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京东数科智能机器人“出圈”,巨头All in搅动AI一池春水

2020-12-12 11:41:18 每日经济新闻 

1950年,“人工智能之父”艾伦·图灵在其发表的论文《计算机器与智能》中提出了一个划时代的问题:机器能思考吗?六年后,“人工智能”横空出世。几经时空轮转,沉浸在科幻小说与电影所营造的虚实之间,我们也时常会这样发问:机器人会占领世界吗?

“所谓的‘AI威胁论’,实事求是来讲,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只要合理地应用,其实威胁不到我们。”京东数科智能机器人业务部总经理姚秀军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表示。

即便停留在艰难的探索初期,巨头们之于AI仍旧趋之若鹜。

记者注意到,今年,京东数科自研的机房巡检、室内运送等AI机器人产品相继落地。上市不久的京东健康,其AI分诊、AI辅助诊疗体系等同样为未来撑起无限遐想。

京东数科室内运送AI机器人落地应用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图片来源:京东数科提供

不只是京东,阿里花三年时间重金打造的阿里达摩院,其所研发的AI技术也相继覆盖了阿里经济体的各个场景。今年6月,百度AI新基建版图亮相,包括百度大脑等在内的新型AI技术成为百度To B等的重要抓手。

巨头“All in AI”的背后,是其不断走出自身“舒适圈”,逐渐向To B业务延伸并加速迈向产业互联网等的侧写。更多依旧是尝试,一切也尚无定数,但弓已拉满,箭在弦上。

先有开放再谈规模

京东数科招股书显示,其服务行业和客户类型实现了To F、To B、To G的全覆盖,不难看出,京东数科已经彻底转变成为了一家新型的产业数字化服务公司。此外,记者也注意到,京东数科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39.05%,创新型业务正在成为驱动京东数科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

在此背景下,除了包括智能城市、农业、零售等在内的一系列产业服务实践之外,京东数科也将“朋友圈”拓展到了司法领域。

今年6月,京东数科室内运送AI机器人落地应用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用于卷宗运送,与VR大厅、人脸识别智能闸机等共同加快智慧法院建设。记者了解到,机器人能够自动往返于立案窗口和材料收转窗口之间,卷宗柜上设密码锁,保证卷宗取送安全。

不过,室内卷宗运送机器人只是京东数科AI机器人应用的一角,对于不同AI机器人在不同场景下应用的差异,姚秀军告诉记者,解决机器人在不同场景的适配以及功能上的开发,京东数科的做法与京东集团整体开放的战略保持协同。

“现在京东数科整个机器人产品已经在各个领域实现了比较广的覆盖,合作伙伴也逐渐变多。在此基础上,我们通过将所有的能力开放出来,如SDK、硬件接口、电机接口等,让合作伙伴去适配更复杂、个性化的场景,而京东数科则是做生态性、平台性的那方。”姚秀军表示。

对此,京东数科副总裁曹鹏进一步解释道,在AI机器人层面,京东数科聚焦两个发展方向,一是在纵向的研发维度以云脑、机脑、人脑的“三脑”融合体系,将底层技术进一步做扎实;二是在横向的行业维度开放机器人底层能力,打造开放平台,共建机器人产业生态体系。

事实上,以AI机器人为代表的AI产业整体上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底层基础能力不足,每一个细分领域在应用具体场景时,都需要从头开始“造轮子”。此外,巨大的研发投入和细分市场小规模收益之间的矛盾,也制约了AI技术、产品等的规模化商业落地。

曹鹏认为,“单一去解决某个具体场景的痛点对于整个产业效率提升意义有限,AI机器人等技术的仍需要打造完善的基础能力平台。在这个开放平台之上,逐步去构建底盘、机械臂、路径规划、空间定位等底层技术能力。”

“机器人不是互联网玩法”

毫无疑问,AI是互联网巨头们未来十分重要的课题,但又是他们“没那么擅长”的领域。此外,在消费互联网浸淫多年,巨头在服务C端消费者方面形成了一定的壁垒,但真正面向B端输出方案和能力,在当下看来对他们而言似乎也不是手到擒来。

姚秀军以AI机器人向记者举例道,机器人并不是互联网玩法。从资本层面而言,其需要上游更强大的资本投入。此外,整个产业链无比冗长。而在整个机器人的发展过程中,技术研发、生产投入、落地运维等能力的建设更加需要长时间的沉淀与积累。

“不像C端的玩法:首先是精准锁定目标用户,然后通过运营手段去实现最后的转化。严格意义讲,用互联网偏流量或靠良好的精准营销去做AI的商业化、产业化是行不通的,人工智能更多地是需要深入场景,并对实际需求形成体系性的理解。”姚秀军补充道。换言之,面对AI等技术规模化商业落地,能够扎下去,并且沉得住气是当下巨头们所需要的。

不过,疫情“黑天鹅”事件也加速完成了AI等技术应用的市场教育,行业目前整体面临一个爆发期的到来。在姚秀军看来,根据资本动向及行业走势来看,未来五年是一个比较关键的时间节点。

挑战仍然存在。在姚秀军看来挑战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如何有效压低上层供应链的成本。以机器人为例,现阶段,其大规模的核心零部件,像激光雷达、驱动器、主板等,近两年成本下降趋势非常明显。未来这样的趋势能否延续,一定程度上也将影响AI等技术设备的市场化应用。

另一方面,受限于整体技术的发展以及适应政策法规等。

“无人驾驶汽车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一个大的机器人,其大规模推广不仅难在技术本身的成熟度,也会受到外部条件的限制,如路权、市政法规等。”姚秀军进一步补充道,“所以目前还是围绕偏线性的发展,从最基础的室内运送机器人,低速机器人,逐步向室外、中高速机器人方向迈进,这样会更符合发展常规的路径。”

不过,即便“没那么简单”,“AI To B”依然搅动“一池春水”。

百度智能云2020年第一季度内部会上,百度CTO王海峰提出了新的发展战略:“以云计算为基础,以AI为抓手,聚焦重要赛道”。紧接着,6月百度的AI新基建版图中,其一系列新型AI技术基础设施,正逐渐覆盖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等多个关键领域。

无独有偶,12月4日,阿里云正式推出AIoT边缘计算产品家族以及基于边缘计算+AI的场景方案,覆盖城市、工业、农业、零售、园区、交通等6个领域。

启信宝显示,腾讯近日申请了“一种基于AI的车辆控制方法、相关装置及存储介质”专利。摘要显示,本申请公开了一种基于人工智能的车辆控制方法,应用于自动驾驶领域。

在看似并不聚焦主营业务的“外行”领域里,同样充斥着巨头们咬紧不放的较量。科技是不是互联网巨头们的“更高理想”?似乎并不重要。只不过,在将时间线加速拨向未来的某个节点,胜者在高举奖杯时发表获奖感言之时,他们一定不会忘了感谢AI。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