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47万人抢购1000套房背后,韩国民众落入了怎样的房价圈套!

2020-11-13 08:48:33 和讯名家  子木聊房公众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子木聊房

文/子木

1

47万人抢购1000多套公寓房,这种疯狂的画面,一般人做梦都无法想象,然而在隔壁的韩国却成为了现实。

昨天的一则新闻显示,进入11月,韩国楼市出现大规模恐慌性抢房现象。

韩国京畿道果川市一处拥有1000多套房的公寓,吸引了47万韩国民众抢购,平均竞争比例约500:1,热门户型最高竞争比例高达1800:1,再次刷新韩国楼市记录。

其实在7月份,韩国就登上过一次热门,那时候是首尔市37400人抢110套公寓,竞争比例为340:1,当初媒体宣称韩国楼市进入了历史高涨期,现在显然更加严重,从首尔市蔓延了出来。

失控的房价引发了韩国当地民众的不满情绪,对韩国执政文在寅政府失望至极,有韩国民众在媒体透露:“文在寅政府无所作为,房价再这么涨下去,一定会步日本93危机后程。”

然而我在查了文在寅在位期间对房地产的调控措施后,却意外地发现:“文在寅其实挺冤枉的”。

2

今年7月,韩国公寓创造了近十年来的最大涨幅,平均房价高达10亿韩元(580万人民币)。而核心江南区,住宅平均售价首次突破了20亿韩元整数关口,达到20.2亿韩元(约合1200万人民币)。

随后文在寅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房地产税征收政策,瞄准多套房持有者,征收的房地产税种类可谓彻底,然而房价涨势却更加严重。

于是在8月份,韩国国会又提议,认为此轮房价的罪魁祸首应该是外国人,建议对买房6个月以后并不居住的外籍人士增加20%的房产购置税。

很多人说,这显然力道不够啊,如果像中国一样出台四大限法,房价肯定被稳稳摁在地上。说这话的还是看轻了文在寅,因为近三年内,文在寅政府已经把人类所能想到的调控大法都尝试过了。

最夸张是2019年年底,韩国出台了房地产调控政策:房价超过15亿韩元(900万人民币)的购房者,必须全款买房。不单是对炒房客,对改善人群也进行了全面封锁。

然而韩国这轮房价自从2016年开始涨后就没有停过,文在寅政府出台了23条重大调控法令,结果是越调越涨,越限越买。

过去三年,韩国首尔的房价平均涨了34%,公寓飙升了50%,堪称全球最快。人们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冲进楼市接盘。

还记得2017年,文在寅上位时说了一句话:“要打造一个勤劳的人能安居乐业的公平韩国”,然而现在看来,实属有些脸疼。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韩国楼市变成现在的疯狂模样,这匹脱缰野马会不会像2002-2008年那样直至走进危机陷阱才会停下,这对我国楼市又有什么启示意义?

3

在查阅了韩国房地产的调查报告以及文献后,我发现这轮韩国房价暴涨,表面上是因为疫情打击经济,韩国央行放水,水流入房地产导致。

但实际上是这几年韩国市场多个层面供需失衡的爆发,疫情只是导火索而已。

首先是民众对保护财富的诉求,也可以说是一种被“资本”裹挟下的无奈选择。

大概从二战后的工业时代开始,韩国经济就逐渐被五大财阀垄断。

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像韩国一样,财阀可以掌握所有的产业,控制所有的行业,甚至是股市。数据显示,仅三星集团一家,就占了韩国综合股价指数总市值的30%。

这就好比你进了一家赌场,结果发现桌子上围坐着5个庄家,庄家还是裁判,这游戏还怎么玩?在股市被几大财阀割了几轮韭菜后,韩国民众算是彻底长心了,举着旗子呐喊:

韩国股市就是韭菜坑。

当民间极度缺乏财富保护措施的通道的时候,所有注意力就只能集中在了楼市身上,而且楼市这艘大船,从上到下都不缺乏共渡者。

五大财阀的相关子公司几乎垄断了整个房地产业,在这个暴利的巨兽上不断嗜血,所以抬高房价是资本的主要诉求。

而韩国政府也需要五大财阀的支持,更需要房地产带来的收益来粉饰经济数据,以博得选民的支持。几乎每换一批执政者,都要从房地产市场谋求一些利好。

就这样五大财阀集团和韩国政府穿在了一条裤衩中,房价水涨船高。数据显示,至今为止,韩国房地产历史上共经历了4次暴涨。

1977年,韩国首尔江南区中心一套90平米的公寓房,价格约为1.4万美元,2020年这套公寓的价值已经超过200万美元,年化收益率高达330%。

炒房致富,成为了韩国民间共识,同时也创造了一批批肆无忌惮的炒房客。

2006年,韩联社发布一份报告称,韩国住房最多的100人拥有房子共15464套,平均每人150多套,甚至还有一人拥有1000多套房子。

4

民众保护财富的渠道、财阀的获利手段、政治家博弈的筹码,这些动因均是韩国房价上涨的基础,但如果给予足够多的土地供应,那么房价也会被冲抵掉。

难就难在韩国楼市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畸形的城镇化。

韩国领土面积9.96万平方公里,是东亚地区面积最小的国家,就连日本的面积都是韩国的3.7倍,然而这么小的面积下,将近一多半的韩国人(全国人口5200多万)住在了以首尔、京畿道为核心的大首尔区。

其实韩国很早就完成了城镇化建设,2000年以后城镇化率更是稳定在95%左右。但是韩国的“二次城镇化”却从未停止过。

在韩国,首尔绝对是一城独大的存在,集中了80%以上的国有企业和90%的百强企业,以及优质的医疗、教育资源。资源高度集中不断虹吸着全国各地的韩国人。

韩国人都有一个梦想,毕业了租公寓,结婚了买公寓,生娃了换一套带学区的公寓。无论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老人,都想进入首尔找到自己的一方住处。

长此以往,首尔楼市进入了一种长期供需严重失衡的状态,只要有风水草动,当地居民就想着往楼市里扎。

据见闻研究所报道,有一个韩国家庭为了买房,竟然让妻子辞掉年薪30多万人民币的工作,只为了获得低收入保障房的购买资格。

最终韩国楼市变成了“前人割后人”的博弈场,涨起来的房价掠夺了无数年轻人的劳动力,后者纵使再努力都无济于事。

所以当初支持“要打造一个勤劳的人能安居乐业的公平韩国”的年轻人深感绝望,他们在各大网络平台上发出愤怒的呐喊,文在寅政府的支持率也下滑到了历史最低。

不过,文在寅也真的是挺苦的,在财阀设定的规则里拼命挣扎的同时,在楼市上还要为前几届韩国总统背铁锅。

5

在研究完韩国楼市之后,我突然理解了,今年年中我们为何突然放缓降息,停止下调LPR利率,以及对各城市加急出台了一系列调控措施,甚至只要出现房价非理性上涨的城市,就下令紧急约谈。

当初认为没有必要,现在看来,这些措施都是在前瞻性抑制房价炒作。疫情之后,美国、韩国、英国等多个国家均出现了房价的报复性上涨。如果中国再来一轮大涨,后果难以想象。

当然通过韩国楼市,我们发现:一个健康稳定的房价需要多方面的努力,包括对炒房客的打击、合理的城镇化策略、对资本巨头的压制和反垄断等等。

在这些方面,当局显然更清晰一些,例如今年再三提出“脱钩房地产经济”,断了地方和开发商穿一条裤衩的念想。

大多数城市提高了购房者二套房首付杠杆,而且据银行消息称,明年还要对多套房持有者进行限制房贷额度。破釜沉舟式的坚持“房住不炒”,对投机客围追堵截。

其次加速多个一二线为首的城市群建设,打通城市户籍壁垒,实现人口在“城市-城市”之间充分流动,以此分担核心城市房价上涨的压力,从近两年北京、上海人口负流入,成渝、苏杭、中原城市群崛起可以见得。

最后,对开发商下发“三道红线”监管红令,这意味着当年通过杠杆撬动房地产暴利的时代彻底远去,而且当下还对类似蚂蚁集团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进行打压,以此给民众创造多元化的投资机会和空间。

细一思考,仿佛一切都是一盘棋。

当然,这并不是标榜我们做得有多好,而是在经历过几次房价大潮之后,我国楼市这艘航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可以预见,我国房地产市场绝不可能再和韩国一样,出现房价暴涨、恐慌性购房这种局面。因为炒作的基因和环境,在不断被长效机制所瓦解。未来只剩下由刚需主导的理性交易市场,房价涨幅和城市发展深度关联。

真的希望这是永恒的觉悟,而不是硝烟后的宁静。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