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落寞的国内失乐园

2021-10-21 08:07:52 90度地产 微信号  刘健会

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见到美人鱼吗?要游到海底,那里的水更蓝。在那里蓝天变成了回忆,你就躺在寂静里。待在那里,决心要为她们而死。只有这样她们才会出现。她们来问候你,考验你的爱,如果你的爱够真诚够纯洁,她们就会和你在一起,然后永远把你带走。

人类从海而来,对海有着特殊情结,而大部分城市都不临海,想要与海接触,最直接的方式便是水族馆。疫情持续了近两年,水族馆这门生意日渐艰难,当下国内一家知名水族馆已经开始断臂求生。

断臂求生

10月18日早间,海昌海洋公园披露重大出售事项,将武汉、成都、天津、青岛共4个已建成的海洋公园100%股权,及郑州海昌海洋公园66%股权,出售给韩国MBK Partners公司,对价60.8亿元。随后,资本市场迅速反应,该日收盘,公司股价下跌19.57%。

海昌海洋公园共有十一座海洋公园,此次出售了四座,以及一座的公园的控制权,公司可谓断臂求生。

海昌海洋公园表示,出售项目的理由是,“偿还负债和维持经营”。海昌海洋公园还与MBK Partners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品牌授权、过渡服务等内容仍有合作,海昌对此解释是"发展轻资产之举"。另一方面,公司还表示,因相关市场出现的替代性竞争对手,这四座城市还需要增加更多投资及升级。

实际上,海昌海洋公园当下负债高企,支付更多投资有些相形见绌,此时出售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净负债率高达262.1%,2019年-2020年末则为135.9%和228%,净负债率两年翻倍。2021年前六个月,公司计息银行及其它借款总额分别为88.26亿元,此次出售项目获得的60.8亿元资金能够大大缓解公司的债务困境。

对于未来发展,海昌海洋公园表示,未来的发展重点转为提升上海主题公园二期及三亚主题公园的配套设施,且并不拟进一步销售余下集团的资产或业务。日后若海昌海洋公园运营的位于上海的主题公园进行升级扩容发展,将探索MBK Partners参与股权投资的可能性。

公司还表示,将资金集中分配于上海及三亚主题公园,不仅与旅游休闲市场的趋势及需求变化相符,亦符合公司的长远发展战略及股东的利益。

整体看,海昌海洋公园采取了收缩的姿态来面对风险,诚然,当下疫情对旅游业造成了重大冲击,但是海昌海洋公园的衰落早已开始。

海昌海洋公园年报显示,2018年-2021年前六个月,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分别为-2.36亿元、-0.92亿元、-16.86亿元和-2.77亿元。早在疫情开始前的2018年,海昌海洋公园便已经开始了亏损,疫情只是将收入下滑放大。

公司主业是海洋公园,收入下滑直接原因就是园区收入欠佳。海洋公园的商业模式已经多年未变,且园区多数建成时间较长,缺乏后期更新。

路走窄了

去过天津和武汉海昌海洋公园的大雄表示,海昌海洋公园的游客主要以家长带小孩为主,且收费项目较多。两地的海昌海洋公园都有着大量的院内收费项目,且收费项目逐年递增。但是,二百多元的票价并不贵,另一方面确实能看到一些海洋动物也算可以接受。

当下,海昌海洋公园呈现出了客群单一的现象,园区装修也开始向着儿童靠拢,而随着精神生活的丰富,水族馆的不可替代性开始面临挑战,公司的利润下降也体现出了这一点。

在邻国日本,水族馆的客群更加丰富,也被赋予了更多象征意义。多数日剧都有着情侣逛水族馆的剧情,甚至自己一个人也会去逛水族馆。大海是生命的起源,那么四舍五入,去一次水族馆也算回家见街坊。

总体看,日本的水族馆多在本地深耕,并没有如同海昌一样全国化布局,同时深耕主业与时俱进推出了许多新的游玩项目,故当下还保有一定的新鲜感。

如日本的江之岛水族馆,针对低年龄客户推出了亲子限定的夜宿项目,在晚间闭馆后提供住宿和讲解服务,展示海洋生物的夜间生活。针对青年群体,也已经推出了水中婚礼项目,穿上潜水服在水槽中完成婚礼,并提供其他的婚礼配套服务,都是国内可以学习的模式。

整体看,海昌海洋公园更注重扩展和全国布局,但忽视了设施更新和产品更新,旗下多家水族馆已经开业超过十年,但是基础设施上并没有太多的改善,给人陈旧脏乱的感觉。海昌海洋公园的互动项目还停留在,喂食动物、动物表演和销售商品等较为初期的阶段。

同时也有游客表示,商业化严重,缺乏服务意识。这也导致了海昌在多地面临替代性竞争对手抢占份额。

当乐园不能带来欢乐

不止水族馆,国内的主题公园产业也都面临同样的问题,而近期环球影城开放一票难求,甚至两倍价格的黄牛票都很难买到,引发了更多的反思,国内的主题公园差了什么?

此前,AECOM发布的《中国主题公园项目发展预测报告》指出,我国目前现有的主题公园中,无明显主题类公园占比高达53%,由主打器械类骑乘设施的公园组成。当下,主题公园越来越多,但是似乎也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且缺乏自己的特色ip。

2016年,欢乐谷3000万从江通传媒购买了《饼干警长》国产IP,并开始建设以“饼干警长”形象为核心的甜品王国园区,今年还与《快看漫画》签约,并将《我男票是锦衣卫》《贫穷父女》等作品中的角色引入园区,将其作为“二次元形象代言人”。

广州长隆主要以和IP品牌方联动为主,较为著名的是王者荣耀,但缺乏自身的知名ip。

但是,这些IP的知名度难以与环球影城和迪士尼相比。

环球影城旗下的变形金刚、小黄人等都为全球知名ip,迪士尼旗下的ip甚至超越了世纪,传承自上个世纪的米老鼠唐老鸭自不必说,在青年群体中耳熟能详的复仇者联盟也在其麾下。

对比下来,消费者自然更愿意为国外的主题乐园买单,按照去哪儿平台上的销售金额来看,排名前五的分别是上海迪士尼、北京环球影城、上海海昌、广州长隆、珠海长隆。

迪士尼的门票收入仅占“公园、体验和产品”业务的不足三成,其余都是二次消费。但国内主题公园的门票收入往往占70%左右,二次消费占30%或更低。

精神文化的需求会跟随物质生活的发展而进步,当下过去老旧的主题乐园已经开始丧失竞争力,精神层面的满足和更好的服务以及配套设施建设才是行业的方向。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