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另辟蹊径,这届年轻人,在豆瓣和微博租房

2021-11-25 10:20:06 蓝鲸财经 

一线城市的房屋租金对来自天南海北的异乡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不少人选择了“合租”的方式以降低生活成本。如今,有这样一群新锐的年轻人,选择在豆瓣和微博等社交平台租房。

另辟蹊径的租房渠道

陈夏是豆瓣租房小组和微博租房超话资深用户,前后多次在豆瓣和微博找到了理想的室友,她告诉蓝鲸房产,“在豆瓣上可以通过对方发布的图文了解更多信息,文字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性格。”

对于陈夏这样的群体来说,“聊得来”的合租室友是他们在豆瓣和微博租房的原因之一,究其根本是年轻人的社交需求——在一二线城市生活空间日渐逼仄的背景下,多数时间租客们都蜷缩在自己十多平米的出租屋内,客厅如同虚设。豆瓣和微博等社交平台给了租客们“选择”合租室友、延伸生活空间的机会。

微博房产相关人士也向蓝鲸房产指出,年轻人非常追求消费个性化以及合租室友是否投缘,这是他们在微博超话租房的原因之一。

但要指出的是,租金仍然是租客们最为看重的点。

多位受访对象表示,其在微博和豆瓣等平台租房最重要的考量因素是“便宜”。蓝鲸房产注意到,豆瓣租房小组、微博租房超话内的帖子多数强调“个人转租”、“房东直租”、“无中介”,这意味着租客在租房时无需支付中介费。此外,不少“求租”帖中强调“中介勿扰”。

目前,租房中介费的行情为一个月房租,这对手头并不宽裕的租客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豆瓣多年用户韩涵告诉蓝鲸房产:“去豆瓣和微博租房就是为了房东直租,免中介费,相对来说沟通也比较直接。”

此外,韩涵还表示,豆瓣微博等平台的短租房也是吸引不少用户的优势之一,“上面有很多剩余租期不长的转租房,适合大学实习或者其他短期居住。”

综合来看,“个人属性”对在豆瓣和微博等平台的租客来说非常重要,一能够满足租客社交、选择合租对象的需求;二则是舍去了居间服务环节,将交易成本降至较低水平。

这恰好与豆瓣、微博等社交平台的UGC(用户生成内容)属性相关,由于平台用户多为个人用户,深度用户将自身的衣食住行需求部分释放在相关平台。

谁在豆瓣和微博租房?

实际上,在豆瓣租房小组和微博租房超话、闲鱼等平台租房的人不在少数。

目前,豆瓣规模最大的北京租房小组、上海租房小组成员数均已超百万。

微博平台的租房相关话题数量近一千个,总阅读量和讨论量分别达280亿、1828万。此外,微博#北京租房#话题的讨论量和阅读量分别为12.2亿、82.3万;#上海租房#话题的这两个数据则分别为8.6亿、79.3万。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20年末,北京和上海年末常住人口分别为2189万人、2487万人,这意味着包括租客、房东、中介等在内几乎每20个北京上海常住人口里就有1个人用过豆瓣租房小组。

哪些人在豆瓣和微博租房?

微博房产向蓝鲸房产提供的数据显示,微博租房超话的用户以95后为主,占比为39%,女性用户的比例更是高达63%。城市分布方面,超五成在一线和二线城市。

豆瓣方面则告诉蓝鲸房产,豆瓣的核心用户群体为具有良好教育背景的都市青年,其中以白领和大学生为主,多生活在一二线城市。

也就是说,在豆瓣租房小组和微博租房超话等类似平台租房的人,多为生活在租金水平较高的一二线城市年轻人。

理想地裂隙

基于社交和预算成本控制,豆瓣、微博等平台成为了年轻人的租房理想地,但随着多个利益相关方的涌入,这块理想地正出现裂缝。

“混迹”豆瓣租房小组多年的韩涵对豆瓣租房小组的变化感受颇深,在她看来:“豆瓣租房小组已经偏离了初心,中介越来越多了,还刷屏灌水、带多个地铁站的名字引流。”

据了解,豆瓣租房小组最初是房东发布直租房的社区,随着租房小组知名度打开,不少用户在小组内发布转租信息。

“2019年、2020年初豆瓣租房小组的口碑还不错,中介也没这么猖狂,后来中介发现好地方了。”韩涵向蓝鲸房产回忆道。

有的租房小组选择了与中介“和平共处”,发帖分区设置了供房东和租客发布房源的“纯个人”专区以及供中介发布房源的“中介代理”专区,试图从源头上帮助组员分辨房源,净化组内发帖环境。

有的小组还设置了《黑中介黑代理举报专用帖》,号召组员曝光黑中介套路。

类似地,其他平台也面临着“中介”和“引流”问题。“引流”是指有用户“冒充”租客,让房源发布人添加微信以向具体账号引流。

需要指出的是,对在豆瓣和微博租房的用户来说,是否为“中介”、“代理”渠道无可厚非,不同的渠道各有千秋,但对于奔着“免中介费”的用户来说,中介和代理的入侵并不是一件好事。

“是中介就应该删帖禁言,来豆瓣找的初心就是避开中介。”一位豆瓣用户在北京租房小组如此说道。

平台也注意到了租房社区鱼龙混杂的状况。

微博房产方面向蓝鲸房产表示,为引导租房者正确决策,微博房产曾联动微博法律、微博职场等相关方发起“我在微博租房子”话题活动,邀请用户分享租房相关的注意事项。此外,微博超话针对租房超话中的引流刷帖行为做了相关管理,对不良行为进行监控与处罚。

豆瓣方面则称,豆瓣一直在调整和升级管理措施,如提高租房信息发布者发帖门槛、限制发帖数量,全面清理可疑房源、可疑账号,并加强对冒充房东或疑似中介的账号的处罚力度,开通多种举报方式,接收用户举报虚假房源等。

蓝鲸房产注意到,豆瓣各个租房小组简介下方,均设置了统一的《房源信息发布须知》,警诫用户不发布违规房源。

此外,豆瓣方面还向蓝鲸房产表示,目前已将租房小组中的“中介专区”清除,“豆瓣一直不允许中介发布房源。”

值得一提的是,豆瓣官方在2018年5月推出了“豆瓣租房”小程序,将各大租房小组的租房帖整合起来供用户精准搜素,以解决用户在小组中寻找房源效率低下的问题。

不过,豆瓣租房小程序运行不到一年便宣布正式停止服务,众多豆瓣用户表示惋惜。彼时外界猜测称,豆瓣难以对房源真实性进行判断,故停止该项目。

豆瓣方面则向蓝鲸房产表示,“豆瓣希望租房小组能够更好地服务豆瓣核心用户,并无意在房产领域进行深耕,更好地管理和升级小组功能可能是更好的方式。”

暗藏风险

需要指出的是,豆瓣租房小组和微博租房超话等平台用户所青睐的“免中介”模式,实际上是“个人对个人”模式,这一模式具有无组织性,交易缺乏第三方监管,暗藏了不少风险。

承租人与个人房东签订合同,如何规避风险成为一大难题,一份正规的合同是保障出租承租双方权益的有力证明。

但蓝鲸房产了解到,个别租客碰到了“个人房东”的花式操作。

裘丽就碰到“房东”不予签署租房合同的情况。

去年疫情初期,裘丽在豆瓣“北京租房”小组从二房东手中租下了一间房,“二房东租了自如的房改做民宿,因为疫情民宿生意不好做就租给我了。二房东经常带朋友在隔壁空房间开派对。”

合同还是我自己在百度查的,然后我拟了一份,算我运气好没碰到真骗子。”裘丽自己拟的这份合同最终派上了用场——在去年五六月份疫情好转时,二房东试图将她“赶走”,继续做民宿生意,碍于合同条款最终没有成功。

需要注意的是,豆瓣租房小组、微博租房超话等平台仅作为出租和承租双方的信息交换场所,尚未进入交易阶段,这意味着用户通过这类平台租房,最终交易将转至线下或第三方平台。

当平台用户在租房过程中权益受损,豆瓣、微博等平台是否需要承担责任?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向蓝鲸房产表示,“在法律性质上,豆瓣和微博都不属于网络交易平台,只是提供信息发布的平台,豆瓣、微博对用户所发布的信息没有事先审核的法定义务。

同时赵占领还指出,当有用户在平台进行投诉时,平台应当及时采取删除、断开连接等措施,否则需要对损害扩大部分承担连带责任。

赵占领向出租承租双方提了三点“签订租房合同注意事项”:

第一,签订租房合同最关键的点在于出租人是否具有出租资格,需要查看出租方的房产证和身份证,若其并非房屋所有权人,就要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自身有出租房屋资格;

第二,与出租人协商约定合同内容,如租金标准是否定期上涨;租赁期间一方违约时的违约金额,尤其是出租人违约的情况下出租方应承担什么责任。当承租方在租赁房屋进行装修,中途出租人解约时,不仅要支付违约金,还要约定其他赔偿损失;

第三,约定清楚相关费用的承担方,如物业费、取暖费、租赁房屋家具、家电配置费等。

文中韩涵、裘丽、陈夏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