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泛亚卫浴股份的增值税进项税之谜

2022-04-26 09:02:31 和讯房产 

4月19日,大规模留抵退税“半月报”出炉。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4月1日至15日,已有4202亿元留抵退税款退到52.7万户纳税人的账户。同日,税务部门公布5起骗取增值税留抵退税案件。国家税务总局的在增值税领域的一系列行动,既让投资者看到企业因为退税而实现经营利润增长,也意识到了一部分增值税进项税有疑点的企业,可能存在被追罚的风险。

已经发布了两版上市招股书的杭州泛亚卫浴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泛亚”)在通过外协完成生产业务时,连续两年使用了三家成员只有1个人的公司完成总金额800万元左右的抛光工序。其中,2019年还让这三家企业开了增值税专用发票,获得了更多的抵扣。值得指出的是,上述三家公司还存在成立日期一致、注册地址相邻的情况。

由于上述三家企业存在一定的特殊性,不免担心杭州泛亚卫浴是否存在违规留抵退税的风险。不过,后者回应说已于3月4日终止IPO,证监会此前在反馈意见里也专门提到了上述问题,相关中介机构对上述事项作出详尽检查并发表明确意见。和讯房产未能查询到上述意见的具体内容,不过根据更新版招股书,其中针对一家企业的年度招采金额与当年度的纳税申报表的营业收入差距较大。

增值税税收大检查

根据新华社、中新社等媒体报道,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税务部门将会同公安等部门,严肃查处骗取留抵退税违法行为,特别是运用税收大数据精准发现、重拳打击团伙式造假虚开骗取留抵退税。对非主观故意违规取得留抵退税的企业,约谈提醒,促其整改;对恶意造假骗取留抵退税的企业,依法从严查办,按规定将其纳税信用直接降为D级,采取限制发票领用、提高检查频次等措施,同时依法对其近3年各项税收缴纳情况进行全面检查,并延伸检查其上下游企业。涉嫌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一些上市企业由于有着大面积的增值税可抵扣、退税金额,无疑有可能因此而获得比较大的受益。但是,如果存在一定程度的违规,也免不了整改、处罚甚至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

这对那些正在上市申报阶段的企业来说,如果增值税的留抵存在一定的违规,就可能成为最终上市的障碍。

已经终止IPO的杭州泛亚卫浴就因为曾经选用了三家成员只有一个人的外协供应商,而接到了来自中国证监会的问询。

根据公司更新版招股书披露的资料,卫浴配件涉及外协的工序主要为电镀、抛光、机加工、铜材加工等,厨卫家具涉及外协的工序主要为板材加工。

在2018年和2019年,杭州泛亚卫浴选用刘朝顺、朱纯白、任银龙三人以及由三人注册成立的启程五金(桐庐县启程五金加工厂)、酬勤五金(桐庐县桐君街道酬勤五金加工厂)和银龙五金(桐庐县桐君街道酬勤五金加工厂)等三家公司外协加工。理由是“均从事卫浴配件抛光业务多年,具备卫浴配件细分零部件的抛光生产加工的经验及熟练操作人员、质量控制人员,确保了委外产品的生产能力和产品质量;在满足上述条件下,相关工序的加工价格也具有一定竞争力。”

上述三名自然人以个人名义从事外协服务并在税务局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2019 年间,发行人向朱纯白、刘子洋、刘朝顺三名自然人外协供应商一并提出关于工商登记和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要求。

疑点:

三个个人如何完成总额800万元的工作量

启信宝显示,启程五金、酬勤五金、银龙五金都是2019年5月14日才成立的家庭成员只有1个人的小微企业。

根据杭州泛亚卫浴的招股书,刘朝顺、朱纯白、任银龙三人原先是以自然人共同办理个体工商户登记手续,三家个体工商户个人名义从事外协服务并在税务局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不过,从2019年开始,上述自然人均注册个体工商户从事外协服务并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

招股书披露,三人注册公司,是杭州泛亚卫浴的要求,为此还原徐富路18号(后在 2020年拆迁处置)办公场所提供给该等个体工商户注册,致使其注册地址相邻。

泛亚卫浴称,之所以选择上述三人和他们成立的公司,不仅是因为他们“具备卫浴配件细分零部件的抛光生产加工的经验”,还因为具备 “熟练操作人员、质量控制人员,确保了委外产品的生产能力和产品质量。”

这个解释,反而加重了疑问。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三家企业的注册信息,均显示“家庭成员”只有1人,也没有社保缴纳纪录,更为重要的是杭州泛亚卫浴选用外协的目的“为充分利用专业化分工机制以及满足临时性产能不足时的需求”而准备的。如果是为了临时性的扩充产能,三家固定人手只有一个人的企业,显然是无法实现的。

招股书称,2020年公司扩大业务规模后,为进一步加强抛光产品质量管理,扩大了自有抛光产能,并逐步将酬勤五金的外协业务转为自产,经双方友好协商后终止合作。

而2018年、2019年杭州泛亚卫浴的员工总人数分别是1266人、1427人,到了2020年、2021年前6月,员工人数已经扩张到2161人、2430人。虽然上述人员规模的扩大,并不都是为了将酬勤五金的外协业务转为自产(2020 年度,酬勤五金、启程五金退出公司前五大外协厂商,由这些企业负责的额度转为资产),但也可以看出仅仅一个人或者数个人的企业,是不可能完成杭州泛亚卫浴规模庞大的外协任务的。

2019年的报税金额存在出入?

招股书披露,子扬五金经营者刘子洋、启程五金经营者刘朝顺都曾经是杭州泛亚卫浴的前员工,在2018、2019年,两家企业年度合作金额均超过200万元,加上酬勤五金,三家企业2018、2019年的合作金额均超过800万元。

另外,2021年前6月采购金额前五名的桐庐忠朝水暖器材有限公司则是杭州泛亚卫浴副总经理褚忠良弟弟褚忠朝的公司。招股书称向这些由前公司员工开设的企业采购金额较高,因其产品交付及时且质量符合公司要求。

选用如此多的“熟人”,有可能会增加到公司的税收抵扣。

招股书透露,杭州泛亚卫浴向子扬五金采购抛光外协服务 279.43 万元。但子杨五金的纳税申报表显示,子扬五金 2019 年营业收入为 229.48 万元。

对于招股书的采购金额和子杨五金自己申报的纳税收入差距,杭州泛亚卫浴的解释是“填写疏忽”。

招股书披露,子扬五金申报的营业收入,是根据开票金额确定收入并向税务局报税的。而杭州泛亚卫浴公布的金额,却是公司“采购暂估导致。”

然而这种差异,却可能导致杭州泛亚卫浴在增值税申请抵扣上,和实际会有出入。

根据公司披露的2019年度利润表,税金及附加总额只有586万元,加上当期的所得税,总共总1467万元,而当年度实际用于支付税收流出的现金超过1700万元,可能存在因为多抵扣增值税进项税,少估增值税实际费用的现象。

不过这些均属于推测,公司称具体细节不属于招股书推测范畴。

END

(责任编辑:蒲莎莎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