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观点人物 | 朱荣斌 告别阳光城

2022-01-06 08:15:01 观点地产网 

  这一传闻最终被证实。

  1月5日晚间,阳光城(000671)发布公告称,朱荣斌因个人原因辞去阳光城执行董事长兼总裁职务,将不在阳光城担任其他任何职务,并减持其持有的阳光城股份。

  同时,徐国宏将接替朱荣斌总裁职务,更早在2021年10月,时任阳光城副总裁的徐国宏就被晋升为执行总裁兼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向朱荣斌汇报。

  回头看,这一人事变动早已埋下伏笔。

  关于朱荣斌离开阳光城的传闻从2019年开始便不胫而走,2020年业绩会上,他并未直接否认:"坦诚地讲,这些传闻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猎头那边是有主动找过我。"朱荣斌直言,去年底跟老板签了个5年之约,暂时不会离开阳光城。

  不过,他的话同样暗含深意:"我跟老板(阳光城董事长林腾蛟)也说任何东西都不能阻碍公司发展,任何东西都在变化,但公司不变,朱荣斌还在就是好事?也不一定。不变,就一定是好事吗?不见得。"

  告别阳光城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观点新媒体了解,朱荣斌早已萌生去意并提出离职,林腾蛟再三挽留这位曾带领阳光城攀过一座又一座高山的职业经理人。

  朱荣斌在房地产浸润近30年,1995年-2008年,他任职于中海;2008年-2013年,在富力地产担任集团副总裁兼华南地区总经理。

  2013年-2017年,他任职于发展迅猛的碧桂园,任联席总裁、执行董事,他与吴建斌在2017年相继离职,碧桂园“三斌(莫斌、吴建斌、朱荣斌)”成为过去式。

  朱荣斌与老同事吴建斌在阳光城再度相遇了。

  2017年6月,朱荣斌加入阳光城,林腾蛟允诺的是执行董事长、总裁的职务。彼时他曾公开表示自己对于阳光城的青睐:“阳光城的管理文化吸引了我,这是我后半生的职业生涯,我还不想那么早退休,对事业仍有期许。”

  履新阳光城的朱荣斌,第一次露面就表了决心:“不管我的业务现在是什么规模,但是我的人才团队要匹配一个千亿企业。人的数量、组织架构、对管理层的要求,都按照千亿企业去布置。”

  阳光城进入了“双斌”时代。

  他给阳光城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为了提升规模,他提出更为进取的“三全五圆战略”、扩大土地储备、组建阳光城梦之队、精简架构......

  千亿是他履新后的第一个重要果实。在行业仍唯“规模论”的时期,朱荣斌带领下的阳光城凭借“高周转、高负债、高速扩张”的激进打法,以最快的速度迈过了千亿门槛。

  2018年10月9日,阳光城官方宣布正式突破一千亿,并于2019年再迈入两千亿阵营,完成销售额2110亿元,同比增长30%。

  这也是阳光城跑得最快的两年,2020年,阳光城保持着小幅度增长,而据观点指数披露的最新数据,阳光城2021年销售额已下滑至1838亿元。

  即便“双斌”已经在2019年开始降负债、提升利润、优化管理,但随着市场环境急剧变化,被称为“小碧桂园”的阳光城也遇到了难关。

  阳光城的选择

  高周转带来的财务压力是阳光城最大的挑战。

  2020年9月,阳光城成功引入战投,泰康拿下阳光城13.46%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转让单价为6.09元/股,转让价款合计约为33.78亿元。朱荣斌将险资入股形容为阳光城2020"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更将泰康称为"神队友"。

  为引入泰康,阳光城拿出了2个董事席位,并签下了一份为期十年的利润对赌协议,保证每年至少进行一次现金分红,并保证每年度以现金方式分配的利润应不低于当年实现的可分配利润30%。

  根据双方协议,阳光城须在2020年-2024年实现不低于15%的归母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且累计归母净利润不低于340.59亿元,并在随后的2025年-2029年期间,分别实现5%-10%的业绩增长,如果业绩未能达标,则须对泰康进行相应现金补偿。

  变化来得很快,2021年10月,代表泰康人寿和泰康养老的两名董事陈奕伦、姜佳立对阳光城三季度报告投下反对票,他们的理由是对于公司经营变化需要得到管理层合理解释。

  很显然,泰康已经不再认可阳光城的经营发展。在这份三季报中,阳光城单季度营收同比下跌18.24%,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1.57%;扣非净利润为-17.52%亿元,同比下跌274.27%。前三季度,阳光城的营收为413.32亿元,同比增长8.59%,但是扣非净利润仅为8670万元,下跌97%。

  随后是泰康的迅速撤退,两名董事接连辞任,再陆续减持阳光城股票。根据阳光城公告,目前泰康持股比例已降至3.99%。

  12月29日,阳光城公告称,控股股东阳光集团与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拟签署补充协议。自泰康协议转让减持股份过户完成之日起,前期签署的《合作协议》自动终止,不再继续履行,对各方不再具有约束力,各方之间不再依据《合作协议》享有或承担权利及义务,不再以任何理由向对方提出任何要求或主张。

  也就是说,阳光集团将不再履行此前与泰康所签订的合作协议内容,包括公司治理安排、未来业绩补偿等约定。

  观点新媒体了解到,在对赌协议中,要求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持股比例不得低于9%,否则,其享有的董事提名权、公司现金分红比例及业绩承诺事项,均另当别论。

  目前,历经流动性困难的阳光城,正在展开债务展期、狠抓销售等一系列举措度过难关。阳光城称,公司正集中优势资源化解当前的短期流动性危机,恢复企业自身发展的内循环,当中包括解除与泰康的对赌协议,消除预期增长和业绩承诺的压力,让公司轻装上阵。

  此时的阳光城,不再是2017年的阳光城,此时的朱荣斌,可能也会有些“无力”。有消息传出,老搭档吴建斌也已基本是退休状态,逐渐淡出大众视野。

  去年业绩会上,朱荣斌说,阳光城缺后浪。“我就希望我脱胎换骨,虽然还是朱荣斌,但是要换个脑袋。我也在调整,感觉老朱荣斌已经黔驴技穷。我们自己是待下来了,但是我们都要‘换人’,不然无法适应周围的变化。”

  为强化组织管理、升级组织架构,2021年10月阳光城决定聘任徐国宏为公司执行总裁,聘任陈霓、李晓冬、江河为公司执行副总裁。

  资料显示,徐国宏于2005年-2011年任职于万科集团,曾任资深专业经理;2011年-2017年就职于景瑞地产,曾任集团投资总监、重庆公司总经理、杭州公司总经理;2017年-2021年担任阳光城副总裁兼福建大区总裁。

  朱荣斌的离开,万科系接任,有人说,这是阳光城“白银时代”的选择。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