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潘石屹这回是真的卖掉了“根”

2021-06-19 16:30:00 和讯名家 

无根

崔健的歌声一响,我的眼泪哗哗地就留下来了。”2013年5月17日,《中国合伙人》国内上映。主角成冬青身背着铺盖,带着满脸的懵懂,一边大步跨进北大校门,一边踏着崔健的老歌《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一股浓烈的怀旧,夹杂着粗矿与凛冽,让潘石屹想到了家乡甘肃天水。

那时候,正是舆论沸反盈天:SOHO中国(00410.HK)国内业绩迟迟没有起色,境外资产倒是买了一大堆:2011年7亿美元买下纽约曼哈顿广场长途巴士站办公大楼,2012年6亿美元买下曼哈顿公园大道广场49%股权。

这是放着国内好好的市场不要,非得去美国吗?

内心里,潘石屹对此构陷毫无波澜。正是境外资产价值低谷,买点便宜货算什么?看看海航,土耳其机务维修公司myTECHNIC60%股权、货运公司ACT49%股权、法国蓝鹰航空48%股权……海航都没跑,凭什么说潘石屹跑了?

“说我们跟王健林一样,跟李嘉诚一样,把资产都抛了,我们要跑了。往哪去跑?我的护照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那时候,潘石屹只想证明自己是恋家的人,根只能生在这土地上,那笑容温暖纯真。

可是这几年,潘石屹被打脸的事情还少吗?上一次,是2015年认为房价会跌,劝年轻人别买房子,结果跌的只有SOHO中国的股价;这一次,是2017年公开抗议舆论界赏赐“潘跑跑”称号,结果这次是真要跑了。

6月16日晚间,SOHO中国发布公告,黑石集团(NYSE:BX)旗下公司Two Cities Master Holdings II Limited现金要约,收购其全部股份,收购价格为5港元/股,总额为236.58亿港元(30.48亿美元)。交易完成后,SOHO中国现有控股股东仅保留联交所上市公司身份与9%的股权。

账面上,SOHO中国仅剩北京与上海的9个项目,黑石硬是上演“卷包会”,悉数收归囊中。此后,潘石屹口袋里还有什么?家族信托在美国与英国的投资项目,哈佛和大学的捐款记录,以及那9%的尊严,仅此而已。

那么,根呢?

卖个好价

根意味着什么?对某些人意味着很多,不过另一些会很简单,比如潘石屹。

SOHO中国是他的阵地,是他在“万通六君子”的故事后,最为人熟知的作品。可是又怎样?2020年3月还不是传出摆上货架?

根有什么重要,碰到合适的买家,给一个满意的报价,没什么是放不下的?

黑石当买家、6港元/股价格的私有化方案、交易价值达到40亿美元……看上去都不错,一度带动SOHO中国股价大涨31.58%。不过阴差阳错,最终方案未能试行,同年8月宣告终止私有化流程。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没能投入黑石的怀抱,总有人能看上SOHO中国。路透社报道,同年11月,潘石屹曾联系高瓴资本——又是一个理想的买家,又是一轮股价暴涨40.61%,故事在重演。

两轮失败谈判,换来两拨行情,潘石屹在玩“PUA”?在SOHO中国面前,黑石和高瓴都做过那个“普信男”。

只是最后,双方还是没能达成协议。至于那块坏了好事的“绊脚石”,有人说是投资人的抗议,也有人说是高瓴资本的倨傲。当然,更多人相信,是20亿美元的报价恼了潘石屹。8个月的时间,SOHO中国的身价就从40亿美元的价格,一路跌至20亿美元,凭什么呢?

“潘石屹跟他的太太,都是鬼精鬼精的。”就像福耀玻璃(600660,股吧)董事长曹德旺评论这夫妻俩,做慈善总是那么“精明”——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潘石屹可以从头到尾销声匿迹;3000万美元给哈佛与耶鲁两所大学平分,于是二儿子潘让读了耶鲁,小儿子Luc读了哈佛。

潘石屹做慈善的精明劲儿,放在那次“卖根”的事件里,如何同意五折出手?最终还是回了头,投入黑石的怀抱。

这把回头草,潘石屹吃相很好,味道一般:5港元/股的要约价格,较最后交易日在联交所3.8港元/股的收市价,有31.6%的溢价,也是这些年人生低谷的高光时刻;可是回想起当年40亿美元的卖身价,也是狠狠打了七折,“鬼精鬼精”的潘石屹最终还是吞下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

“钱我是赚够了,以赚钱为目的的事情,已经不再是我唯一的目的。”在各种场合,总能听到潘石屹如此言论。或许他真的不爱钱,不过该给的钱一分一厘也不能少,更要把钱花在刀刃上,这不矛盾。

亏本与出逃

会有人想,潘石屹不是那么“鬼精”:一年多的时间,七折卖掉自己的根,这有什么好庆幸?同样是打折,彰泰集团与彰泰服务的身价就是能硬挺着。一番审计后,投资金额不过少了8亿元,折扣力度还不足10%。

反驳这观点,想想万达的故事就好:77家酒店、23202间客房、硬是被富力地产(02777.HK)集团董事长李思廉,从331.76亿元压到199.06亿元,六折打劫的故事也是有的。这么看,SOHO中国的卖身价不过是个中位数,勉强可以接受。

其实对比彰泰和万达,差价就找到了根源:你足够健康吗?

2020年,彰泰在广西全口径销售额224.5亿元,权益销售额161.4亿元,5%的市场占有率比碧桂园(02007.HK)还要高,是当之无愧的区域之王,哪有压价的空间?可是2017年的万达不一样,正是找钱降杠杆的关键时期,没钱堵窟窿就要出局了,能怪李思廉敲竹杠吗?

那么七折卖掉SOHO中国这条根,潘石屹是不是不计成本的“出清”,还是要算一笔总账。

一直以来,SOHO中国的生意始终不见起色,看看潘石屹“青年程序员式”的发型就应该知道,这才是他烦心的事儿。

那么多自持资产,收租回报周期太长。归母净利润超过营收的年头,哪个不是大批出清资产收获现金流?SOHO中国的成长模式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

至于眼下,疫情的影响怕是要持续一阵子。按照Cresa世桦嘉润数据,2020年北京甲乙级写字楼空置率分别上升到19.7%(增长2.6%)与14.6%(增长1.3%),364.1元/月/平方米与214元/月/平方米的全年平均租金,降幅分别达到3.5%与5.7%。

上海也没好到哪里,高力国际数据显示,当地118.5万平方米的供应总量中,空置率达到22.7%,创下10年新高,租赁的生意能怎么玩出花?

于潘石屹,其实也只有摊手躺平的份儿。SOHO中国2020年财报共167页,不过支撑正常运营的项目只有9个而已,全部分布在北京和上海两地。靠着收租子,全年实现营收21.92亿元,同比增长19%;净利润5.43亿元,同比下降58.9%。

这几年,SOHO中国的流动性也不够理想,现金越来越少。虽然短债不算高,但总比现金要高一些。无论资产卖多少,欠的钱就是能压住现金流的命脉。到了日子,潘石屹要收租客的租子;钱还没焐热,就要把租子上缴债权人手中,这生意做得一点尊严都没有。

汇丰曾有观点认为,过去10年SOHO中国由发展商转型为“收租股”执行能力欠佳,假如出售资产计划失败,现有资产基础下经营上行空间有限。在潘石屹手中,SOHO中国只有贬值的空间,没有复兴的机会。

这样看,你觉得潘石屹把这烂根卖了还亏吗?他就是想逃出这个SOHO中国的死循环。

都错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也许所有人都错误理解了潘石屹。

提起潘石屹,人们对他形象认知比较统一:甘肃天水的口音,想方设法规避锋芒的讲话方式,一直停留在四级水平的英语能力,以及那张人畜无害的淳朴笑脸,能想到就这么多。中国人那些传统的型格,都能在他的身上找到理想的原型。

他的根,一直在中国大地上,所以才有所谓“弃根而去”。

可是冷静下来想,其实哪有什么弃不弃?人们不过脑补了太多关于他的故事,停留在他给人的固有印象中,忽略了这些年来围绕他的工作与生活发生的细微变化。

潘石屹有根,只不过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条罢了。

看看SOHO中国的股权架构,潘石屹的美国籍妻子潘张欣通过Boyce Limited与Capevale Limited持有33.24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权的63.94%。

至于自己的儿子,老二和老三已经在享受自己在美国投资的恩泽;老大潘瑞虽没能照顾到,但是动辄调侃时政、散布流言、构陷敏感人物与事件,大概率是受到了大洋彼岸地理风情与认知思想的影响。

妻子是美国籍,三子受美国文化熏陶。若不是“中国”二字坠在“SOHO”后面,潘石屹的身边,已经很难找到更多“中国”的元素。

这样看来,所有人都错了。潘石屹更熟悉彼岸的生活,那边才是他真正的根,而不是中国。要是这么看,一切都解释得通了:尽快将相关索是解决,去到真正的归属,故事刚好结束。

至于SOHO中国,它也不是什么象征,此刻不过是潘石屹兑现的工具,仅此而已。一直以来,SOHO中国一直维持高分红惯例,有媒体统计,自2006年以来该公司累计分红12次,以二人所持股权比例已经取得分红共计133亿元。

眼下,委身黑石,潘石屹夫妇售出了28.56亿股股权,套取现金额度约143亿港元。又是一笔不菲收入,足够在大洋彼岸继续几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

卖掉所谓的“根”,潘石屹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错的是在座的吃瓜群众!

“我不回来了!”

故事讲到这里,又想起《中国合伙人》的故事。

主角孟晓骏,决定离开时轻描淡写说了句“我不回来了”。当着面是满脸轻松,转头而去已是泣不成声;此去经年,变局最终让他灰溜溜地跑回国内,与另一为主角成冬青铸就一番事业。

这是多好的故事,可是放在潘石屹这好像讲不通。他做好“我不回来了”的准备,只是不同点在于,他的根不在,谈不上什么留恋,雄厚资本傍身,没必要回头。

更重要的是,在现实世界,潘石屹已成不了成冬青、孟晓骏那样的主角,回来干什么呢?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点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