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家里蹲5年,徒手造出宫崎骏小屋刷爆全网

2020-06-02 08:10:31 凤凰网 

前阵子豪宅刷屏,动辄亿亿声的独栋别墅or顶层公寓让人麻木,当时有不少网友在刷:要是能住在动画里的房子就好了。 一位四川小姐姐实现了这份梦想:《哈尔的移动城堡》。(来源:Pinterest优选 )

前阵子豪宅刷屏,动辄亿亿声的独栋别墅or顶层公寓让人麻木,当时有不少网友在刷:要是能住在动画里的房子就好了。 一位四川小姐姐实现了这份梦想:《哈尔的移动城堡》。

《哈利波特》的魔法商店。

《哈利波特》的魔法商店。

《哈利波特》的魔法商店。

《神奇动物去哪里》中纽特的旅行箱,细看正是熟悉的百子柜、试剂瓶、风干的植物……

《神奇动物去哪里》中纽特的旅行箱,细看正是熟悉的百子柜、试剂瓶、风干的植物……

《神奇动物去哪里》中纽特的旅行箱,细看正是熟悉的百子柜、试剂瓶、风干的植物……

可正当你打算问出“开放民宿吗?”的时候,一只手出现打破幻想:这些全是微缩作品!

可正当你打算问出“开放民宿吗?”的时候,一只手出现打破幻想:这些全是微缩作品!

能想到它们几乎都只有尾指那么大吗?

能想到它们几乎都只有尾指那么大吗?

能想到它们几乎都只有尾指那么大吗?

揭开谜底,其实这全是娃屋制作人souji的“魔法”。

因为从小就喜欢“小小人”这个设定,像吉卜力电影《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里那样,souji一直相信世上有小人国的存在。

后来她玩起了娃娃,便想给他们做一个温馨小家。作为一位曾出过单行本的漫画作者,加上十几年的玩cos的经验,本只想在休息时摸摸鱼的souji,一不小心玩成了专职的娃屋手作人。\n

2013年,souji第一次布置小房子,因为没经验,所以不少家居摆件都是买现成的。3年后,她有了第一间纯自制的微缩小屋。

到现在,花样更是琳琅满目。有隐藏在麻瓜世界的魔法师的卧室;

到现在,花样更是琳琅满目。有隐藏在麻瓜世界的魔法师的卧室;

每次做起来都不太容易,让她自嘲不够少女的公主风;

取材于生活与影视,有岁月痕迹和生活味道的深色森系;

还有把玩最久、拍了四季风景的和风小居室……

还有把玩最久、拍了四季风景的和风小居室……

还有把玩最久、拍了四季风景的和风小居室……

与最初的作品相比,眼见得配色越来越协调。

与最初的作品相比,眼见得配色越来越协调。

与最初的作品相比,眼见得配色越来越协调。

2018年,souji制作的《哈尔的移动城堡》里苏菲的房间,第一次火出圈。\n

这是她做过的最难的作品,为了还原场景,她四处寻找能够做出效果的材料和办法。

80X60X60cm的空间里,入门正对着的房子左边,是苏菲的工作间,完全复制粘贴了动画里的布置。

80X60X60cm的空间里,入门正对着的房子左边,是苏菲的工作间,完全复制粘贴了动画里的布置。

而房间的右边,是苏菲的床。一为视觉对称,二为私心,souji加了许多动画里的小物件。

天花板挂着的吊饰灵感来源于哈尔的寝室,床头贴着的纸张则仿自原片城堡各处的文字图案,零零碎碎的摆件,都在影片的东一处西一角里能找到。

为了制作狗狗,souji还第一次使用了羊毛毡。

她说,制作得多了你会发现,之前制作的东西会不想重复(除了书本),于是就绞尽脑汁想新玩法,从整个空间到细节的改变,都会想着“这场一定要有所不同才有趣呢”,所以不仅制作时间越来越长,她的技能树也在不断点亮。

为了做瓶瓶罐罐,她买了拉胚机和土制作陶器;

为了给小屋子带来生活气息,她试着学做食物;\n

还有最开始家具习惯用PVC,现在也都全部改成了木头……

还有最开始家具习惯用PVC,现在也都全部改成了木头……

将自制的小东西一点点地布置于每个空间,成了整个制作过程中最令人享受的事情。哪怕许多都是重复工作,souji也从不觉得扫兴。

将自制的小东西一点点地布置于每个空间,成了整个制作过程中最令人享受的事情。哪怕许多都是重复工作,souji也从不觉得扫兴。

将自制的小东西一点点地布置于每个空间,成了整个制作过程中最令人享受的事情。哪怕许多都是重复工作,souji也从不觉得扫兴。

强迫症作祟,即使是看不见的角落她也不会放过。\n

很多时候,souji还会在自己的作品里埋小彩蛋。像和风那个,有很多与日本漫画相关的细节;《虫师》的彩蛋。

很多时候,souji还会在自己的作品里埋小彩蛋。像和风那个,有很多与日本漫画相关的细节;《虫师》的彩蛋。

还有开头的魔法屋,\n因为她制作时会设想房子主人有什么兴趣、收藏,所以放置于柜顶的蝴蝶标本里,其实放有写着“我采集的蝴蝶标本们”的小纸条。\n

将小心思一处处填满家徒四壁的“清水房”,透过步骤图,souji的作品让无数人围观完后均产生一种“爽感”。就像学生时代成功做出了数学题,打王者的拓展了自己的英雄池,影视书爱好者打卡完豆瓣250名单那样……souji有一份愉悦自己的能力。\n

当现今许多人将一天过个365遍,把北岛写成签名:“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理想,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而有人就能把人生过得沉甸甸的充实与满足。

她会想方设法地把热爱变成现实,一一实现那些兴致上来定下的愿望清单,会渴望进步,赤诚地审视自我:

“比如当完成一件作品后往往也会自我欣赏,但在这之后常常会托起下巴看着它们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过如此。\n

不是夸张,是真的会这样想,当这个我偶然开发出的技能开始被人喜欢赞美之后,我反而真正理解了《侧耳倾听》月岛雫与天泽圣司的这段对话,从前我都是站在阿雫的角度,现在却站在了圣司的角度,因为厉害的人,有那么那么那么多…”

其实,扪心自问我们缺梦吗?……但也许欠的就是这份埋头追梦的勇气,为所爱绞尽脑汁的兴致,和不厌繁琐的坚持吧。\n

(责任编辑:徐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