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国之城③ | 洛阳房贵?莫让才子他乡老

2020-11-06 08:56:25 90度地产微信号 

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作为十三朝古都,今年洛阳在央视中秋晚会上的惊艳亮相吸引不少游人关注,对于很多飘在外面的“打工人”来说,心里涌动的多多少少会有些遗憾:如果能回来,是否生活会有不一样的节奏?但同时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如果真回来,是否能找到一个收入不错的工作来买房?

“古东都”还是“古西都”?

多少年后回过头来看,也许人生的很多决定可能跟自己本身的关系并不大,也许还有很多决定干脆就是被孩子绑架。比如对于北漂的洛阳人罗宇来说,放在一年前,他根本不会预想到,他要选择一个新的工作单位和城市的原因,并非单纯是为了自己的前程,而是为了省心养个娃。

罗宇的娃还不到一岁,但他已经焦虑到寝食难安。今年36岁的他,在北京一家中小型三级乙等医院做医生,妻子在一家小型公司做行政。2018年夏天赶在北京房价的小高峰上,罗宇夫妇四处筹借首付在北五环外买了个小两居,光是一个月的房贷就在一万三四。

当时罗宇刚进入目前所在的医院没几年,夫妻俩每个月的收入除了付房贷外,还要还首付欠的债,几乎是“月光”状态。罗宇感慨,从本科读到博士花了十年时间,比别的行业的同学工作晚不说,由于医生收入跟科室、级别息息相关,他的收入也是远远被其他同学甩在最后。

转折点是去年冬天,他当爹了。罗宇夫妻俩被捆绑在工作和通勤上,每天天不亮出门,顶着星星才能到家。尽管有父母过来帮忙带孩子,省了请保姆这个花费,但孩子的奶粉、尿布等各种七七八八花销下来,让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家庭财政愈发紧张起来。想要未来几年还要担心孩子入学等各种问题,让这对夫妻不得不考虑新的出路。

年初疫情下罗宇的妻子失业在家。双方在深思熟虑后达成一致:卖掉北京的房子离开北京,经济上不再受高房价束缚,罗宇才能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做研究出成绩。换地方生活,有两个方向,一是回罗宇与妻子的老家洛阳,二是则是去临近的城市西安。罗宇说,夫妻俩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虽然说北京有最好的教育资源,将来对孩子成长好,但如果夫妻俩都忙成狗,都别说自己没有生活了,又该如何有空教育孩子?”

大方向下定后,罗宇开始在两个古都做抉择,作为海归回来的医学博士,他跳槽并不难。但他有个要求,就是希望医院也能给妻子安排一份后勤或者行政上的工作——“老婆工资高低没要求,只是希望她工作稳定,相比在北京上班时间能充裕点,多一点时间照顾孩子和老人,她的牺牲也是为了我能安心做研究、能尽早出点成绩。”

夫妻俩在两城间犹豫不决。西安毕竟是省会城市,再者教育资源要比洛阳优越,将来孩子念书选择性也更多。公开资料显示,西安是中国高校密度和受高等教育人数最多的城市,是中国五大教育、科研中心之一。截至2019年末,全市高等教育学校75所,高校中有“985工程”高校2所,“211工程”高校7所等等。

不过,相比西安而言,洛阳则是有感情分加持。尤其是,近几年发展势头也很猛。作为河南省第二大城市,洛阳同时也是中西部经济总量最大的普通地级市,2019年,洛阳GDP总量达到5034.9亿元,成为中西部地区首个GDP突破5000亿大关的普通地级市。

调控时代接连涨

尽管罗宇夫妻俩在西安洛阳两个城市之间犹豫,但好在只要把北京房子出售,在新的城市安家买房完全不成问题。

如果最终选择落地西安,罗宇原本也想回洛阳买房。按照他此前的想法,但凡把北京的房子卖了,还了贷款,在西安和洛阳各付个首付,都买一套也是可以的。但在十一假期回洛阳实地踩盘后,他决定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在大郊区、本来都觉得是农村的地方,新房都破万了,我如果有钱的话为啥不在自己家宅基地上翻新盖‘别墅’呢?”

罗宇家的老宅距离洛阳新城不过一河之隔。即便现在老宅破落,但在他看来,如果真有一天要回洛阳居住,房价超出预期,他还是有退路:完全可以回村儿里——再说,随着洛阳市区大饼越摊越大,他老家所在的村子指不定哪年就拆迁了。

“洛阳这几年就是个‘基建狂魔’。”最近几年,罗宇每次回老家都发现,修地铁、建高架、挖渠建景几乎一年一个样。尤其是地铁对于房价上涨“功不可没”,在不少洛阳本地人看来,这波房价上涨就是被地铁“拉来”的。

2016年2月,洛阳地铁第一期建设规划正式上报国家发改委,2016年8月25日正式获国务院批准建设,标志着洛阳成为我国中西部地区第一个获批建设地铁的非省会城市,河南省第二个获批建设地铁的城市。2017年6月,洛阳第一条地铁线路正式开工。

洛阳房贵。尤其是与2016年前后相比,当时房价还不见山水,如今连涨三年半,已经让城中百姓惊诧不已。易居房地产研究院日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进行测算,今年6月至9月份,全国新建商品住宅单月成交均价均位于1万元以上的水平。共有40个普通地级市的平均单价超过万元大关,其中,中西部有3市入列,洛阳赫然在列,其它两个分别是大理和芜湖。

在地铁正式开工一年后,洛阳房价涨势明显凶猛。2018年9月,洛阳新建商品住宅价格同比增幅6.9%,当月房价定基指数为120.3(2015年=100),与2017年9月112.0的定基指数相比,一年涨了8.3个点----上涨尚属温和。

但从2018年9月到2019年9月的这一年,才是洛阳楼市的狂热时刻:2019年9月,当月房价定基指数就已达到139.8,这一数据与2018年9月的120.3相比,一年竟涨了高达19.5个点。随后,这份狂热开始趋于平稳,到了2020年9月,房价定基指数就已达到146.5,涨幅6.7个点。

按照计划,洛阳地铁1号线将于明年上半年(6月底)开通运营。地铁拉涨的洛阳房价,到了明年6月又会怎么样?

一碗汤的乡愁,抵不过一份工作?

洛阳的城市版图在这几年不断被扩大。2019年7月初,河南省人民政府印发了《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实施方案》提出,河南将推进郑州大都市区建设,打造1小时通勤圈,并提出支持洛阳副中心城市建设,规划建设洛阳都市圈。在今年10月中旬,按照政府审议通过的《洛阳都市圈发展规划(2020—2035年)》,强调洛阳都市圈5城市地脉相连、产业相融,打造新的产业集聚高地,带动河南西部发展。

城市基础设施逐渐完善,逐渐吸引周边人口流入洛阳。风雪起时,对于像罗宇一样在外打拼的洛阳人来说,乡愁就是一碗烫嘴的羊汤。

2019年年末,洛阳常住人口692.22万人,比上年末增加3.37万人,这一数据在2014年-2018年分别为667.8万、674.3万、680.1万、682.3、688.8。也就是说,6年内常住人口增加约24万。不过,与其他大手笔抢人的城市而言,洛阳人口流入的速度并不算快。以西安做比较,2019年底,西安的常住人口超过1000万,对比2018年末就增长了将近20万人。

作为河南省仅次于郑州的第二大城市,洛阳多年来GDP一直稳居中西部非省会城市GDP第一,对于无数个在外飘着的罗宇们而言,如果能回家当然是最完美的选择,但让罗宇们揪心的,一是怕回去不好找工作,另外就是在房价节节高升同时,工资水平却相对较低。

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全国50城房价收入比研究报告》显示,洛阳的房价收入比为8.7年,在50个城市中排名第45位,郑州以12.9排名第20。作为全球通用的用以衡量某一地区房价合理性的重要指标,房价收入通过比较当地的平均房价与平均收入,得出大致的购房成本平均耗时。如果仅从50城房价收入比来看,洛阳购房难度相比其他城市而言并不算大。

但如果看一下当地的平均公司,考虑到生活、教育成本的上涨,恐怕不少人都会在选择之前捏上一把汗:根据2019年洛阳市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数据公报,2019年全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71195元,月平均工资为5932.9元;全市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41828元,月平均工资为3285.6元。

古来利与名,俱在洛阳城。希望有一天吸引人回家的,是更有前景的工作空间,更希望有一天,房价也不是阻止人口流入的理由。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