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融资僵局难破 房企频频寻求“债务展期”

2022-08-12 09:07:55 新京报 

  在房地产销售低迷以及融资渠道受限压力之下,商票、债务已成为悬在房企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虽然房企信用债连续3个月发行额环比小幅增长,但是海外债新增融资仍难以破局,目前多家房企因美元债到期与投资人达成交换要约发行新债。机构数据显示,7月房企通过交换要约重新上市的海外债金额达395.8亿元,占今年以来交换要约金额的52.9%。业内人士预计,海外融资将继续以延长存量债务期限为主。据机构统计,7月房企通过交换要约重新上市的海外债金额达395.8亿元。 资料图片

据机构统计,7月房企通过交换要约重新上市的海外债金额达395.8亿元。 资料图片

  7月房企信用债规模占比超半数

  当前房企融资仍然延续二季度走势,“融资难”问题仍然突出。据克而瑞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7月100家典型房企的融资总量为522.88亿元,环比减少13.7%,同比减少62.9%。房企融资总量已连续4个月环比减少。

  另据中指研究院7月融资月报显示,房地产企业非银融资总额为881.1亿元,同比下降56.7%,环比下跌3.1%。从融资结构来看,7月房地产企业信用债规模占比超过半数,海外债占比不到1%。

  而在融资额波动上,7月房地产企业信用债融资同比下降5.6%,环比上升7.2%;海外债融资同比下降98%,环比下降74.5%,具体来看,仅有卓越商管发行了一笔海外债。

  对此,中指研究院企业事业部研究负责人刘水分析,此前境内信用债发行已受到政策支持,因此成为当前非银融资类的主要发行渠道。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到,境内信用债发行基本稳定,已经连续3个月发行额环比小幅正向增长,这也意味着境内融资已经进入平稳时期。海外融资僵局难破 房企频频寻求“债务展期”


  早在5月,包括碧桂园、龙湖集团、新城控股(601155)、旭辉控股集团和美的置业在内的5家民营房企成为首批启动信用保护工具融资的企业,并被监管机构选定为示范房企。

  不过,在刘水看来,目前从信用债发行主体来看,国企、央企依然为主力,且今年以来的发行主体以信用等级较高的国企、央企为主。在上述5家示范房企成功发行多笔信用债后,少有民企积极跟进。

  值得关注的是,在债务压顶的7月,房企在多渠道融资的同时寻求债务展期,成为近期市场的主要特征。据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7月房企信用债展期总额达135.3亿元,占当月到期额的16.6%。

  此外,海外债的展期也在加剧。包括富力、宝龙在内的多家房企,因美元债到期与投资人达成交换要约发行新债。整体来看,据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7月通过交换要约重新上市的海外债金额达395.8亿元,占今年以来交换要约金额的52.9%。

  7月4家房企海外债出现违约

  从7月房企融资表现来看,发债量最大的企业为万科。据克而瑞、中指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7月万科发债总量达到了64亿元,共发行了两笔合计34亿元的公司债,以及一笔30亿元的绿色中期票据。而从发债年限来看,万科和保利都发行了一笔期限长达7年的公司债。海外融资僵局难破 房企频频寻求“债务展期”


  在融资成本方面,同策研究院高级分析师陈舒表示,7月融资成本范围在2%-7.13%;在已披露的数据中,融资成本最低的为招商蛇口(001979)发行的其他债权融资,融资金额约12.9亿元,票面利率约为2%;而融资成本高者为宝龙地产发行的公司债,融资金额约17.72亿元,票面利率为7.13%。

  房企高利息融资也是因偿债压力。据克而瑞统计,7月,融信、俊发、宝龙及中梁4家房企旗下的海外优先票据出现了实质性债务违约,这也是2021年以来单月曝出债务违约企业数量最多的一个月。

  先是融信地产在7月11日发布消息称,两笔美元债利息未能支付。7月26日,宝龙地产发布的内幕消息显示,其一笔于7月25日到期的本息合计2129.4万美元的票据尚未偿还。7月29日,中梁控股对外称,一笔于2022年7月到期的9.5%优先票据构成违约事件。

  由于部分房企存在流动性问题,8月房企债务展期以及债务违约的事件还在上演。其中,8月1日,华南城发布公告称,公司5笔优先票据展期获征求同意;8月5日,中国奥园表示,已与若干境内金融机构订立延长本金逾200亿元现有境内融资安排的期限,另外其他境内融资安排展期工作已与其境内债权人进入协商阶段。

  此外,8月7日,已经完成一笔境外银团贷款展期的龙光集团发布公告称,其将暂停支付5笔境外美元优先票据到期的利息,原因是为了推进整体境外债务管理方案,公平对待所有债权人。

  业内:海外融资或以延长存量债务期限为主

  从目前来看,房企境内债的发行处于稳定阶段,但是新增海外债一直未见起色。而且,自去年以来,房企海外债违约多发,有必要引起重视。

  针对今年年内房企尚有1328.9亿元的海外债余额,刘水认为,当前海外债展期成为存续债的主要应对方式,到期偿还率不高、企业违约情况加剧,导致投资人信心不足,新增融资难有突破,预计海外融资将继续以延长存量债务期限为主。

  此外,刘水认为,非银融资主要依靠境内公开市场,而发行主体以国企、央企和少量优质民企为主。融资主体和渠道均受限,短期内行业融资环境不会有明显好转,但受监管一直强调的“满足房企合理融资需求”及各地行业支持性政策影响,融资环境也不会再度出现明显恶化。

  “自5月利好政策发布以来,多种融资渠道放松,在公司债发行放松后,7月中期票据也在发力,但是从整体来看,融资形式未见显著变化,尤其是民企的融资情况尚未明显好转,在没有大量资产出售的情况下,民企融资规模不足国企一半,仍持续走低。”陈舒如是说。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银保监会负责人表示,在“保交楼”背景下,将主动参与合理解决资金硬缺口的方案研究,有效满足房企合理融资需求。对此,陈舒认为,这可以说是政策面的进一步“松口”,对市场再次释放积极信号,助力融资环境进一步改善。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