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起底花式贷款③| 借钱难,放款人更难

2021-04-01 08:26:49 90度地产微信号 

款人有借款人的难处,物欲横流,不论是改善生活还是谋生创业总会需要借钱,但借出后的种种纠纷也导致了悲喜剧的开幕。

当下看银行之间的竞争越发激烈,传统大行的优势明显,垄断了绝大多数优质客户,实现了薄利多销;地方性银行当下出现了青黄不接,能做到全国化者凤毛麟角,大多数都在苟延残喘;而类似小贷公司这样“只贷不存”的机构已经出现了撤退潮,不良贷款增加,大量公司关闭。

01

银行坏账提高

民生银行今日发布年报,净利351.亿元,同比减少36.09%,2020年共产生了929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长48%。作为《财富》杂志评选的中国第九大银行,这份数据十分难看,公司H股股价随之大幅下跌近8%。

从2021年元旦至今,对于借贷的束缚越发收紧,在银行上表现明显,毕竟银行的利息就是借贷之间的利差,银行收入减少代表了整个借贷行业的走弱,大行尚且如此,那么小行呢?

过去一年,徽商银行开始受关注,因为其参与包商银行重组,徽商银行在商业银行中属于实力较强的一家,在数年前已经登陆港股,这让很多同行十分羡慕,属于银行中的“小而美”。

日前,徽商银行披露了2020年年报,公司数据并不好看。

截至2020年末,徽商银行资产总额为12717.01亿元;营业收入为322.90亿元,同比增长3.6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5.70亿元,比2019年同期减少2.49亿元,同比下降2.54%。在2013年上市后,徽商银行的净利润增速仅在2015年下降至10%以内,其余时间均为两位数增长。

而很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开始恶化,这是银行经营的重要考虑指标之一。徽商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13.58亿元,较去年末增加65.43亿元,增幅近136%;不良贷款率为1.98%,较去年同期上升0.94%。泸州银行不良贷款总额10.88亿元,比上年末增长6.71亿元,增幅160.55%;不良贷款率为1.83%。工商银行(601398,股吧)不良贷款总额2939.78亿元,增加537.91亿元;不良贷款率1.58%,上升0.15个百分点,五大国有银行都出现了小幅度的增长。

02

银行员工难熬

一位在合肥工作的徽商银行工作人员小熊谈了自己的感受,“监管越来越严,钱越来越难放。”

小熊已经入职多年,负责对公业务,他表示,“像公务员、大型国企基本都去四大行开户了,资质差一点的才会来我们这,客户质量并不那么优秀。”

过去数年中,银行流向房地产的贷款被限制,而实体经济中并没有那么多的去处,导致了银行收入的下滑。

同时出于自身经营状况的考虑,地方性银行的利率浮动比例大多很高,与四大行相比甚至会高出一倍。同时银行间竞争激励,相互挖客户的现象十分常见,一个支行,领导的跳槽便会带走一批客户。小熊所在的网点尚且还好,主要负责对公业务,并没有太多考核上的压力,徽商部分支行员工因为考核无法完成,会被扣不少的工资奖金。

某村镇银行工作人员小新透露,由于其银行的性质限制,客户主要集中在村镇,故导致了收入水平底低下,他入行三年从未涨过工资。主要客户是基数大的农户,这是一份费时费力收入低的工作,少数客户是乡镇企业,但由于客户数量过少导致了利率过高,利率接近8%,近乎四大行的二倍,导致了客户每年都在流失。

小新认为该行的定位已经过时,“领导们当时想的是县域经济,但是互联网发展这么快,已经不是很需要村镇银行了。”为了能够保证收益,更导致了银行经营恶化,一是提高了利率,二是放宽对客户的审查,很多客户都存在征信上的污点,这在四大银行和商业银行是拿不到贷款的,但在村镇银行可以“酌情”放款。

小新和小熊还表示过对未来的担忧,当下看允许外国银行铺开网点只是时间问题,四大行还有与之对抗的实力,但中小银行呢?小新所在的村镇银行正面临危机,如果股东不增资扩股,很可能无法继续经营。

03

小贷8年一场梦

银行虽然苦,但更苦的是小贷公司。

小贷公司最早在2005年开始试点,多年来,行业只贯彻两条原则,一是只贷不存,只能以股东出资或向不超过两家银行业机构融资;二是属地经营,小贷公司在本省的县域经营,部分地区放宽至全市或全省。

虽然2005年便已经开始试点,但是真正大规模兴起是在2010年前后,当时有一纸文件《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能从小贷公司变为商业银行,这极大的吸引了投资者的兴趣,然而,小贷公司并不好干。

从业近十年的小贷公司老板老刘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他在2011年末拿到了牌照,12年开始经营,当时经济大好,资金需求大,想要贷款的人很多,不符合银行要求的也多。

小贷公司赚的就是银行不做的生意,因为供求关系上的单一性,利率也水涨船高,20%-30%十分常见,甚至有一段时间贷款供不应求,为了能满足放贷的资金需求,他会去当地农村“借钱”。

老刘表示,“从农村拿钱一年8%都算高利息,转手出去就是30%。”老刘当时觉得自己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小贷公司便可以转为村镇银行,自己也可以做行长。但是,好景不长,2015年后当地小贷公司开始频繁触雷,“放出去了收不回来。”虽然银行在当时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但是小贷公司不能吸收存款导致了公司难以承担风险。小贷公司多为家族经营,很快家族内部出现了分歧,而家族企业的弊病就是裙带关系,很多员工都是亲属,在贷款收不回后,“关系户”和普通员工的矛盾也开始激化,毕竟收不回钱就发不出工资。

同时,网贷也开始兴起,网贷比起小贷公司更加简单粗暴,没有地域限制,加上后期花呗、借呗、京东白条等等互联网大厂的产品兴起,小贷公司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2020年春节后不久,老刘的小贷公司破产了,亏损数千万,虽然有很多无奈,但回首过去他也十分庆幸,这个行业的未来十分渺茫,他不是最后一个逃走的人。

04

欲望面前没有无辜者

2020年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修订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为4倍LPR,即15.4%,较此最高的36%已经腰斩,过去的尚可用高利率来填补坏债率,当下已经绝无可能了。根据银保监的数据,2019年小贷从业人员从2015年的超过10万人减少至7.5万人,超过四分之一的人离开了这里,整个行业正在迅速衰退。

小贷公司的退潮原因很多,既有消费能力的下降,又有新兴同行的冲击,但多年来的小贷公司故事带来的道理是永存的,有借必有还,借款人并不是无辜的。

由于资源上的不对等性,借方很容易被认为是弱势群体,贷方更容易背上不道德的帽子。其实双方在某些程度上都是消息不对称的对手,并无什么强弱之分。但哪怕是9出13归(传统高利贷,即借出10元只能拿到9元,归还13元)也是接近于过去的司法保护上限36%,贷款只是一个工具,工具不分好坏。

如何使用贷款才是重点,金融机构都有着自己的盈利目的,制定了品种繁多的营销方式,但归根到底选择权还在自己。大部分贷款的悲剧故事都是从一次冲动消费开始的,很容易引发恶性循环,克制住自己的欲望理性消费,在合理的时机借钱才是正途。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