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现场丨霍键:疫情期间 互联网医疗有了爆发的机会

2020-11-06 15:45:29 和讯房产 

  霍键:疫情期间 互联网医疗有了爆发的机会

  11月6日下午,“健康·绿色·创新——2020(第二届)中国大健康大文旅高峰发展论坛暨后疫情时代经济新格局研讨会”在北京前门老舍茶馆召开。会上,国内知名机构好大夫在线市场总监霍键分享了互联网医疗在老百姓生活中的应用。

现场丨霍键:疫情期间 互联网医疗有了爆发的机会

  以下为演讲全文:

  霍键:大家好。我是好大夫在线的霍键,非常感谢《华夏时报》来邀请我们参加这个活动,来分享我们的一些心得吧。我想讲讲互联网医疗究竟能给老百姓解决哪些问题?虽然说好大夫在线成立很长时间了,我们是06年就成立了,到现在已经有了14年的时间,但是医疗是低频,追求稳定的行业,所以它的整体的发展并不像其他的互联网+,像电商,外卖这样发展的比较迅速。医疗一直一步一个脚印发展,到疫情期间互联网医疗突然有了爆发的机会,在这个期间其实它确实是一次比较意外的机遇。今年春节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说,大家都在家里面闲三个月,但是互联网医疗员工从今年开始大干了三个月。刚刚主持人说从3月份开始就不想出医院,其实不是的。那时候武汉封城开始,很多人很快的涌上医院,对于我们来说知道医院是很危险的,包括我们很多很多的医生不停的发朋友圈说,没有事千万千万不要来医院,医院是最危险的地方。所以好大夫在线当时做了一个决定,我们要号召全平台上23万的医生一起上来去给公众做义诊,首先第一件事情是做筛查,就是所有的公众问上来以后,通过医生详细问诊,初步判断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感染的可能性?如果判断有,那我们从平台上就已经上报给CDC了,如果没有,我们医生会告诉他你千万不要去医院,你在家可以做些什么?不要让更多的人涌到医院造成感染。第二确实很多人确实是病人,这时候不能去医院了,他需要他的医生指导他怎么样继续治疗,需要指导他怎么吃药?比如我原来是协和看的,协和的医生告诉我,他有问题的时候可以通过好大夫直接找到协和的那个好大夫,所以疫情期间我们主要做了这两件事情。

  这个是银川+互联网协会做的一个统计,基本上全国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多数都是在银川去注册的,所以银川的互联网+医疗协会几乎涵盖了全中国这种发展最好的第三方的互联网医药平台。据协会的统计来说,在1月23号到4月13号期间整个互联网医疗上面能够给患者提供了咨询义诊有多少?好大夫是8万名,第二名也有5万多。

  好多人说疫情让互联网医疗一下子火爆起来了,但是互联网医疗这个东西到底靠谱不靠谱?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打鼓的,疫情其实它起到的作用是让公众在他的意识里面认识到还有互联网医疗这样一个东西,当他生病了时候互联网提供了他新的解决方案,但是他到底能不能真正的解决我的问题,他还是有点担心的,他担心什么?是不是真的医生?这次疫情的时候大家尝试过,你会发现这个疑问迎刃而解,因为他联系到的本来就是他原来在医院里的那个大夫。第二个疑问是这些医生水平行吗?那些大专家,那些有水平的大的大夫是不是根本不上网,都是些小大夫在上网?我解答一下这个问题,好大夫在线从成立到现在十四年的时间,目前积累了23万名医生,实名注册,我们先说互联网亿这件事情靠谱不靠谱?首先是谁在给你看病?是一个网站的编辑吗?是一个网站的工作人员吗?还是一个村医在给你看病,这决定了他靠谱还是不靠谱的这件事情?无论是说我们是在线下去医院看病,去诊所看病,还是在线上看病,最关键的问题是谁在给你看病?好大夫要解决的第一件事我们要让全国最优秀的医生能够上线,能够由他们本人亲自给患者提供服务,他不是假的医生,他要和真正拥有执业执照的,所以我们在去准入的医生的身份证要去做对比,包括职称证,包括医院里的工作证明,来确保他不仅有资格,而且同时在这家医院里面出诊,医生在我们使用“@”过程当中,不同环节都会让他人脸识别,也就意味着这家医院是这家医院,也是本人使用,而没有把帐号交其他人,或者租给其他人使用的情况,我们必须保证所有人安全,所以对于医生的资质和本人使用这个事情,我们用整个技术手段和团队排查的手段,来确保他真实医生的使用。接下来我们保证了他是在我们医院里面平时给我们看病的医生。那他到底水平可以还是不可以,好大夫我们74%来自于三甲医院,51%是副高以上的医生,相当于我们平台上51%这样的医生他都是在医院里边出专家门诊的那群医生,而且整体上按全中国TOP10医院里面他的医生开通好大夫在线的比例最低是在50%以上的,比如说像协和,他应该有60%多的医生在好大夫在线上面去提供服务。比如像上海华山医院也是TOP10,所以因为我们汇聚全中国最好的医院里面,最优质的那批骨干医生在这个平上真实的给患者提供服务。

  互联网医疗究竟能解决老百姓什么问题?很多人会觉得互联网医疗是不是就是挂个号,我还是到医院里面去看病,其实线上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还有人觉得即便在线上跟医生沟通了,那他到底能不能解决问题?接下来是好大夫能够覆盖到老百姓看病过程当中的几个环节,首先我从诊前开始说,诊前也是我们耕耘了很多年的一些工作,最开始的时候,06年我们刚成立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互联网诊疗的资质,因为这个牌照是2016年我们才拿到的,06年我们成立的时候其实是从信息查询开始的。因为中国人他的那种复杂的决策其实是高依赖于互联网的,当他不明白,当他不知道该怎么下抉择的时候,他通常都会上网查,医疗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决策,所以现在老百姓的医疗会高度依赖于互联网,这也就是为什么百度把医疗作为他搜索的主要来源,因为大家确实需要查,需要搜,只不过他给出来的结果不尽如人意。我们最开始做查询是做什么?首先老百姓对于生病之后一片茫然的,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们06年开始把全中国三甲医院的信息,包括当地由哪些医院,由哪些科室,这些科室里到底有哪些大夫?这些大夫擅长治疗哪些疾病?他们在某些疾病上治疗的更多,我们把信息全都收集上来,把它变成最全的医疗信息库。虽然时间不断的发展,我们也有越来越多的手段,明晰越来越丰富,很多时候亿医院的官网还没有我们平台上的信息更新的更及时,更准确。我们除了有这些官方的信息之外,同时我们还有另外一点,也就是患者的评价,患者的评价也是已经积累了十几年的时间了,也就是说老百姓去医院里面看病,他去协和看完病之后,他在胸外科看了一个大夫,看完之后他自己的看病经历是可以返回到我们好大夫平台上面写自己整体的评价或者是感谢信,或者是差评。整个的这个过程我们通过十几年的积累,目前已经积累了差不多大概是400多万的患者的真实的评价。

  关于评价这的件事情可能大家心里也会打鼓,比如像大夫点评,我们去吃顿饭的时候,我们有时候看这个餐馆好吃不好吃,到底是几星,同时我们对他的信任度也不会那么高,因为大家会觉得会不会刷出来的点评。对于医疗来说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非常相信别的患者的口碑,他们的评价出来的我找他看过病,我看好了还是没看好,它的态度好还是不好,但是如果这个评价是假的,他对于引导患者的看病有一个偏差,你可能把大量的患者引导到并不那么好的医生里面,导致的结果是耽误了这些患者的治疗。所以对于患者评价的这一点我们是全行业里面做的最严格的一家机构,我们可以做到首先如果说第一件事是患者评价的时候必须是注册用户,我们去查询他所有的相关信息,包括它的设备号,包括他使用的网络,包括他用的手机号,每一个信息我们全都串联在一起,去看是否同一个设备,同一个IP投票的情况,但是这个其实很简单,只要技术能解决的问题都很简单。最难防的是人工操作这种刷票的情况。比如说我们会要求患者投票的时候必须证明自己找这个医生看过病,你需要去提交在这家医院找这个医生看病的资料,不管挂号条也好,还是病例本也好,还是开药的发票也好,患者都提交上来了,我们依然还是会有疑问,医生是否引导你去特投票,护士是否拿着你的资料给这个医生投票,所以我们还有专门的团队去复核投票的真实性,有人专门打电话核实。接下来我们还有大数据的监控,也就是说十几年我们基本上能够掌握一个数据在全国的各个地方,在不同的科室,不同的级别,这个医生每天能够提交上来的评价数的范围大约是多少?如果一旦超越这个预制,我们会有系统报警,系统报警以后我们会由这个医生多少年来到现在产生过的评价一条一挑得打电话跟患者核实,来核实他以往评价里面是不是拉票或者灌水的问题,如果发现问题我们会整体清空所有的投票,甚至我们把这个医生清退,所以通过这两点,一点就是我们掌握医生大量的基本信息;另外一点我们掌握大量的患者对于医生的评价。所以像这三方面的信息能够提供给患者的就是你的初步判断,你应该去找哪个医生看你的疾病他会相对更合适一些,这是第一个提供的查询的沟通。

  第二个沟通的功能,当我们提供查询以后很多患者说你让我知道了我找这个医生看病最合适。比如说大家都觉得心内科安贞医院马医生很厉害,我想找他怎么办?通过好大夫你可以直接向马医生提交需求,可以先做诊前沟通,如果我要去安枕我可能排队要排很久,尤其手术科室的医生他会把整体上他患者的手术效率提的非常高,基本上做好诊前沟通,患者到北京之后当年住院,原本他在北京待14天才能从住院到检查,到出院的过程,好多医生通过我们的诊前从外地到北京两天到三天的时间,他避免了患者盲目求医的情况。

  接下来预约,我们并没有跟大量的医院做挂号的对接,我们主要做的工作是加班门诊这样一个服务,加班门诊首先医生是可以设定自己的诊疗范围的,因为中国他本身挂号的平台主要都是秒杀,拼时间,拼手速,但是他不拼病情,也就是说你病情必须符合专家治疗的范围,他擅长的范围,你才能获得非常珍贵,免费加号的资格,所以我们平台也不会给所有一生都开通免费加号的通道,只有很难挂号的大专家要解决复杂患者的人,我们为这些人开通绿色的通道,这些大专家去设定好自己的接诊范围,一二三四,通过我们AI分诊之后,了解到这个患者所有的病情资料,如果一旦符合了,就可以通过免费的加号的方法到医院里边去找这些大专家就诊,这是其中一个免费预约的这样一个功能。当然现在有很多大的专家,公立院的专家也会做多点执业,有了多点执业之后,目前对于公立医院多点执业的非公机构我们也可以提供预约的服务。真是诊前沟通,我们能够帮助患者去做的事情。

  接下来到诊中,我们能够给老百姓提供什么样的服务?首先第一个是复诊,也就是说如果是完全的出诊其实在线上是很难给你提供帮助的,什么叫完全的出诊,就是我什么检查都没有去医院看过,我就跟医生说我发烧或者我肚子疼,这种情况是没有办法互联网问诊的,医生只能指导你你应该到医院做哪些检查,判断你应该是哪方面的疾病,这样的出诊互联网上之能做到这一步。我们做的更多的工作是复诊的情况,比如协和医院内分泌科,尤其是一些妊娠糖尿病的患者,怀着孕又挂号,折腾来折腾去,又挂号,这种情况他会告诉好大夫,这个病人接下来要做哪些检查?比如一个大兴的患者,他会要求患者在大兴的当地医院去把他要求的检查全部做完,做完之后把检查结果上传到平台上来,医生会根据他所有的检查结果何在线瘟疹的情况,来给这个患者去做后续的指导,是该继续吃药,还是该减量,还是该停药。他接下来要求这个病人隔一个月或者隔三个月该做什么检查了,伴随着这个患者慢性病过程,一直帮他在线上调药,帮他在线上康复的过程。如果他发现这个患者病情非常不稳定了,他检查结果提交上来看起来非常危险了,这个时候他要求患者回到协和医院面诊,再做一个更加严肃的一个判断。这是我跟我的患者复诊的情况。第二种情况也可以理解为复诊,但不是本医生,这种在医疗领域里面通常为诊疗建议,比如一个肿瘤患者他在山东可能做了大量的检查,这时候他需要一个专家的意见,好大夫通过平台把资料传上来,在北京找一位专家判断他的诊疗方案是否合适,指导他后续的治疗。因为他的病例资料是比较齐全的,我们也可以认为他是一个复诊,医生是可以掌握到比较充分的资料的,这种情况下医生也可以给到他相对比较完善的建议。所以首先振中给患者的服务主要是复诊的功能,第二个是处方的功能,尤其当患者病情长期稳定,很多患者都会遇到我每个月都要回医院开一趟药,更麻烦的是外地的患者他在当地开药其实不方便,因为北京的大夫,上海的大夫给他开的药,他回到本地的时候是没有这个药的,但是换了药相当于换了方案,尤其是一些大病的患者,这个时候患者就需要他的主诊医生能够帮助他去完成治疗方案落地的问题,所以我们会提供在线处方这样的功能,因为好大夫在线目前是有互联网医院牌照的,所以说拥有在线诊疗的资格,所以医生是可以通过平台,通过问诊,通过充分了解患者情况之后在线处方,流转到我们大型药店平台上,比如说连锁药店,这些平台负责把药品陪送到家,给患者配药上门。这个环节上好大夫可以完成在线处方,但是后续药品流通环节,我们会把它放到合作平台上面去,我们是不在自己去做药品陪送这件事情的。但是我们掌握的几个原则,第一我的合作方必须是有资质的大型合作方,能够保证药品的质量,能够保证药品的服务。第二我提供多家药品平台给患者提供选择,也就是说患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来判断,我选择价格更便宜的药品,还是我去选择离我更近,发货更快的那一家,还是我选择一个大店药品更放心。我们要做的事情监管,我首先第一个是说有三甲医院的药师再去审方,同时我会追踪每一旦的情况,是否会产生药品质量的问题,同时我们还会有专业的团队在一些比较相对大一些药品上面,当他发出去之后我们会有专人给患者打电话,追踪他对于这个药品使用的情况,我们判断这个全患者是否真实了解医生给你开这个药的时候让你一天吃几片,药品的用法用量,是让患者真正复述出来。如果患者一旦不清楚药的用法用量,他吃多了,或者其他一些情况导致副作用,还是相对比较有风险的,所以我们主要做的工作第一个是监管平台,第二个就是我们要去追踪患者不良反应的情况,来去保障在线处方用药的安全性,这是诊中的第二点。

  第三个是会诊,我们最早是在从银川开始尝试的,因为我们是从银川开始去做我们的互联网医院,所以我们首先会当地提供一个比较优秀的会诊的服务。也就是说当地的老百姓如果他想找北上广的大专家看病,但是他疾病相对复杂,病人描述这个疾病的时候很难描述清楚,当他通过电话咨询,咨询了一个北京的大夫,但是大夫给他的治疗方案他听不懂,比如大夫说你这个化疗方案要改,这个患者跑去医院告诉大夫,人家北京的大夫说我这个方案要改,人家医生说你说换就换。如果患者找到一位专家想让这位专家出诊疗方案的时候,我们会为这个患者在当地,比如说他附近的县医院,附近的市医院去找到一位适合的医生,北京的医生和当地的医生会提前先做好沟通,北京的医生会告诉当地的医生先做好哪些检查,当地的专家把患者约过来,三方沟通,由当地医生做病例的梳理,病例的沟通,患者在现场听着,都通过会诊的方式落实到当地,目前远程会诊也是解决了很多疾病相对复杂,不方便舟车劳顿到大城市来看病,或者是说他更重视当地的医保,他需要在当地治疗这样的患者,他不用花费大量自己的这种交通和务工的成本,就能够得到大专家的意见这样的服务。

  诊后,这跟复诊有一点点类似,其实复诊很多东西我都已经讲过了,除了这些调药之外,患者其实他很多治疗是在家里面完成的,也就是说我们经常觉得看病是医生的事,看病是在医院里面的事,但其实不是。因为我们去看病的时候,我们在医院里面见到那一医生的时间可能只有三分钟,即便你是住院,你见到医生也是三天一周这样的情况,但是你真正的治疗是发生在家里面的,我每天吃药,我吃一个月的药或者半年的药。手术康复的时间也是在家里,我大量的疑问是在家里面产生的,比如我吃完药觉得肚子不舒服,或者我涂完这个药觉得皮肤有一点点痛,当我们患者他去医院就完诊以后他有一个二维码,扫完码之后可以随时随地找到医生,医生可以给你提供日常的指导,医生经常给你发一些科普的文章,比如你是一个湿疹的患者,比如你平时洗澡的时候注意什么,这些问题医生也不断的发给患者,去指导他的患者做好日常的康复。包括像患者后续的检查,病情发展的情况也可以随时汇报给医生,跟医生探讨自己的病情发展的怎么样了?所以通过这种诊后的管理,患者可以获得的是医生的长期照顾,医生可以获得的是患者整个康复情况,让医生能够判断出我开出去的药,患者使用厚德情况,治疗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是治好了,还是没治好,这样对于医生的诊疗水平其实是非常有帮助的。

  通过刚刚提到诊前、诊中、诊后服务,我们希望能够完成的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目标?其实我们希望的是建立稳定的医患关系,改善国人的就医流程。医院里面无论做检查也好,还是做手术也好,做治疗也好,这些问题一定是在医院里面完成的,互联网医疗只能是一个有利的补充,但是他不可能替代实体医疗,但是我们能做到的是我们可以让医生和患者在之间用互联网拉起一根线,这根线把互联网跟医生连接之后,就是刚刚提到的,我们提供的是从诊前,到诊中,诊后一路串联起来的。比如说我的病情严重了,我需要去线下见医生面诊了,这是一个点,但是你跟医生建筑之后重新你们的还是返回到线上,稳定的医患关系到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们知道在国外很多人都是有自己的家庭医生的,他其实不用担心说我生了病之后不知道找谁?因为你的家庭医生会告诉你,你应该去哪儿看,家庭医生对你的情况非常非常了解,也不会你东换一个大夫,西换一个大夫。但是在中国我们看病的时候,比如心脏病我去协和看了一下,我又去安贞看了一下,我又去阜外看了一下,这样你的病情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同样因为陌生的关系,医患关系也会变得非常非常紧张,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把医生跟患者联系到一起,你的医生非常了解你,你有问题的时候随时能够找到他,你用药的每一个环节这个医生太清楚了,所以他知道你用那个药没有效,用那个药效果会好一点,这个医生对于你治疗效果会有非常非常好的改善。通过互联网有很多事情变得非常简单,非常方便之后,我们的就义流程也不再是盲目的我不知道看什么病的时候我就按照医院跑,我在医院按照科室里面跑,忙到最终我都没有找到哪个医生看我的病。有了互联网之后,通过线上的匹配,通过线上的沟通都能够解决掉。我花在跑医院这件事情的时间越来越少,他会减少患者频繁去医院的一个过程,让我们的看病其实更分辨,更便捷,这是我们未来实现就医的途径。

  讲了这么多我们都是在讲疾病发生之后治疗的情况,现在大家都在提倡预防,包括疫情之后很多大的互联网巨头都在往医疗的方向里面去冲。大家冲的方法是家庭医生,国家也在推行家庭医生这件事情。但是没有人现在就摸索出来一条非常有效的,能够让老百姓接受的这种家庭医生的服务。目前好大夫我们也在去做这样的尝试,是基于我们耕耘了14年,我们有23万全中国最优秀的医生的资源,我们把目前现在所有的服务打包到一起之后,我们希望能够为中国老百姓提供以家庭为单位,以年为长度的这样子的打包型的服务,也就是说当我们没有发生疾病的时候,我们可以为一家几口人,比如说一家五口人去提供这样一个健康的保障,他可以以一个相对比较优惠的价格,可以换回来整个全家五口人一年的时间线上线下就医全部服务的全部的安排,包括比如说我可以随时随地无限次去找我的家庭医生问诊,我发生相对复杂的疾病,线下随时安排到三甲医院里面,再包括增值的服务,像我们体检由三甲医生解读,包括点名专家的服务。麻烦我们面向家庭的服务已经开始去做尝试了,这样打包服务我们也在跟像银行,包括像保险公司,还有一些大型的国企在为自己的员工采购这样子的服务。我们也希望能够去探索出一条适合我们中国的这种家庭健康服务一条创新的道路,今天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霍总的分享。好大夫在线这个名字我今年在很多地方都看到,确实这个名字就是好听、好记,而且刚才听了霍总分享以后,忽然激发了我一点灵感,我帮霍总想了一个广告词,我浑身上下脑袋疼怎么办?找好大夫在线。好,这里是2020年(第二届)“健康中国”大健康大文旅高峰发展论坛暨后疫情时代经济新格局研讨会,没有来到现场的朋友们可以通过新浪财经观看直播;同时也可以在水皮新浪微博观看在线视频,谢谢。

  在新冠疫情当中,我们常常也在思考,就是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应该怎么完善?应对突发重大的卫生事件的能力应该怎么提高?而且提出是比如说医疗改革,医疗健康,而且正如水皮老师刚才讲的那样,我们即将要步入叫做老龄化社会,年龄越来越大,健康、养老、医疗这些很多问题都是叫做困惑着我们。我们今天下面要进入的圆桌论坛环节就未提供了一个方向和思考,我们请了很多业界的专家、大咖、精英上台交流,下面就是我们的第一场圆桌论坛,主题是新冠疫情对国民康养医疗体系新启示,首先有请本场主持人水皮老师。有请云南沃森生物(300142,股吧)副董事长黄震、中国亿万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副秘书长陈林海、好大夫在线市场总监霍键、燕达金色年华健康养护中心周素娟,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有限公司健康与养老研究所副所长韩涵,有请各位嘉宾上台。

  主持人(水皮):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