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邵宇:战胜印钞机要选择核心房产和龙头企业

2020-10-28 18:23:07 和讯名家 

  10月28日,证券时报特邀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做客时报会客厅,分析如何投资才能战胜印钞机。

  访谈精彩回顾

  证券时报:世卫组织负责人近期说预计疫情造成的影响或许将持续至2025年,那么对于全球的经济所带来的影响该如何看待?

  邵宇:疫情对目前的整个经济情况,包括投资方向的影响都是很大的,如果疫情造成的影响持续到2025年,就说明全球经济可能会失去三到四年,即未来三年左右全球经济增长可能会是个大零蛋,也就是没有增长,如果疫情持续的更久,那么失去的年份就更多。当然不同国家之间也会有分化,发达经济体可能要到2024年才会恢复GDP正增长,也就是经济增长回到零以上。而中国现在是刚刚回到这个水位,今年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0.7%,我们预计中国未来三年增长率可能会在2%-4%之间,超过全球经济平均增速3个百分点。

  证券时报:现在能看到全球都在扩表,全球资产负债扩张会带来什么影响?

  邵宇:基本已经可以确定的是, 现在已经拿出来财政刺激的总量超过历史新高,这次疫情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全球整个的政府负债率已经从100大概上升到140左右了,就是比照GDP之比,这个债我们估计是永远都不可能还清了,特别是对发达经济体,像美国,政府负债已经直接是奔到150%了,它已经是进入到一种类似庞氏骗局的状态,除非你的经济增长特别的高,否则这个债务是不可能清偿的。在这种背景下,绝大部分经济体都采取了量化宽松,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用发钞的方式去取代还债,债因为还不清,所以只能借新还旧,借新还旧的话谁来买呢?现在全球央行对国债的持有大概占到国债流通总份额的接近30%,也就是30%的债务某种意义上已经货币化了,如果这样做下去的话,有可能没有民间机构来购买,最终都是变成央行来购买,央行购买有个上限,百分之百财政购买的话那就全部都货币化了,所以我们看到印钞机是开足了马力,这个事态以什么形式结尾,我们其实并不知道。

  证券时报:那按照您所说,未来几年我们的经济增长会更为乐观的话,意味着中国的投资机会会更多吗?

  邵宇:中国是目前全球唯一能够经济正增长的大的经济体,GDP增速能超越其他发达国家大概3个点左右,换句话说,如果你把每个国家看做一个公司,中国这个公司的经济跟利润增长是正的,EPS或GDP是正的。自然而然,不管你是价值投资者还是套利投资者,都会选择把钱配置在人民币为主的中国资产上,中国相对来说具有值得追捧的投资价值。

  证券时报:当经济很不好的时候市场会预期刺激政策的出台,并见到宽松的流动性,市场就会像前段时间一样在流动性的推动下出现较好的表现;而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经济在复苏,但是弱复苏没那么明显,但宽松的货币政策预期又因此不是很强烈了,所以您对于接下来货币政策的力度会怎么看?

  邵宇: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对任何风险资产,比如对股票的投资就很典型,会有三个主要的影响因素,你提到的是其中的两个,一个是基本面,也就是经济复苏,谈的是EPS,也就是公司的利润增长,我刚才说中国是所有公司的母公司,那用什么来测母公司的经济增长和利润增长呢?用GDP就可以了,EPS和GDP之间基本上是一个正的相关性,当然每个公司的EPS还会有所分化,比方说这次疫情里的网络公司、电商公司的EPS是增长的比较快的,而航空这类的公司则肯定不行,那么这就是你说的第一点,就是基本面。

  第二个你说的就是流动性,确实基本面和流动性往往都是背道而驰的,流动性表现出来就是估值,就是放水,也就是说你要看我们的这个股票或者风险资产推动它的主要动力是来自于利润增长(EPS)还是放水导致(PE)的?确实从2015年开始,基本上都是放水导致的,因为流动性的宽松,因为经济的影响。坦率的说,全球经济从15年开始都是在慢慢往回撤的,也就是说一般意义上的GDP和EPS肯定是受损的,货币政策肯定要做对冲,也就是你提到的流动性宽松。

  现在的情况是,中国流动性不大可能再做大面积宽松,比如我们注意到最近央行领导包括国务院领导的一些表态,提到货币政策要尽快的恢复并尽可能长时间的保持常态,希望货币供应总量能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匹配,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么说了,因为疫情后它不可能匹配,肯定要多放流动性;这个流动性对市场而言肯定是个好消息,但是因为我们经济在恢复,GDP增长今年很可能是2%,就算保持10%的M2增速不变的话,相应的空间又缩小了,自然大家又会觉得流动性不够了,所以接下来推动整个市场前行的动力将不再是流动性,而是EPS。相对而言肯定流动性的推动给人感觉更爽,因为PE的拉升弹性比较大,但是EPS不可能这么大弹性的,

  另外还有一个你没有谈到的因素,就是风险偏好因素,什么叫风险偏好呢?比如我们都知道网络股很牛,马老师最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炮轰传统金融机构和金融监管;还有蚂蚁上市,都很牛;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整个网络股都是这个样子的,FAANG、BAT都是这样子的,现在有点像是网络股真正的高光时刻,其实疫情是有助于这些网络公司更进一步的成为寡头和巨头的。那网络股的风险在哪里呢?我们知道现在美国在大选,如果拜登选上的话,按现在的设想,民主党人可能会加强对大型科技公司的监管,特别是有可能发动对于反垄断的监管,因为网络的数据垄断是一种终极的垄断,赢者通吃,如果对FAANG进行反垄断调查或者分拆的话,那这个风险偏好就会忽然上来了,可能会形成一个比较大的杀伤力,这个就叫做风险偏好。如果拜登上台,那就是大家所说的拜登交易,也就是新能源比较有机会,但是网络高科技,纳斯达克里的一些社交媒体类的科技股可能会受到一定压制,当风险偏好提不上来,估值自然就会承压了。

  主持人:也就是说现在很多科技公司拥有的优势是对私有数据的垄断,但是因为预期拜登上台可能会开启的反垄断调查,将会使得这些科技公司面临着一定的风险?

  邵宇:这个其实已经有了,比如欧洲为什么没有网络巨头?他出了一个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比如我用了这个系统,系统里有了我的数据,那我可以要求这个系统把我的数据都删掉,你不能拿我的数据做分析。欧洲这个管的特别严,美国相对松,如果以后对于数据保护的意识成为了大家的共识,那我觉得这个风险迟早会到来。

  证券时报:所以当下我们该怎么做?从业绩、从估值、从风险偏好这三个角度您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给到什么样的投资建议给大家呢?

  邵宇:网上流传着一个关于投资的段子,我觉得还挺靠谱的。它说其实我们的股票很简单,就几种风格,比如说TMT、医药,就是这种高估值,但是EPS相对弱一点的,这种股票投资人开玩笑把他们称之为“渣男”,就是基本面还行,但是估值特别夸张的这种。还一种“暖男”,或者叫备胎了,就是传统行业,比如银行地产航空这些,估值都上不来,但是它们特便宜。那么作为女神,你是选渣男呢还是选备胎呢?渣男这种估值驱动的,什么时候反应最大?流动性特别宽松的时候它就反映的特别好;但是如果你觉得经济在恢复,流动性在收缩,EPS在增长,这个时候大家可能就会往备胎靠了,因为这些备胎还比较老实,又便宜,性价比还高。但是,未来经济转型,大家看的还是这些科技股,当新一代的渣男代表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女神可能又抛了备胎跟渣男在一块了,可能这就是人生,这就是投资吧。我们很难把握最高位最低位,但是可能会在合适的时候需要一个策略的调整,供参考。

  证券时报:刚才您也聊到了美国大选对投资的一些影响,就着这个话题再聊聊这个事对全球经济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邵宇:美国这次的邮寄投票可能会出现月初现场投票和月底邮寄投票结果不同的现象,不确定性强。如果是特朗普连任,对整体市场是看多,他会对传统行业,如石油、金融等有扶持;如果是拜登上台,则会采取加税政策对流动性产生一定的抑制,同时可能会分拆高科技企业,一定程度地压制华尔街,支持新能源产业发展,短期不会打贸易战,对我国进出口行业有一定程度利好。

  证券时报:本周十九届五中全会正在召开,主要的议题是审议十四五规划建议,您觉得本次会议主要想解决的核心问题有哪些?从中可能会产生哪些比较值得看好的主线?

  邵宇:主要是解决两个问题,一是速度问题,确定接下来的GDP目标增速,保持信心和弹性。二是结构问题,现在我们国家提出了“双循环”发展格局,根据我们之前的预计,疫情之后会有14个方向出现变化,中国面临7个挑战,6个调整方向,十四五可能会对6个调整方向提出具体规划。

  证券时报:您提到的6个调整方向主要包括什么?

  邵宇:我们国家以前主要是国际大循环,依靠人口红利和土地作为生产国,和美国等消费国以及澳大利亚等资源国共同参与全球化,并扩大了产能。未来继续借鉴美国技术有难度,我们要实现技术的自力更生,同时也要充分挖掘国内市场,消化产能。6个方向包括:转移线上、人工替代和人力资本的维护、E(环境)S(社会)G(治理)方向、新基建、自主可控和进口替代、消费分成。

  证券时报: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李超22日表示,通过科创板、创业板两个板块的试点,全市场推行注册制的条件已经逐步具备,注册制到来后,资本市场最大的变化会体现在哪里?

  邵宇:一是扩容,科创板市值今年年底可能会突破5万亿,明年会有更多公司密集上市,政策想要引导流动性从房地产和二级市场中流入一级市场IPO,真正把钱给到公司,使企业得到资金支持后可以继续做投资、做产业发展。二是分化,现在A股的生态主要以消费股和银行股为主,注册制引导企业创业创新,会孵化更多的大市值科技类上市公司,这种激励效果也会引导整个社会对新技术的探索和研究。同时,注册制成功的一个标志就是淘汰机制的成功运行,优胜劣汰会促进企业发展。不过,注册制的实行意味着普通投资者的投资难度加大。

  证券时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数字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徐远曾经说过,2020年,将因为两件事情而刻入历史坐标,一是疫情,二是数字货币。您怎么看待数字货币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

  邵宇:数字货币现在的定位是M0,从M0到M1、M2、M3、M4,越往后越像资产,这个向后发展的空间多大还不好说。数字货币对人民币国际化会有帮助,有想象力空间,可以关注,但不要炒作。

  证券时报:接下来人民币会一直升值吗?

  邵宇:人民币走势主要要结合美元指数的走势、美联储政策的边际变化去分析。目前的阶段比较像2005年-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阶段,当时我国外汇储备达到了4万亿美元,但后来金融危机爆发发现 4万亿美元中有一半是热钱,追求短线收益。现在央行的政策是力图释放信号,人民币升值太快了。预计美国大选后,会迎来美元阶段性低位,人民币阶段性高位。

  证券时报:您曾经说过过去30年里M2的年化增速是20%,如果你每年挣不到20%,那你就是个失败者,当然现在M2同比增长才10%,基准下来了,但是整个市场投资品的收益也在下降,您觉得普通人要如何投资才有可能战胜印钞机?

  邵宇:这里主要讲房地产和股票的投资。核心城市核心地段的房地产仍具有保值属性,但是如果不能加杠杆,投资收益比不高。股市中则是关注科技、消费类的龙头企业。

  证券时报:今年以来有很多的投资理财品种暴雷,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您怎么看?未来会成为常态吗?对于老百姓(603883,股吧)做投资理财有什么忠告?

  邵宇:过去是水大鱼大泡沫也大,未来是风大浪大坑也大,建议投资者配置核心资产,看不明白的领域和项目不要参与,保卫财富才能战胜印钞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时报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冉笑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