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被罢免、实控人被指控 银城生活服务上演“内斗” 大戏

2024-06-12 21:18:00 观点网 

一则罢免总裁的公告之后,银城生活服务“内斗”大戏正式拉开帷幕。

随着公司策略改变,上市物企发生高管人事变动是常有之事。

2024年以来,66家上市物企光是辞任的就有41人,卸任的就有2人。

通常情况下,上市物企为了维持最后的体面,基本对外宣称是个人事务、健康等原因离职。

然而,6月11日晚,银城生活服务披露的一则罢免执行董事的公告,直接撕破了最后的体面,将“闹剧 “摆上台面。

内斗风云

8天前,银城生活服务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暂停交易,但未披露原因。

6月11日,银城生活服务发布公告披露,罢免执行董事李春玲。

公告显示,银城生活服务近日接获一封举报信,是针对李春玲的指控。主要指控内容如下:

李春玲于2019年至2023年期间,未经董事会批准,促使公司向其本人发放账外花红,每年未经批准支付的概约金额不超过约人民币200万元;李春玲于一间实体拥有权益,并由一名代名人代其持有该实体的权益,而李春玲并无披露其于该实体的权益,并与集团成立一间合营公司。

如果上述举报属实,李春玲在这五年内获益的数额可能超1000万元。因此,银城生活服务在收到举报资料和证据、经董事分析后,根据公司组织章程罢免了李春玲的执行董事职务。

随着李春玲的“落马“,这场大戏才刚迈入高潮。

公告进一步显示,李春玲在收到指控电邮和罢免函件后,两名独立非执行董事接获一封来自公司雇员的电邮,指控电邮收件人列表当中就有李春玲,其中附有一封据称由李春玲提供的函件(没有亲笔签字),对公司非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黄清平提出若干指控:

黄清平未能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XV部的规定披露其于公司的股权的若干变动;黄清平全数挪用公司上市所得款项,至今未归还公司,且自公司上市以来,黄先生不时唆使公司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黄雪梅女士挪用公司的运营资金;截至2021年及2022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年报中“关联方交易”各节所分别披露的与“向关联公司的垫款”有关的关联方交易,实际上均为集团与黄清平控制的关联实体进行的交易,该等交易并未披露,违反了上市规则第14章的关连交易披露规定;及黄清平的个人支出曾由公司报销,包括但不限于约人民币500,000元的个人支出。

对此指控,银城生活服务董事会认为,这封举报函除了指控外,并没有提供实质证据,而且,指控涉及的金额相对于集团的规模而言并不重大,对公司的营运及财务表现并无重大影响。

因此,董事会只是要求黄清平及公司高级管理层就指控给出初步解释。

6月12日上午,受内部调查及管理层变动密切影响,银城生活服务复牌后股价大跌26.14%,报1.3港元,总市值缩水至3.47亿港元。

多事之夏

资料显示,李春玲是2014年加入银城生活服务,后获调任为执行董事兼总裁,主要负责集团整体战略决策、业务规划及日常管理与运营。

2020年7月,银城生活服务控股股东黄清平为肯定公司若干经选定雇员的贡献,转让了公司部分股份,其中包括转让李春玲的2%股权。

如今十年春秋已过,李春玲在银城生活服务能拥有的,也仅剩这2%的股权。

据天眼查显示,黄清平是银城系创始人,除了是银城生活服务非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外,也是银城地产集团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受益所有人,占股37.63%。

2019年,黄清平两手抓,左手银城国际,右手银城生活服务,于同一年成功在港交所上市,名气大增。

彼时的春风得意,如今却陷入多事之秋。除了此次“内斗“风波股价大跌,此前二股东上位及去银城化也引起了市场波动。

两年前,银城生活服务在经营压力下,转让20%股权引入外部战略投资方瑞华投资。至2023年7月,瑞华投资再次以溢价38.59%收购了黄清平及主席谢晨光手中共计7.98%股权。

截至目前,香港瑞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稳坐银城生活服务第二大股东之位,占股27.98%,仅比第一股东黄清平少0.89%。

随着话语权提高,瑞华投资不再甘心居于幕后。2023年8月24日,瑞华投资将投行总监潘晓虎以及母公司江苏瑞华姚宁任命为银城生活服务非执行董事。

有人进就需要有人退,银城生活服务让出了两个非执行董事位置。11月23日,公司非执行董事马保华、朱力提交辞呈。

“塞人“是大多数入股投资方的基本操作,但瑞华投资并不满足于此。2024年5月11日,银城生活服务宣布计划进行公司名称变更,此次更名的“瑞”正是取自于瑞华投资之名。

公告,公司英文名称拟由“Yincheng Life Service CO.,Ltd.”更改为“Ruisen Life Service Co,Limited”;而中文名称拟从“银城生活服务有限公司”变更为“瑞森生活服务有限公司”。

此次更名,除了瑞华投资的因素外,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去银城化”。

在存量市场拓展中,品牌效应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而银城国际因发不出2023年半年报和年报,自去年9月停牌至今,已达九个月。公司董事会认为,新的英文及中文名称可为公司提供新的企业形象及身份,强化独立品牌。

因此,如果这次指控全部属实,这就不仅仅是公告所说的“个人问题“,更是关系到公司全体股东利益,特别是外部资本的利益,以及是银城生活服务的形象问题。

(责任编辑:蒲莎莎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