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千亿资本巨头“四面楚歌”

2021-09-17 07:58:56 乐居网 

 

乐居财经 吕秀伦 发自杭州

五年前,一家由国内各行业30余家龙头浙商出资催生的巨无霸企业——浙商产融控股诞生,它单单注册资本就高达1000亿元。

过去,浙商产融控股经历了快速发展,风光无限。旗下浙商资本(后翻牌为浙商产融资管、现为浙江融臻资管),是“宝能系”背后的关键通道,使其能获得了天量资金攻城拔寨,掀起“万宝之争”。

那些年,浙商产融系是如此叱咤风云,以至于不少同业和通道们都关注它们,有的想效仿,有的想合作来分一杯羹。

不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短短五年时间过去,在浙商产融的合伙人行列早已光鲜不再,甚至有些股东面临资金链危机,例如,宜华集团、泰禾集团(000732,股吧)等。

除此之外,浙商资本首任董事长张长弓于近日被传调查;而他的战友,也曾任浙商产融控股副总裁兼浙商产融资管总裁的徐兵也被传双规,并被现任公司(金谷信托)免职。

故事走到了今天的结局,外界无不唏嘘。金融江湖,处处充满“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故事,而起落幻灭之间,考验的又是定力。

向股东讨债

资料显示,成立于2017年4月的浙商产融控股(全称“浙江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号称是浙江省最大的航母级投资平台,法定代表人为王卫华,经营范围涉及实业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受托企业资产管理等业务。

在公司股权上,浙江浙商产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浙商产融投资”)、宁波新业涌金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各持股99.999%、0.001%。

其中,宁波新业涌金投资由刘军和王卫华持有88.9%和4.4%、陈潇笑、沈利民、鲍立明各持有2.2%,宁波大榭汉胜企业管理持有剩余0.1%股份,而大榭汉胜又由沈利民、鲍立明各持股50%。上述自然人均是浙商产融控股的高管。

控股股东浙商产融投资成立于2017年4月,注册资本330.8亿元,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宁波钱潮涌鑫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经营范围涉及私募股权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

在股权上,浙商产融投资由宁波雍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康美实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泰禾集团等30家合伙人组成,持有0.0302%-7.6767%不等股份。

事实上,在浙商产融投资上合伙人行列中隐藏着多位地产、家居股东,涉足地产的包括泰禾集团、和润集团、新湖中宝(600208,股吧)旗下全资子公司浙江智新科技、保亿集团、新洲集团等;家居股东包括了宜华集团、顾家集团等。

令人唏嘘的是,在合伙人行列有被执行或有失信机构多达9家。诸如,康美实业、泰禾集团、和润集团、宜华集团、刚泰集团等。

其中,不乏因资金紧张陷入困境的企业,如已进入债务重组的泰禾集团、被报道遭数家银行追债的和润集团、涉嫌操纵市场并资金承压的宜华系。

受此影响,浙商产融投资股权冻结信息高达42条,其中股权冻结数额不乏8亿元、20亿元等。

伴随着部分股东陷入债务危机,浙商产融与这些企业之间的矛盾纠纷亦走向公开化。此前,因投资借款纠纷,浙商产融控股向法院申请司法冻结宜华集团持有的宜华生活(600978,股吧)部分股份。

近日,宜华系又将持有的山东市立医院控股集团股份公司 20% 的股权被放上阿里法拍。乐居财经了解到,该拍卖背后正是浙江浙商产融控股与宜华系等借款合同纠纷案件,执行标的19.67亿元。

当前,浙商产融控股对外投资企业达31家(5家已注销),间接持股企业更是高达1000家。其中,在对外投资企业中,不乏涉足地产业务。例如,全资子公司上海融乐健康产业有限公司。

在杭州浙鸿置业的股权中,浙商产融控股、湖州展裕企业管理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保亿集团下属公司浙江保亿装饰工程各持有70%、20%、10%股权。

除此之外,浙商产融控股还与国资进行合作。例如,在保利兴银(宁波)投资的股权中,保利集团下属公司保利(横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银都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浙商产融控股各持股45%、40%、15%。

"宝万之争"的幕后推手

浙商产融的动向之所以备受关注,主要是因为它曾被市场认为是“宝万之争”的关键推手。

六年前,浙商银行旗下的浙银资本和“宝能系”关联方深圳浙商宝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通过有限合伙形式成立深圳市浙商宝能产业投资合伙企业,并于2015年11月耗资200亿元入股宝能系旗下公司钜盛华,成为“宝能系”举牌万科A股的重要资金来源。

乐居财经获悉,浙银资本(全称“浙江融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目前由浙江浙商产融控股和宁波产融创享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97%和3%,注册资本达100亿元。

虽然在股东结构上,浙银资本与浙商银行并无关系,但时任副行长张长弓是该公司首任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且公司监事、董事也多来自该行。

随后,浙商银行迅速对“为宝能系输送子弹”一事做出回应称;

该行与万科、宝能都有正常的业务合作,该行理财资金投资认购华福证券资管计划132.9亿元作为优先方,仅用于钜盛华整合收购非上市金融股权,不可用于股票二级市场投资,也不作为其他资管计划的劣后资金。

因为介入这单知名度颇高的业务,浙银资本股权此后被转让给浙江名企——银泰集团。2017年,银泰集团所持股权又被浙商产融买下,浙银资本也在当年8月更名为浙商产融资管,并在今年6月进一步更名为浙江融臻资管。

近日,有消息传出张长弓被调查。据了解,张长弓于2019年8月起担任华兴银行党委书记,此前他就职于浙商银行。

此前华兴银行官网信息显示,在该行党委、高管层序列中,张长弓排名第二位,仅次于董事长周泽荣。不过,目前官网有关张长弓的简介和出席活动的动态已被全部清空。

9月12日,该行发布公告称,张长弓于近日因个人原因辞去总行党委书记、党委委员职务并已离职。一位华兴银行内部人士透露,张长弓被调查应与华兴银行无关,而是涉及此前的事情,“他到行里没几年,分管党建这块,人挺低调。”

就在张长弓被带走的消息蔓延之前,他曾经的同事徐兵近期也被调查。巧合的是,2015年,张长弓正是浙商产融资管前身——浙银资本的首任董事长,当时徐兵则是公司董事。

据了解,徐兵曾任信托公司总经理,2017年9月辞职,11月出任浙商产融资管总裁,去年9月获批担任金谷信托总经理。据业内人士分析,“徐兵被查或与在浙商产融资管任职期间有关”。

合纵连横

实际上,浙商产融系的成立来源于企业间的“抱团取暖”。

2017年3月底,浙商产融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商产融投资”前身)合伙人第一次大会在杭州召开,首期募集资金343亿元,并计划未来几年内分期增资至1000亿元。

当时,该基金合伙企业将通过设立浙商产融控股启动投资运营,与现有结构相符。参与该轮投资的包括盾安控股集团、康美药业等31家知名新老浙商集团,其中绝大部分为行业龙头和上市公司,实际代表着近60家国内外上市企业。

当年9月,在浙商产融控股揭牌仪式上,浙江相关政要莅临现场并发表讲话,足以说明该企业的成立在浙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资料显示,浙商产融控股创立根源是,为浙商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因面临投资行为分散、资本实力较弱等问题而产生的转型升级焦虑。因此,数十家浙商自发搭建起浙商产融这一投融资平台。

2018年初,浙商产融控股董事长兼总裁王卫华表示,截至2017年底浙商产融合并管理资产超2000亿(包含控股子公司),当年净利润近7亿。

在产业链整合,王卫华称,如股东因并购需求需要约20亿资金,在股东自有资金不足5亿的情况下,浙商产融可一方面利用资金优势直接出资,另一方面利用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资源整合能力及自身增信,较短时间内帮助股东促成一个20亿的并购基金。

短短几年过后,不仅在浙商产融合伙人行列一些企业早已光鲜不再,甚至发生资金危机。合伙人出现危机,致使浙商产融系也不能独善其身,身背诸多股权冻结。此外,还有一些合伙人从中抽离而出。未来,其将走向何方?

交流爆料:1101693159@qq.com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