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教育寒冬下的楼市

2021-06-21 18:00:35 和讯名家 

  年后,教育市场遇到百年寒冬。

  先是中纪委“点名”在线教育乱象,后监管部门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罚款3650万元,“在线教育中概股”市值蒸发数千亿美元。

  一个做教育的朋友跟我讲:

  “真的是在坐绝命过山车。去年疫情,教育行业爆发,一年融了2个亿,年后就开始崩盘,现在资本都跑了,教育机构一个接一个倒。”

  昨天得到内部消息,今年张磊的“高瓴资本”清盘了手里所有的教育股份,包括教育巨头“学而思”。

  这个信号很重要,因为资本一般都有特殊渠道,比常人获取信息的能力高很多倍,更何况这种投资巨头。

  这意味着什么?

  校外教育行业的前途基本为0。

  这还不够,刚刚又出来一档爆炸性新闻,路透称:

  “中国将试行禁止寒暑假校外培训,第一批试点城市将以北京、上海和其他几个大城市为主,包括线上和线下补习。”

  为此,教育部还成立了特别部门,叫做“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

  这意味着,所有学科类补习军备竞赛“历史性”叫停。

  至于为什么对课外补习如此“赶尽杀绝”,答案只有一个:

  过分“内卷”。

  身边很多年轻人,每天都在抱怨,毕业后找工作难,涨工资难,房价高,结婚贵,其实更内卷的是“小学生”。

  我记得小时候,放学铃就是“天堂之音”,跟着村口的二胖小子天天打鸟,玩泥巴,玉米地里烤土豆,玩到很晚才回家。

  而现在的小孩儿,早早起来上学,放学后饭都没吃完,就被塞到补习班做作业。

  周末也不能休息,乱七八糟的兴趣班一起上,什么钢琴、书法、跳舞、奥数、还有编程……

  最疯狂的,有小学一年级就开始训练中考的体育项目。

  我一个朋友特别讨厌给孩子上兴趣班,然而昨天跑过来问我,“子木,小孩子最应该上啥兴趣班?”

  我反问,你不是发誓不让孩子那么累吗?

  她的回答是:“没办法,幸福源于对比,家长会上老师问这个,会跳舞,问那个,会弹钢琴,而我孩子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啥也不是。”

  如果我跟你说,你孩子智力一般,不是那学习的料,以后直接躺平吧。

  你肯定指着我的鼻子,臭骂一顿:“我孩子咋了?我儿的命由我不由天。”

  你看,这就是内卷的原因,因为你永远无法接受自己孩子的“平庸”。

  卷来卷去,发现受伤的只有孩子,在童真年代,他们就学会了攀比,学会了大人们的“势利”。

  这次中央下令,打着整治“宣传不符实际”的旗号,整治校外补习行业,其实内地里,就是为了解决小学生“内卷”。

  停掉课外补习,所有孩子就回到了最初的起跑线上,家里生活压力减小,幸福指数直线上升,这样也有助于“三胎”政策的实施。

  很多家长甭提多开心了,感觉到了解放后的春风,然而我心情却很复杂。

  因为这一幕,好像在哪儿见过。

  其实校外补习,这种借用课外时间提升课内竞争的手段,各国都存在。其中,韩国人最疯狂。

  有多疯狂呢,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金惠真这样报道:

  在韩国,位于首尔江南区的大峙洞以“韩国最高端补习班一条街”著称,街区内各种名目的补习班多达1057家,占江南区所有补习班数量的近一半,每年创造约20万亿韩元的补习班市场经济。

  大峙洞一年四季都热火朝天,每天都有大量学生进出各大补习班,很多学生“开学期间至少要上四五个补习班,放了假就更多。”每晚10点补习班下课时,大峙洞街区便被前来接孩子的家长围堵得水泄不通。

  在大峙洞上补习班的学生,都会把其他学生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为了进入高级班,学生们必须以“你死我活”的战斗心态拼命学习。为了能在顶级补习班学习,家长们日夜排队,却又无功而返。

  韩国政府对校外补习深恶痛绝。

  认为这剥夺了孩子们的权利,于是1980年,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出台《规范教育和消除课外补习过热的措施》(后简称“措施”),专门成了37个小队,打击校外补习机构。

  效果非常好,一夜之间,全韩国的补习班都没了,群众欢呼雀跃。

  然而没过几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越来越多的民众又开始反对政府打压校外补习,强烈要求恢复校外补习,甚至不惜一切代价。

  为什么?

  因为,《措施》推出后,校外机构倒闭了,但却催熟了另一个行业,“私教”。

  越来越多的有钱人开始请教师到家辅导作业,优质家教的价码一个比一个高。

  那时候,韩国人坊间盛传一个名词,“别墅补习”。

  可普通家庭呢?根本请不起这些“私教”,看着眼红,转而变成愤怒。

  过去,不管有没有钱,大家都在一起上课外补习班,虽然有差距,但毕竟还在一个跑道里。

  而现在,自己家孩子的跑道被关掉了,而富人家的孩子却任由在高速跑道里驰骋。

  久而久之,富人孩子的名牌大学升学率飙升,而普通家庭的孩子则成了教育的牺牲品。

  有句话怎么说得来着,不怕别人优秀,就怕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

  整个社会的差距,“砰”一下子拉开了。

  被逼无奈,2000年5月,韩国宪法法院裁定禁止补习违宪,恢复校外补习,之前禁止的乱象,死灰复燃。

  到现在为止,韩国家庭依然维持着高昂的课外补习费用。

  我前几天去郑州考察,在饭桌上,当地的一个朋友跟我讲,河南高考太难了,堪称“炼狱级”。

  儿子自打上了高中以后,每天早上5点起床,晚上10点放学,周末补习,全年无休。

  一切关于教育均衡的政策在这里都“无效”,每年100多万考生,分分要命,引用一句财新的评论:

  如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根本态势不改变,光是拆掉路标能有什么用?

  如果整个政策推行下来,对楼市会产生什么影响。

  首先家长们为什么要让孩子上校外补习班。

  是因为想提高孩子成绩,让孩子考个好大学,将来有出息,它是一种手段。

  但现在,这种手段被制止了,那么家长们只能寻找其他手段:

  或者请家教,或者攒钱给孩子买学区房。

  只能说,在楼市上继续利好学区房,当然请家教和学区房并不冲突,现在已经成为中产家庭标配。

  然后与之而来,中央还会出台一系列政策打压学区房,循环往复。

  昨天办公室小汪问我,大家就不能不内卷吗?所有人乖乖的,一起不补习,还孩子自由,还家庭轻松。

  我问他,你看赛跑比赛吗?

  你有没有发现,这种比赛总会有人犯规,没听见枪响,就跑出去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大胡子说房。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