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怪物猎人兴起背后,是90后的“文艺复兴”

2021-04-03 10:35:27 90度地产微信号 

3月26日,《怪物猎人崛起》发售,发售三天全球销量400万份,但在3月30日各大淘宝店均已下架。在游戏玩家圈子中流传的说法是,“游戏进货量过大,引起了海关关注,查封了好多淘宝店。”

怪物猎人的火爆有些出人意料,毕竟中外文化不同,国内缺乏主机文化的基础,长期都是“蛮荒”地带。但在2020年起,NS及其游戏健身环和动物之森开始发力,装机量迅速提升。统计机构Niko Partners的报告显示,2020年国内销售量为130万台(国行+水货),NS国内代理商腾讯的年报显示其销量为100万台。

一位淘宝店主表示,2017年ns发售,“该买的早就买了,没想到不该买的也来买了”。

中国本土游戏市场的消费主力长期以来都是手游,主机被边缘化,当下主机异军突起,背后更有着“复古”审美的回归。

从其他方面看,一直被诟病的公众审美的退步和快消化已经出现了逆转的倾向,“文艺复兴”要来了吗?

01

深度体验复苏

怪物猎人系列游戏已经有了近20年的历史,其巅峰是2010年前后,当时怪物猎人风靡全球,在当时的大学生群体中更是风靡一时,甚至延续到了这个群体毕业以后。

蘑菇是个美编,2007年参加工作,她回忆了当时的情况,“我们当时刚毕业,白天没时间,玩怪物猎人都是天天下班之后玩通宵,第二天直接来上班”。以现在的视角来看,当时的怪物猎人主打多人联机,同时上手难度不低,但玩家的热情十分惊人。

怪物猎人顾名思义就是狩猎怪物,内容上:做装备需要刷素材;作药品需要去采集;战斗中武器使用数次后还会磨损需要打磨,复杂便代表着需要更多的探索,长时间才能感受到乐趣。长时间细品是当时游戏的主流节奏,往往需要数百个小时才能感受到游戏的全部,这就是深度体验。

2012年前后智能手机开始普及,怪物猎人在年轻群体中的吸引力开始下降,随后兴起的是手游。与之相比,手游更加快餐化、碎片化,伴随着的是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氪金抽卡开始成为主流,游戏背后的内涵和深度开始变得不再那么重要,用手游玩家话说“爽就完事了”。

与深度体验的主机游戏相比,手游的初期投入较少,但游戏厂商会循序渐进诱导玩家消费,这种模式比过去的一次性买断更具有吸引力,毕竟可选择性更多,可以及时止损。实际上,手游的整体消费远超主机游戏,对手游来说648元也只是个起步价,但主机游戏500元一般是上限。

手游的乐趣主要是“与人斗其乐无穷”,氪金点就是玩家之间的对抗,定期的大小活动要求练度,更是导致了需要平时经常上线“肝”,故有人说玩手游比上班还累。

在2020年起,似乎由于隔离风口开始变化,大家能够静下心来细品游戏。健身环和动物之森为代表的主机游戏在疫情期间价格暴涨,全球缺货,再到现在的《怪物猎人崛起》,消费者对与深度体验的需求开始回归。

02

21世纪“文艺复兴”?

娱乐至死早已验证,大众审美的退步也已经持续多年。而最直接的表现便是语言。

2019年中国青年报对200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5%的受访者感觉自己的语言越来越贫乏了。受访者认为年轻人语言贫乏的表现是基本不会说诗句(61.9%)和不会用复杂的修辞手法(57.6%)。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之一,文化又是美学的基石,语言的退步直接表现为了审美上的衰退。

有网友表示,当下不管什么搞笑的事情,都只能用“哈哈哈”来表达;不管什么特别令人佩服的事情,都只能用“6666”、“np”来表达;网络词汇是张口就来,别人的语法稍微复杂一点就有点搞不懂意思了。

当下,物质生活水平持续提高,但是精神文化建设却没有同步跟上,甚至还出现了退步。

与文艺复兴类似,物极必反。当下审美风格已经开始向上世纪末靠拢,鲨鱼夹和喇叭裤作为妈妈们年轻时的流行款又开始复苏。金属边的眼镜腿和圆型的眼镜框也开始变成主流,而此前这些已经沉寂了二十年之久。

饼干是也是个美编,想去配一副新眼镜,眼镜店当下只有圆形的眼镜框,没有其他形状可供选择,圆框是眼镜中的基本款,过去大家都会选择觉得土,但当下已经成为了唯一选择。除了提供选择上变少外,复古的产品溢价也开始变高。饼干的同事丹丹最近打算拍一组艺术照,审美也在发生变化,过去就行的古风风格艺术照价格在三千元左右,而民国风的掺杂黑白照片的也要6000元,而她感觉两者成本上应该相差不多,化妆时间都要很长时间,差异在服装上就产生了巨大的价格差异。

除了在日常生活上的变化外,电影也开始了"文艺复兴"。

3月12日,时隔10余年《阿凡达》重映,国内重映首日票房突破2200万,到4月1日全球票房近28亿美元,一部十年前的电影甚至能和今年的新片掰掰手腕。《阿凡达》的评论中不少观众开始对比老电影和新电影之间的差距,不少人觉得新电影越来越烂,但奇怪的是票房却越来越高,似乎已经看惯了烂片。

反思的苗头已经开始出现,那么未来能做的还有什么?

03

未来我们想要什么?

事实上,上个世纪的后五十年是科技和文化进步最快的时间点。世界对于未来充满幻想,现在看来过去的人过于乐观。2017年俄罗斯打开了数个五十年前埋下的时间胶囊,1967年对于未来的想象是火星殖民走出太阳系,而现在人类还没有完成第一次火星行走。甚至制造土星五号火箭的技术现在由于生产线荒废和停止研发导致了技术遗失,现在已经无法制造出上个世纪的科技产品。

而在文化上同样出现了退步,上个世纪末,影视作品还在讨论人与人工智能的伦理关系,人类过度依赖机器是否会导致人类灭亡?当下虽有的科技都已经被预想到。

而回到当下看,当下对于未来的想象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的观点上,甚至由于过度娱乐化开始缺乏对未来的想象。影视剧从业者焦阳表示,“过去我们想的是下部会更好,现在的想法是最差的永远是下一部。”行业已经形成了一套盈利模式,过去在历史题材、情景喜剧、武侠剧都出现过很多名利双收的作品,到现在已经固定化开始改编大火网络小说。

当下投资方更重视经济效益而不是与艺术性平衡,过去还有追求艺术性轻经济利益的作品现在越来越难以看到。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开始追求更深度的内容,“文艺复兴”已经出现苗头,未来潮流走向何处?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