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百度归来 “可能现在,就是最彷徨的时期”

2021-03-27 11:35:2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未来,如何激励员工跟随自己的技术愿景,如何更好地向资本市场及外界传递百度的故事,也是这个老牌技术企业当下的命题所在。

  3月22日晚,适值百度二次上市前夜。百度官方视频号发布了一条时长2分21秒、只有声音及波纹的视频。以2005年百度纳斯达克上市为起点,这个视频(或说音频)记录了百度此后至今16年时间内的声音点滴。

  从“超女”、“贾君鹏”这些百度搜索内曾经的热门话题,到百度旗下奇艺(今“爱奇艺”)视频网站上线,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彷徨,到“百度无人车上五环”引爆关注,从创始人李彦宏演讲中被泼水,到“百度已沦为计量单位”的戏言……16年内,百度经历过明星般的尖峰时刻,而近年来更多的是彷徨与煎熬。

  随着3月23日正式在香港完成二次上市,百度重新回到了聚光灯下。在此之前,百度美股短短三个月时间内完成了令人咋舌的“冲刺”。今年2月22日,百度美股股价达到354.82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股价为公司带来了直接的信心。就在一年前的3月18日,百度美股股价尚且仅有82美元,是近十年以来的最低点。也是在这段时间前后,已经入职百度五年、负责产品运营的林陌(化名)开始找工作。

  “当时觉得大家都比较煎熬,但是业务上还没有找到方向。”林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忆道。对于她以及百度而言,那都是一段黑暗而沉寂的难以言说的时间,不过在看过几个工作机会之后,她还是选择留在了百度,“现在一切都在发生变化。”

  在二次上市的致辞中,李彦宏将百度二次上市,视为再出发、再创业的起点。熬过了长久以来的寒冬,百度无疑正在调整姿态,以更加饱满的状态拥抱未来。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激励员工跟随自己的技术愿景,如何更好地向资本市场及外界传递百度的故事,也是这个老牌技术企业当下的命题所在。

  去留

  “可能现在,就是最彷徨的时期。”

  2016年2月,在中央电视台《遇见大咖》纪录片中,李彦宏在面对主持人提问,谈及百度所面临的压力。彼时,百度刚刚经历了血友病吧“被卖”事件,最终做出“全面停止病种类贴吧的商业合作”的决定。

  恐怕李彦宏没有想到的是,三个月后,百度会因“魏则西事件”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面临网信办入驻及一系列整改,公司声名也一落千丈。摘取技术王冠,跌入喧嚣凡尘,百度落了一身的灰。

  不过平心而论,尽管负面缠身,那时的百度仍身处“BAT”行列。“2016年最初入职的时候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百度是大厂,加入之后也是冲冲冲,专心做业务。”林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忆称,但她也坦言,“逐步到后面会感觉到有一种低潮期的感觉。”

  2017年1月,百度引入硅谷高管陆奇,担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有多位百度内部员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陆奇对百度的影响巨大。“觉得他将百度的战略整体调整,从上层去设计调整,并且贯穿到影响百度的每一个人。”林陌告诉记者,“当时公司上下对百度也是非常有信心的。”

  内部员工没有过多关注的是,彼时百度已陷入与京东的市值竞赛中。同年7月,百度举办首届开发者大会,通过吹响人工智能的号角,百度市值提振至638.38亿美元,与京东拉开70多亿美元差距,勉强保住BAT的名头。

  然而人工智能是“双刃剑”,既为百度带来新的想象空间,又成为百度最大的挑战。Gartner在2017年7月公布了年度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以“虚拟助理”、“智能机器人”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应用,正处于期望膨胀期的边缘,幻灭期行将而至。

  “从技术成熟到商业成熟,中间需要经过漫长的时间周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一位全球科技公司的业务总监坦言道,“最前沿的技术研发甚至会超过十几年才能走向成熟。”

  等待技术成熟的过程,无疑是煎熬的。彼时的百度,面临资金的压力、技术的压力。移动时代百度收入增速放缓已成事实,李彦宏则在节目中直言称PC搜索下滑是大势所趋,随着用户注意力转移至App,搜索引擎的权重趋弱,面临一众互联网公司的流量分割。

  与此同时,百度AI领域的高投入难以立竿见影,个中矛盾已开始显现。数据显示,2013年百度设立深度学习实验室,当年百度研发投入同比增78.2%至41.07亿元,两年之后,百度研发投入超过100亿元,而2016年净利润仅为116.32亿元。

  投入与收入的矛盾之下,还有来自公众及员工内部信心的压力。事实上,即便是这些年来主动或被动离开百度的管理层人士,也很难穷列。仅仅2017年,百度便有包括吴恩达、王劲、曾良、陈锦晖、章政华、陆复斌等管理层离职。

  2018年陆奇退出百度,公司又陷入了新的迷茫。2019年,百度的离职名单甚至一度长到令人不安,搜索公司负责人向海龙,及其麾下吴海锋、郑子斌、孙雯玉等管理层又传出离职消息。

  “陆奇离开之后,大家都比较没有信心。”林陌向记者指出,“那时候身边也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在流失。”

  “在过去5年科技股的牛市中,百度的表现确实不如人意,五年总升幅只有约25%,大幅跑输给阿里巴巴的约两倍和腾讯的约2.8倍;也远远比不上美国同行谷歌的约170%。”围绕百度过去的股价表现,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吴奕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变化

  同样是在2019年,已加入百度三年多的晓鑫(化名)考虑是否要看看其它的机会。

  “在想是否要去微软或其它技术企业。”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技术出身的程序员,内心多少拥有情结,追随技术大牛的脚步是心中执念。

  彼时,向海龙已经离开,2012年加入百度的沈抖成为上任者,搜索内部管理层的动荡也开始向下蔓延,新成立的移动生态事业群(MBG)正在进行大调整,甚至传出会进行人员优化。

  但考虑再三的晓鑫,后来还是留在了百度,“就还是想再等等看。”

  沈抖上任,明显的信号就是发力移动生态业务。至少现在,它依然是百度的基本盘,也是未来持续进行AI投入的基础。同时,沈抖也在带领百度移动探索新的方向。

  “搜索早期的时候是比较浅的链接,这时候它的效率是最高的,”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沈抖表示,如今百度的思路是深入去做垂类,去做服务,从而更好地去满足用户的一站式需求。

  与此同时,百度也在通过不同的内容形式来触达用户,收购YY直播、发力小视频等均意在此,从而增强自身新的商业变现能力。数据显示,2020年12月,百度App月活跃用户数达5.44亿,日登录用户占比超70%,同比提升18个百分点。

  此外,2020年12月,百家号创作者数量达380万,其中原创作者数量是一年前的近三倍;百度智能小程序月活跃用户数达4.14亿(含开源小程序),智能小程序数量同比增长124%;超30万托管页客户采用百度营销云服务平台,来自托管页的收入占百度核心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的比重进一步提升至三分之一。这也意味着,百度移动生态在商业的多元化变现上,已经迈出了自己的步子。

  除了公司业务的方向逐渐明确,给予内部员工信心之外,林陌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出去找了一圈后,尽管拥有薪资更高的工作,但觉得百度依然拥有自身的魅力。

  “很喜欢百度简单可依赖的文化。”林陌向记者表示,“同时公司内部也有一些人性化的设计,对员工还是非常尊重的,一些发展迅猛的互联网公司在这些方面还是比较难跟百度比。”

  “简单可依赖”,是百度的文化价值观。在3月23日上市当夜,李彦宏首次发出了一份致股东信,信中详细地解读了这家创立21年的技术派公司如何专注技术,如何追逐“技术改变世界”的梦想。而在谈及百度文化时,李彦宏指出,简单可依赖是百度公司创立之初延伸至今的文化。

  “其中,‘简单’意味着产品要做到简便易用,也意味着公司人际关系简单,没有办公室政治,说话直来直去。‘可依赖’意味着每个人都有担当,很靠谱,做事让人放心,总是把最好的结果传递到下一个环节。”李彦宏表示。

  多位经历过多个互联网企业的百度离职员工同样坦言“还是百度最好”,“百度对员工是最人性化的”。一位员工指出,百度的技术氛围相对浓厚,“安心做技术就行。”

  未来

  这一年时间内,林陌觉得百度正在发生变化。“AI的方向在逐步推进落地,也有一些实质性进展,对外讲AI的故事外界也逐渐能明白了。”

  AI与技术被视为百度的未来。在李彦宏的股东信中,提及未来的百度,他给出了大段事关人工智能的阐述,“到人工智能时代,我们让汽车变得智能,让家居变得智能,让城市变得智能,让万物智能。”

  李彦宏同时指出,未来十年人工智能将有八项关键技术,包括自动驾驶、数字城市运营、机器翻译、生物计算、深度学习框架、知识管理、AI芯片和个人智能助手。

  在他看来,得益于长远的布局和创新的路径选择,百度可能是全球唯一贯穿了这所有环节的参与者,“这将使我们率先和最大程度从产业的高速发展中收益。”

  站在五年前来看,AI如同百度押下的一场赌局。作为一个广告业务占比一度超过90%、利润率超过50%的老牌互联网企业,在式微状态下想要转身,不仅需要决心,更需要时代的机会,还需要内外的信任。

  好在百度等到了黎明前的曦光。根据百度2020年财报,2020年第四季度百度实现营收303亿元(约合46.4亿美元),同比增长5%。百度核心(移动生态、搜索、AI)四季度实现营收231亿元(约合35.4亿美元),同比增长6%,非营销收入达到42亿元(约合6.45亿美元),同比增长52%。

  其中,非营销收入的高速增长,得益于智能云、智能驾驶及其它前沿业务为代表的AI新业务。在财报发布后的高管电话会上,谈及非广告营收,百度CFO余正钧亦坦言这一增长超出预料,因为涉及到大量新业务的涌现。

  “智能交通是云计算业务的一部分,四季度增长超过67%,主要因为我们有非常强大的运营系统,这一增长预计会延续到2021年。”余正钧表示,“再比如自动驾驶服务,也都会有所帮助。”

  而面对百度Apollo业务,资本市场也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逐渐给出估值。此前,国际知名投行瑞穗大幅上调百度的目标价格至325美元。主要驱动是,该机构给予百度的自动驾驶业务估值,从此前的200亿美元上调至400亿美元。

  “当前,中国大约有2.7亿辆乘用车。按照20%的渗透率计算,自动驾驶的总市场规模将近5000亿元人民币。”相关分析师在其研报里解释称,中国政府正在中国多数城市大力推动自动驾驶的落地和应用,这有助于百度智能驾驶技术广泛应用。

  “百度现已作出改变,寻觅新的科技机遇,在人工智能汽车、AI芯片和云服务等高科技领域大力投入。”吴奕捷指出,“假如百度能秉持持续创新的精神,成为以上任何一个科技领域的领头羊,都将对前景带来飞跃式的进步。”

  如今,再度迈向港股市场的百度,无疑弹药更加充足。对于内外信心而言,也无疑是一个提振。不过以百度港股上市以来的表现而言,仍差强人意——尽管这更多是受到外部因素影响。但这也同样表明,百度需要向港股市场更好地传递自己的故事。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