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蛋壳“漂流记”:从高光上市到市值归零的455天

2021-04-08 07:18:34 每日经济新闻 

4月6日晚,纽交所宣布已决定启动程序,将蛋壳公寓摘牌。

蛋壳公寓市值归零了,这个曾经的长租公寓头部企业终究没能等来发布第二份年报的时刻。

在资本市场的455天里,蛋壳以仅有的一份年报和连带着“爆雷、跑路、限消、还钱、破产”等字眼的特有“战绩”终了局。

长租公寓行业已然变了天,从最初的扩张时代到理性发展,蛋壳公寓走完的这一程,无疑是行业轨迹的绝佳探索样本。

蛋壳公寓总部 来源: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资料图片)

股价暴涨234%VS市值暴跌80%

蛋壳上市时有多风光,除牌时就有多落魄。

2020年1月17日上午9时30分,蛋壳以股票代码“DNK”,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只中概股。按照发行价,承销商行使超额配售权后,蛋壳公寓总计募集资金超1.49亿美元,市值27.4亿美元。

截至2019年9月30日,蛋壳公寓已进入北京、深圳、上海、杭州等13地市场,共运营406746间房间,与成立的第一年相比房间数增长166倍,2015~2018年3年复合增长率达360%。

不过扩张的代价是逐年递增的亏损。从财务数据看,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蛋壳公寓的净亏损额分别是2.72亿元、13.69亿元和34.37亿元;有息负债从2017年9.37亿元增至2019年的52.2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29%。

最重要的是,在2017年和2018年,通过租金贷模式获取的租金预付款在蛋壳公寓租金收入中的占比分别高达90%、88%。而上述3个报告期内,蛋壳选择租金贷的租户比例分别为91.3%、75.8%和65.9%。

事实上,自上市后蛋壳公寓一直是顶着巨大质疑在前行的。

从资本市场角度看,蛋壳公寓上市首日开盘即破发,仅在收盘前的最后一分钟艰难守住了发行价13.5美元。仅有的高光还要属2020年11月,包括北上广深在内的全国多地蛋壳公寓办公区域开始出现大规模解约维权事件后,蛋壳公寓的股价连续两天上演惊天大逆袭,累计暴涨高达234%,累计成交8.76亿美元,甚至超越其当时8.4亿美元的市值。

今年2月和3月,纽交所监管局曾宣布,蛋壳公寓未能及时、充分和准确地向其股东和投资公众披露信息,以及未在指定期限内提供半年度财务信息。3月15日,纽交所监管局暂停了蛋壳公寓ADS交易。北京时间4月6日晚,纽交所宣布,已决定启动程序,将蛋壳公寓摘牌,理由是其多次违规不适合继续交易。

截至最后一个交易日(3月15日),蛋壳公寓股价停留在2.37美元/股,总市值仅剩4.33亿美元,相比于上市巅峰期的27.4亿美元市值,跌幅超过80%。

而目前,蛋壳公寓市值已经归零。

“目前只有三四十人留着善后”

蛋壳公寓在资本市场的落魄而终远不足以平息租客和房东们在现实中的愤怒。

早在2020年11月18日,蛋壳公寓北京总部现场相关负责人宋琪(化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就表示,“现在蛋壳公寓确实出现了资金缺口,高层目前每天晚上还在开会商讨解决办法,资金缺口的规模其实我们是掌握的,但目前不适合对外公布”“我们自己也一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我们知道蛋壳是遇到了危机”。

不过前些天,记者再次联系宋琪时,她已经从蛋壳公寓辞职换了新工作,“目前整个蛋壳公寓也就三四十人了,留着善后,其他人早都走完了”。

李秋(化名)是一名租客,此前预交了3万余元年租金,2020年11月蛋壳暴雷后,她提交相关法律材料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当时是被告知所有蛋壳公寓相关案件全部收集且暂不予立案,等待相关部门后续通知。3个多月过去了,她仍没有收到任何书面或官方通知。

“这是蛋壳不作为的第127天”,唐笛生(化名)是蛋壳的一名业主,他说自己“迟迟没有收到蛋壳公寓的解约书,现在APP里什么都没有,登录不了,也找不到蛋壳的人,请问有什么办法可以解约?”

在关于#蛋壳公寓#的微博主题之下,无数业主、租客,以及蛋壳曾经的合作方、员工等等,时不时发出灵魂考问,“有生之年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这笔钱到账的喜悦”“毒打当代青年的资本可不只有蛋壳公寓”“今天蛋壳公寓还我钱了吗”“蛋壳没破产,租客已经破产了”“4个月工资麻烦结一下”……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3个多月了,立案都还没走完。”张萌是北京一名蛋壳公寓的业主,他表示,自己是2020年11月27日通过了立案登记程序,今年1月15日,一位法官打电话告诉他,由于联系不上被告,需要公告60天。

“结果现在4个月都过去了,民初号都没有,就是一个预案号。打12368直接告诉我查不到民初号,不知道案子信息,让我打立案厅再去问情况,然后提供了3个立案厅电话,工作日上班时间,没有一个能打通!”张萌说。

不过也有个别幸运儿已经等到了法院传票。一位来自武汉的租客在微博晒出了一张图片,表示立案第38天时终于收到了来自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的传票,涉及金额1万余元,拟于6月18日开庭。

一位武汉租客在微博上晒出的法院传票

而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的一份执行裁定书则更印证了蛋壳眼下令业主和租客们绝望的处境。

据裁判文书网,3月21日,上海万芙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与青梧桐有限责任公司(蛋壳关联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蛋壳母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民事调解书已发生法律效力。资料显示,蛋壳方面未能按期付清这笔334万元的款项,故上海万芙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执行。但执行过程中,法院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向各金融机构、车辆登记部门、证券机构、网络支付机构、自然资源部等发出查询通知,查询被执行人即蛋壳公寓名下的财产,结论是“目前暂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

蛋壳公寓的司法涉诉和经营预警情况 来源:启信宝

据启信宝,目前关于蛋壳公寓的相关司法涉诉和经营预警数据已经惨不忍睹,并且还在不断增加。

蛋壳将被纽交所除牌,希望这背后属于长租公寓行业的狂躁和不理性真的结束了。

(镁刻地产原创,喜欢请关注微信号meikedichan)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