子:

某次综艺节目录制现场,也是要PK投票,导演让金承志说个故事拉票:“就说你的梦想是带着彩虹合唱团站到更大的舞台上,让全世界听到中国的合唱团。”

被拒绝之后,导演让他带团员临场唱一段,金承志说“导演,真不行的,合唱团不是张口就来的,这都是要排练很久的。”

最后,众目睽睽之下,金承志带着所有人开始鞠躬,持续一分钟。在那之后,金承志推掉了30个综艺。

今年初,因为疫情原因,线下演出市场停摆,彩虹合唱团接了包括《炙热的我们》在内的一些线上录制活动。对此,金承志向我们坦言,他们并非拒绝综艺,相反“我们对上综艺节目不设限,不一样的舞台是锻炼不一样的维度。”

不同于在音乐厅演出,纯靠声音去交流和表达,综艺舞台上的演出还需要考验走位、表演者的面部表情等等,经过这些锻炼,再回到音乐厅里,“我认为是有借鉴意义的,能够帮助到我们更好地去表达作品,认识作品。”金承志说。

目前,彩虹合唱团有70多人,每个成员都有“正经工作”。《炙热的我们》录制时,节目组曾给过他们三个录制城市供选择,他们最终选择离上海最近的无锡,原因很简单——交通便利,团员可以当日往返,第二天照常上班。

“我们的团员都是普通人,有公司职员,有会计,有程序员,跟大家一样,每天都要面对生活琐事,也会被老板骂。”在金承志看来,这正是彩虹合唱团的特色——大家用业余时间去完成自己感兴趣的事,如果变成“纯职业化”,这种美好会被打破。

就如同彩虹合唱团拿下“炙热团王”时,金承志的发言,“我们最终是要回归到生活里面去的,老板给你一个PPT让你改一下,你不能给他一个嘴巴,说‘你知道吗?我可是团王’。”

“神曲制造机”/我们是严肃的合唱团

从《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儿了》,到《感到身体被掏空》《春节自救指南》这些神曲曾一度是彩虹合唱团演唱会上的返场表演曲目,也是许多观众愿意花钱买票的理由。

尽管被贴上了“神曲制造机”的标签,但事实上,彩虹几乎每个月都会推出严肃正经的作品,而观众期待的“爆款”,却往往需要等上半年。

此前,合唱团的一位团员在知乎上回复网友提问时说:“我们是严肃的合唱团,是严谨的合唱人,不是娱乐团体,虽然偶尔搞怪,但是不忘初心。”

“造化随顺,风雅之诚”,这是彩虹合唱团的团训,也可以视为初心。

原句出自日本“俳句之圣”松尾芭蕉对俳句的理解——将本来以滑稽、卑俗为主旨的俳谐改造成可以与正统的、古典的汉诗和和歌媲美的诗文学。

在金承志看来,他的每个作品背后,都有非常想要传递给观众的信息。就像《感觉身体被掏空》,本来金承志希望通过这首歌帮助大家释放掉一些压力,去面对如今急速变化的世界。然而,许多人却将这首歌解读成了娱乐大众的“神曲”。

关于此前在节目中引发强烈共鸣的改编作品《卡路里》,金承志也曾在微博上写过改编理念,他说:“所有人都卡在一条叫自己的路里,回头又不是向前又迷茫,到底能怎么样?只能燃烧。”

回顾过往,金承志认为,有些作品不过是在用一种诙谐的方式来讲述一个情绪和故事,最多只能算是一种很特别的表达形式。

他很清醒,“任何音乐人或艺术从业者,一旦把表达形式当作自己的标签,那么艺术周期会变得非常的短。”

在以前音乐会返场时,金承志还会“迎合”观众要求,唱一些他们想听的热门“神曲”。而在近年的演出中,金承志开始有意唱一些超出观众想象范围的作品。

从《白马村游记》到《罗刹国纪》再到今年疫情前演出的《星河旅馆》套曲,彩虹正在慢慢撕掉“神曲”的标签,让更多人将目光聚焦在他们内涵更为丰富广阔的作品之上。

有人说,彩虹合唱团用最下里巴人的通俗方式,传达出了最阳春白雪的内涵。

金承志却认为,彩虹合唱团音乐的内涵与形式并没有外界所想象的那样大反差。“彩虹关注的视角始终没怎么变过——就是我们无聊普通,却又不得不每天面对的生活。”

成团十年/一起温柔地变老

每到年末,彩虹合唱团都会公布新乐季的主题。成团十周年,彩虹今年的主题是《星河旅馆》。

原本新乐季是打算取名叫《我们唱歌的理由》,用之后的巡演回顾这十年彩虹歌唱的初心。但考量过后,大家认为与十年前相比,彩虹唱歌的理由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早已不只与自己的情感表达和技术追求有关。

“天上有着多少星辰,地上就有多少人生”,新乐季的主题取自金承志新创作的套曲《星河旅馆》,故事的主人公满载着自己的回忆和成长中的得失,与不同角色相遇,重新发现自己内心的不同侧面。

然而,受疫情和防疫政策的影响,这个乐季已无法再如去年宣布乐季主题时所计划的那样展开;原定贯穿全年演出的套曲《星河旅馆》也因排演周期、人员调度等问题,暂时无法以全本形态出现在音乐会中。

阔别8个月,重新回归音乐厅的彩虹合唱团在成都举行了主题为《多想唱歌给你听》的音乐会。

两天的表演结束后,一位团员在微博写下,“这半年多,我们做了许多新的尝试,但当回到最初的地方,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唱歌时,抛开杂念,抛开所有顾虑,音乐带来的共鸣和感动是如此真实而充满力量。”

“我们都在肉眼可见地被2020彻底地改变着”,金承志告诉我们,疫情之前,彩虹每周六排练三小时,像上课一样聚在一起,当时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而当周六的聚会停了后,他总感觉自己很焦虑,却不知道原因。后来恢复排练才发现,“我已经把每周的排练当成日常输出,可能生活中有很多不愉快,我一直以为是我在治愈团员,现在发现大家是相互治愈的。”

“彩虹已经进入第十年了,你觉得它还在向前走吗?未来会变得越来越好吗?”似乎已经有很多人问过金承志这个问题,但对于他来说,答案大同小异,“彩虹会不会越来越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十年过去,我们都变老了。老了也好,你看普洱多香。”

回想彩虹刚刚“出圈”的2016年,《人民日报》曾评价,“呼唤更多的《张士超》,呼唤更多的彩虹合唱团。”神曲的标签易复制,音乐的内核很难,在经历了“流量经济”带来的红利和争议,回归初心再度“出圈”之后,彩虹似乎已经找到并走在了那条叫“自己”的路上。

(文中图片出自:彩虹合唱团官方微博)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