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资色·深度丨“白武士”萌生退意 协信远创何以自救?

2021-02-09 20:18:25 和讯房产 

 

协信远创行路难,2021年更是难上加难。

陷入资金漩涡的协信于2020年迎来新加坡企业巨头之一丰隆集团旗下的城市发展有限公司(CDL)的正式入股。CDL以51.01%持股比例成为协信第一大股东,CDL的加盟让深陷流动性困境的协信看到了曙光。

但事与愿违,入股还不到一年,CDL内部就因入资协信而导致内部分裂、多名股东离去,且据媒体报道称,CDL正在内部讨论出售协信远创持股,并进行债务重组。

而协信的另一“救世主”绿地控股(600606,股吧)也在去年将对协信的投资额减少一半,并于今年一月与“协信系”就股权转让纠纷发生诉讼。

倘若两大股东纷纷退出,身陷囹圄的协信远创该何去何从?

“白武士”疑离场

两年前,身陷债务泥沼的协信远创四处寻找“白武士”。在与金科、融创、恒大、阳光城(000671,股吧)、绿地等房企传出收购绯闻后,终在2020年4月15日正式宣告觅得“良人”。当天,协信地产和CDL签署《股权认购和购买协议》(下文简称:《协议》)。

《协议》显示,CDL此次以43.9亿元人民币入股协信远创51.01%股权。且在2022年,CDL将以7.7亿元人民币,在相同的入股估值下购买协信额外的9%股权,这意味着CDL有可能将持股比例提高至60.01%。

CDL母公司丰隆集团是新加坡最大的房地产和酒店业投资发展商和标杆企业,也是世界跨国性的集房地产、银行与金融服务、酒店等综合类的企业集团,由新加坡富豪郭令明家族拥有。

低价入股协信曾被郭令明家族认为是一次很好的抄底机会,不仅可以借此打开中国市场,还能借助协信近千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完成城市扩张。在当天的收购会议上,CDL总裁郭令明之子郭益智表示,“我对CDL与协信的合作非常乐观,未来肯定会实现‘1加1大于2’的战略目标”。

这份乐观没能坚持到协信扭转危机,随着CDL内部产生分歧,协信的未来又面临更大不确定性。自去年10月以来,CDL已经有三名董事辞职,其中包括郭令明的堂弟郭令柏。郭令柏在辞职信中坦言,“与董事会和管理层就集团对协信的投资及其继续向协信提供财务支持存在分歧”。

据彭博报道,CDL正在内部讨论出售协信远创持股,并进行债务重组。

此外,当年的投资还致使绿地控股失去大股东头衔,持股比例从40%降低至19.99%,成为第三大股东。

2017年绿地控股通过股权转让及增资的方式,以51.63亿元的交易对价最终持有协信远创40%股权。作为协信远创第一次引入的新股东,绿地似乎也有退出之意。

据绿地控股2020年中报显示,绿地对协信远创的投资额从49.67亿元下降至24.82亿元,并且从 “长期股权投资”项流转至“其他权益工具投资”项,其投资性质,从股权投资变成权益投资。

去年9月,有媒体报道称,绿地控股协信远创约5.33亿股权出质,质权人为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今年1月,绿地控股与“协信系”就股权转让纠纷发生诉讼。

现在,无论是对曾宣言要通过合作使协信远创成为商业与产业地产运营领域的标杆企业的绿地而言,还是本希望实现“1+1>2”的CDL来说,与协信的合作并未达成期望,最终萌生退意。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和讯表示,协信远创目前遭受的严重问题,不仅自己可能压力崩坏,甚至可能导致投资者也被拖下水,所以股东纷纷要弃船逃生。

四面楚歌 协信如何突围?

协信远创两次引入新股东与其欲引进资金缓解自身债务问题有直接的关系。

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协信远创实现营收20.57亿元,同比下降46.08%,净利润为-12.58亿元,同比下降795.03%。

从现金流上看,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31.79亿,较上年同期增长26.21%。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9.82亿,较上年同期下降52%。协信远创有息负债达356亿元。

作为老牌房企,协信曾和龙湖、金科、动原、华宇并称为渝派房企的"五朵金花"。强劲的增长势头将协信一路推到中国地产五十强。

2015年协信计划转型,提出“去房地产化”,转型产业地产。但转型路径未能助力协信做大做强,最终却深陷危机。

2018年协信远创销售额仅为272.5亿元,净资产增速由2017年的29.33%降至1.26%。2019年协信甚至跌出百强榜单。据克而瑞榜单显示,2019年协信全口径销售额仅为220.2亿元,排名108。至此,协信与其他四朵金花彻底拉开距离。

财务危机之外,协信远创还纷争不断。

据天眼查显示,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无锡协信远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9年10月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上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资料显示,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历史被执行人4次,历史被执行总金额705,925,652元。共有开庭公告18起,裁判文书29份,案件总金额2,577,281.93元。

曾经,协信意欲通过收购狮头股份大股东苏州海融天100%股权来借壳上市,事情后来不了了之。如今,在房地产界的严调控下,沈萌表示,即使正常经营的企业现在想借壳上市也不容易。协信上市路比预计的要更加漫长。

此外,沈萌表示,除了协信经营方面的问题之外,股东和股东、股东和公司之间的重重矛盾,也会让部分其他投资者望而却步、不愿蹚浑水。

回首去年与CDL的签约仪式,吴旭曾说到,“今天是一个新的起点。从今天开始开始,我们要立即行动起来,一手抓存量、一手抓增量,不待扬鞭自奋蹄,走出一条新协信之路,不辜负丰隆伙伴的信任。”

而今,丰隆的信任恐已渐渐消耗殆尽,曾对协信远创寄予厚望的绿地也显现出失落之情,未来的协信远创究竟路在何方?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