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楼市没病人有病

2021-05-03 20:00:00 和讯名家 

  HPTSD——后房价暴涨时代应激障碍综合症。

  深圳是为了下一代必须要来的地方。我不来深圳,万一我儿子要来,到时候我还得跟着过来。

  万一我儿子不来,我孙子以后想来,我儿子还得跟着孙子过来。

  这是一名外地人想去深圳的真实心路历程。

  苏州离异中年妇女“谢姐姐”也想去深圳。

  离异后她一直想换个城市生活。

  她觉得深圳是一座“非常有活力”的城市。

  在她们眼里,去深圳和在深圳买房是同一个说法。

  40年来,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变成昼夜灯火通明的钢铁森林,一茬一茬的富豪在这里诞生。

  而最普惠的创富过程莫过于买一套深圳的房子。

  2002年在深圳买一套100平米的房子,平均需要52万,2010年在深圳买一套100平的房子,平均需要189万,2015年在深圳买房平均需要336万,2020年深圳平均房价是557万。

  5年2倍,10年5倍,20年10倍。

  2020年2月27日,号称持有30套深圳房子的大V深房理在朋友圈写下:

  今年不只是要把所有钱用来买房,而是要把所有能搞到的钱用来做首付款!

  从母婴社群里导流过来的中年妇女们,加入了深房理的社群,她们交了899元到10000元不等的会员费,企图从全国各地杀入深圳楼市。

  没买房资格就假结婚,没贷款资格就借小贷全款,实在没钱还可以加入购房团跟别人合伙买房。

  在深房理的号召下,谢姐姐看中了一套49平米,总价728万元的二手房。

  为了获得买房资格,谢姐姐花了3万元嫁给了一个深圳籍房产中介,一个月后闪离,然后掏出全部身家加上东拼西凑拿出了292万的首付款,因为没有贷款资质,谢姐姐还在深房理推荐的小贷公司那里借了日息高达千分之一,年息高达36.5%的过桥贷款,拿到借款的一瞬间,就支付了25万元的砍头息。

  然而,2020年五一节前,谢姐姐拿到房子之后才知道,政策变了。

  新交易的房子要等上半年才能办理经营贷款。

  因为还不上小贷公司的钱,谢姐姐的房子被刘某以660万底价拍走。

  天眼查显示,深房理实际操作者李雪峰与一位和刘某同名同姓的男子,先后有9次商业合作。

  炒房8个月,谢姐姐亏了近两百万。

  2020年11月16日,深房理举办了第一届线下聚会,聚会的主题是“感恩相遇”。李雪峰说道,自己要培养10000名职业房产投资人。

  半年之后,李雪峰被深圳七部门联合调查,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标题是“惊动了七个部门的男人”。

  讽刺的是,如今谢姐姐被底价拍卖的房子挂牌价已经涨到了900多万。

  在此,我再一次强烈呼吁并号召广大市民,深圳楼价一日不降到市民可以接受的程度,我们就坚决不买房;让我们一起行动起来,在近3年之内不要买房,您要做的,只需要持币观望,等待就可以了。

  2006年,一封《深圳市民邹涛关于发起“三年不买房行动”致全社会的公开信 》在网上爆火。

  短短十天,承诺三年不买房的人数达到了16000人。

  那年深圳楼市均价是9200元/平方米,三年后深圳楼市均价翻倍。

  2010年10月,邹涛在博客上向所有参与不买房行动的人道歉,坦白他本人已于2008年底在深圳买到了心仪的房子。

  在2006年那封信的结尾,邹涛是这么写的:

  为了不做“房奴”;为了一辈子不要再背负沉重的债务;更为了我们的下一代……

  美国文学评论家格特鲁德·斯坦因把一战前二战后的作家称作迷茫的一代。

  传统价值观念完全不再适合战后的世界,可是他们又找不到新的生活准则。

  退伍军人菲茨杰拉德和从战场归来的海明威都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心理学中有个概念叫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从战场回来的人都容易得这个毛病,即使现实有鸟语花香,但他看不到,他的目光总是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管道里,通过那个管道,他在梦里无数次回到战场。

  2016年资产价格暴涨。

  那一年,深圳和上海房价各涨了近31%,厦门房价涨了近45%。

  在温水中的年轻人突然发现自己居住的城市变得如此陌生。

  九旬老太颤颤巍巍地走进售楼部。

  这一切在2017年后戛然而止,热火朝天的楼市被人为冷冻。

  马克思当年写进书里的“价值”理论表明,一切商品的价格都会随着价值上下波动。

  当房价不再上涨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房价缺乏了下降的动力。

  我们正在经历的是后房价时代,一切固有的人生目标都不再适用于当下。

  前两天有年轻人突发奇想在网上发帖,说自己假如研究出哆啦A梦的任意门,就可以白天在北京上班,晚上回鹤岗睡觉,北京的工资,鹤岗5万元的房子,是不是直接人生巅峰了?

  下面有人问:都有任意门了,是什么让他连梦想都如此渺小。

  在后房价暴涨时代,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挤压在一个狭小管道里,无数次回到2016年的售楼处,那一年所有没来得及买房的人将被迫为上涨的房价再工作十年。

  高达312米的万达昆明双塔,被誉为昆明的陆家嘴(600663,股吧)。

  距离昆明双塔3公里的地方,矗立着12栋烂尾楼,这个楼盘的名字叫别样幸福城。

  原本定于2015年交房的楼盘,一直拖到了2020年也没有动静。

  2020年5月开始,十多位业主住进了烂尾楼里。

  没有人欢迎他们,他们自己拉起了横幅“欢迎业主回家”。

  没有电梯,他们就把一楼的房子收拾出来,每天在大门旁的铁皮屋前做大锅饭。

  男人们给一楼安上窗户和简易门,轮流夜间巡逻。

  直到2020年8月他们搬出烂尾楼,花了一百多万买房的业主们和流浪汉一起在烂尾楼里住了三个月。

  这里的夜晚没有灯光,没有沙发也没有电视。

  只有冰冷的钢铁、水泥和人。

  此时在中国的南端,无数年轻人正在奔涌向暗夜里最亮的那颗星——深圳。

  他们没有同样光明的未来。

  在后房价暴涨时代,他们一样迷茫,连做梦的时候,梦里都是房价暴涨的声音。

  参考资料:

  《在人间 | 烂尾楼里的寄居者》 张茜 邹璧宇 在人间 2020-09-15

  《漩涡中的“深房理”:粉丝728万买房,半年后被660万拍卖》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作者:生姜斯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老斯基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