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系A股版图集体“酿变”

2022-07-21 08:52:41 21世纪经济报道 

  哪里有宝能,哪里似乎就有争夺。

  7月19日晚间,中炬高新(600872)(600872.SH)相继公布了两个重要持股变动事项,一则是“宝能系”大股东被动减持,另一则是与中山国资组成联合体的“鼎辉系”,开始陆续增持。

  股权势力此消彼长,外界普遍认为公司控制权存在回归中山国资可能。中泰证券就在事件出现后第一时间覆盖研报,并用“股权或迎变更,经营持续向好”描述本次事项。

  而对于控制权转变的可能,近期中炬高新董秘却“转发”了控股股东宝能系的评述,称“会加快推进优质资产的出售,维护稳定公司控股权”。

  疑似受此影响,中炬高新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报收。

  无独有偶,近期宝能系控制企业前海人寿,南玻A相继被曝遭遇监管事项。联系宝能遭中炬高新二股东“逼宫”——种种迹象显示,宝能系的新一轮变局正在蓄势待发。

  中炬高新控股地位不稳

  7月19日晚间,中炬高新一口气披露多项重要公告。

  具体来看,中炬高新控股股东中山润田投资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中山润田”)所持公司股份遭到被动减持,减持比例达1.6%,持股比例从19.44%降至17.84%。

  工商资料显示,中山润田背后的穿透股东为钜盛华,后者则是知名的宝能系资本运作平台。

  同时,公司接持股5%以上股东火炬集团的一致行动人天津鼎晖寰盈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文简称“鼎晖寰盈”)的通知,后者于7月18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增持868万股公司股份,占比1.09%。增持完成之后,一致行动人火炬集团、鼎晖寰盈与国泰君安(601211)QFII-CC(背后为CYPRESS CAMBO, L.P.持有)累计持有公司股份有11.22%提升至12.31%。

  公告背后,中山润田所代表的“宝能系”钜盛华,以及鼎晖寰盈背后的中山国资与“鼎晖系”,在中炬高新控制力的角力中,开始此消彼长。

  事件出现后,一些券商研究甚至已经开始“预判”结局。

  华创证券指出,鼎晖投资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另类资产管理机构之一,此前曾参与包括景芝白酒收购等多项知名项目,其强调长期赋能和陪伴企业成长,公司此次引入战投一方面可推动企业决策的公正性与专业性,同时发挥与战投的产业资源协同,更好支撑未来业务层面的发展,另一方面也为僵持已久的大股东治理问题,提供了实际的方案,整体来看公司内部治理有望迎来边际改善。

  国泰君安证券也表示,两大专业私募股权基金鼎晖投资与CYPRESS CAMBO, L.P.的加入将会提升一致行动人决策的独立性与公正性,因此公司管理效率有望边际改善。

  反击或有心无力

  虽然宝能系仍想攥紧中炬高新的控制权,但联系过往一年中山润田的资金情况,宝能系采取实质行动反击存在难度。

  同样在7月19日晚间,中炬高新披露了一份来自广东证监局的警示函。

  根据函件内容,公司在2021年6月底承诺,控股股东中山润田拟计划自2021年6月23日起12个月内,累计增持不低于公司总股份的1%,但截至2022年6月22日实施期限届满,中山润田实际仅增持67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0.08%,完成率不到10%。

  不仅增持无力,中山润田近一年甚至多次出现被动减持,持股数量已经从原先的24.23%降到17.84%。

  宝能系大举入股中炬高新之伊始还要追溯到2015年。彼时,宝能系借助控制的前海人寿多次举牌逐渐成为公司控股股东。但随着险资监管趋严,2018年,前海人寿将其作为险资持有的中炬高新股份,向宝能系控制的中山润田转让。

  随之改变的是,宝能系的收购“杠杆”,也从原先的万能险架构,切换到了自担负债的架构。

  2021年10月,中山润田债务危机首次浮上水面。根据中炬高新对监管问询的回复,中山润田合计出现三笔担保质押违约,合计29.75亿元,其分别来自粤财信托,中航信托以及谢某某三方质权人。此外,彼时中山润田及其关联方尚有10笔未偿质押,涉及总金额达42.94亿元,借款方包括浦发银行(600000)、交银租赁、重庆信托等,偿付期限从2021年年末至2024年不等。

  即便资金遭到严重冻结,在过去两年消费股大热之际,手握中炬高新控制权的宝能系仍不忘“搞事”。

  2021年7月,中炬高新公告78亿定增计划,指向调味品产能扩张。而按计划,该轮募投资金将由公司向中山润田全额发行股份获得。彼时中山润田质押仍遭遇多番轮候冻结,该计划的可行性以及中山润田的资金来源立即遭到了监管层的问询。

  2022年2月,中山润田进一步更新其质押冻结情况,原先的四项违约冻结事项增加到了六个,新增长城国兴和鑫奥贸易债权人,涉及违约债权本金增加到了41.8亿。中山润田也表示,虽然其正与债权人商议展期事宜,但不排除股票被被动减持的可能。

  显然,当下中山润田暂无力偿付质押借款。可在近期互动平台的投资者答疑中,中炬高新董秘邹卫东却仍然强调,此前披露的78亿定增计划仍然存在,并未取消。

  南玻、前海人寿陷治理混乱

  中炬高新的乱象并非孤例。

  7月18日,南玻A(000012.SZ)公告称,其收到深圳证监局监管意见函,针对公司及相关股东方接连发生多起可能影响公司规范运作和经营稳定事件,证监局要求其严格规范运作,严禁大股东及其关联方侵占公司利益、违规干预公司正常决策程序等。

  根据2022年一季报,南玻A目前的前1、2、5大股东均为前海人寿保险产品或其自有资金,合计持有公司21.16%股份。公司第四大股东为中山润田,持有公司股票2.82%。

  此前,南玻A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前海人寿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议案涉及补选沈成方为非独立董事等,但南玻A董事会以4赞成4反对的选票比,未通过该项议案。

  沈成方目前担任前海人寿董事与总经理职务。

  前述意见函所指,或系7月15日银保监会对前海人寿下发的《监管意见书》。从函件内容来看,宝能系似乎有意架空前海人寿董监高团队。

  该函件称,前海人寿第一大股东钜盛华违规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临时会议,免去沈成方的公司董事、总经理职务,以及陈琳的公司监事职务,迫使前海人寿陷入无董事长、无总经理、无监事长的“三无”境地。经核查,前海人寿对召开上述会议不知情,会议未按照公司章程和监管要求向全体董事和监事发送通知,且未提前通知监管机构。

  为此,银保监会谈了实控人姚振华,责令改正违规问题,并提出三条监管意见,包括立即进行问题整改,严禁股东不当干预公司经营,并切实维护公司局面稳定。

  而前海人寿此前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监管层下发的《监管意见书》,未来将坚决落实其中的各项要求,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依法独立自主经营,保护公司资产、资金安全。

  前海人寿,南玻A与中炬高新三家宝能系关联企业密集遭遇监管行为,或暗示三者并非孤立事件。宝能系的命运是否走向“官子”,本报会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蒲莎莎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