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派家居IPO,朱福庆推开了一扇窗

2022-05-09 08:43:41 乐居网 

文/乐居财经 杨凯越

江西老表在大家居行业成功的不少。

前有创办星艺装饰的余静赣,如今江西人朱福庆也带着他的“皇派家居”冲击IPO,直奔深交所主板上市。

今年50岁的朱福庆,学的是建筑工程专业,干过建筑经理,也曾跨界开过海鲜酒楼。直到2007年,他才找到了门窗这条路。

“一说到门窗,我眼晴会发光,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肯定还会选择大家居,大家居行业里,首选门窗。”朱福庆说。

也是门窗,即将带他进入创业的另一个高光阶段。最近,皇派家居IPO材料被深交所正式受理,意味着离上市又进了一步。按招股书披露,皇派家居将以25%股权拟募资8.48亿元,据此测算,其估值约34亿元,市盈率约26倍。

目前,朱福庆合计控制皇派家居71.23%股份表决权,此外,其弟弟、多位表弟、妹夫及女儿均在企业中担任要职并持股。如果皇派家居上市成功,朱福庆及其家族合计持股对应市值将超过20亿元。

超七成收入来自“窗”

这已是皇派家居第二次办理辅导备案,早在2020年9月,皇派家居就曾在广东证监局办理辅导备案登记,当时的辅导机构为国泰君安(601211)证券。在此之前,皇派家居就引入家居巨头红星美凯龙(601828)和慕思姚吉庆的战投。

此次IPO,皇派家居目标直奔深交所主板上市,保荐结构更换为中泰证券。 

虽然不像“森鹰门窗”,直接将主业展示于企业名称之中,皇派家居虽以“家居”公司为名,但从招股书披露信息来看,门窗仍是其绝对主业,其旗下的“皇派门窗”品牌在业内颇有名气。

据披露,2021年皇派家居“窗”贡献了约7.1亿元的营收,占总收入高达71%;同期“门”贡献了近2.3亿元的营收,占比约23%,门窗两者销售占比合计高达94%,阳光房及其他业务贡献了少部分收入。

从销售模式来看,皇派家居和大多数的家居企业相似,更多依赖于经销模式。招股书披露,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经销收入分别为7.76亿元、7.74亿元、9.9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49%、99.55%和99.91%。

但在2019年-2021年间,皇派家居的经销商数量却在逐年减少,分别为856家、825家、812家。对此,皇派家居表示是其强化了对经销商队伍的整改和考核,加大了对经营业绩较差和违规经营经销商的淘汰力度。

从皇派家居的募集资金用途来看,未来一段时间内,门窗仍将是其发展重心。此次拟募资的8.48亿元,也计划用于铝合金窗智能化生产线扩建、智能工厂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及信息化建设项目、品牌推广及营销服务升级项目还有补充流动资金。

业绩指标紧咬森鹰

森鹰窗业三度发起IPO冲击,终于首发过会,抢占了“门窗第一股”的先机,皇派家居紧随其后。事实上,从招股书细细分析这两家公司的数据,无论是业务定位还是业绩规模,均处于伯仲之间,而所面对的困境与挑战也是大致相同。

据森鹰窗业招股书披露,其2019年、2020年的营收为7.28亿元、8.37亿元,净利润约7586.28万元、1.27亿元。

而据皇派家居招股书,2019-2021年,皇派家居营业收入分别为7.87亿元、8.04亿元、10.25亿;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46亿元、1.14亿元、1.31亿元,两家门窗头部企业营收、净利润处于同一水平。 

在产品结构上,2018-2020年,森鹰窗业的节能铝包木窗产品占主营业务收入比分别为92.07%、96.99%和95.45%,第二大营收业务为幕墙及阳光房,营收占比仅分别为7.93%、3.01%和4.55%。产品过于单一,严重依赖主营业务。

在这一点上,皇派家居的“门”类产品,在2021年贡献了超过20%的营收,相较而言,其产品多元些。

不过,两家公司同属门窗细分领域,所面对的挑战也都类似。自2020年以来,叠加上游房地产暴雷波动、原材料上涨及疫情影响,家居企业所受影响颇大。皇派家居的招股书中披露,2019年-2021年,其综合毛利率依次分别为 34.85%、37.29%和 34.57%。其中,占收入比重超七成的窗类产品毛利率分别为 36.58%、38.31%和35%。可以看出,两个毛利率指标均在2021年出现下滑。 

而同期,森鹰窗业于2019年毛利率为38.08%,与皇派家居非常接近,2021年上半年,森鹰窗业毛利率也同样萎缩至31.56%。

对于毛利率的波动,皇派家居表示,主要系铝型材和玻璃原片等原材料市场价格大幅上涨导致营业成本上升所致。上述同期内,其直接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75.11%、74.46%和76.9%,于2020年上升明显。

森鹰窗业也坦言,下降幅度较大主要系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社保减免取消导致人工成本上升及南京森鹰(森鹰窗业南京有限公司,森鹰窗业的全资子公司)产量较低导致折旧摊销等单位制造费用上升等因素影响所致。 

三年对赌协议

两家公司相似的不仅是业绩规模,在冲击资本市场之路上,两者也有很多共通之处,比如都曾引入行业巨头作为战投,并签署疑似“对赌协议”。

2018年,森鹰窗业引入美凯龙商场、居然投资以及梅州欧派位列第三到第五大股东之席。并承诺如果未能在2025年12月31前未能实现合格上市(包括上交所、深交所、中小板以及创业板或其他证券交易所在内),美凯龙等三家有权要求森鹰窗业回购全部或部分股权。

2年后,居然投资、美凯龙商场于2020年10月、11月、12月签署《补充协议》,解除了全部特殊利益安排条款,背后原因不得而知。

但同一年,2020年9月,皇派家居进行股改时,引入红星美凯龙老板车建兴和慕思副董事长、总裁姚吉庆战投。资料显示,2020年3月9日,珠海真创将所持有的皇派有限(皇派家居的前身)1%和0.4%的股权转让给黄海敏和姚吉庆,作价分别为约658.99万元和263.59万元,是原价的10.44倍。

其后,星凯程鹏、上海龙灵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向皇派家居增资。其中,星凯程鹏认购286.5万股,占比约3.67%,上海龙灵认购26万股,占比约0.33%,价格为10.76元/股,融资总额3362.5万元,股本溢价合计3050万元。

据悉,星凯程鹏与上海龙灵都与红星美凯龙关系密切,其中,星凯程鹏为红星美凯龙全资子公司,而红星美凯龙家居产业投资部总经理车玉梅则持有上海龙灵52.89%股权。在2020年12月17日,星凯程鹏再度与上海龙灵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星凯程鹏将其持有皇派家居的61.54万股股份作价662.1704万元(10.76元/股)转让给上海龙灵。此后,星凯程鹏、上海龙灵和姚吉庆分别持股皇派家居2.88%、1.12%和0.38%。

入股的背后,皇派家居还承诺:如果三年内未完成上市,姚吉庆有权要求皇派家居将股权回购,并按年化6%计算利息。同时,皇派家居向星凯程鹏、上海龙灵承诺,完成上市前将尽重大事项披露责任,同时还有引进新股东的限制。

据目前皇派家居的股权架构图显示,其大股东为珠海皇派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朱福庆持股99%,此外朱福庆单独持股9.6%,又借由珠海邦惟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珠海真创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对皇派家居持股,最后合计持股数达到67.9641%,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兼最终受益人。

此外,曾淑珍、朱凯松和朱梦思均持股4.8%。据悉,曾淑珍为朱福庆的妻子,朱凯松和朱梦思则分别为其子女。其中,朱梦思现任皇派家居的董事兼董事会秘书。

同时,据招股书的高管名单披露,朱福庆弟弟朱建庆现任公司总经理、表弟周志军现任董事兼副总、表弟周谱峰现任研发中心总监、表弟周志峰现任物流经理、妹夫涂建泉现任物控部经理。

交流爆料:3426315154@qq.com

本文著作权归乐居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