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劲之困

2024-06-13 01:03:00 观点网 

即使半年多之前刚刚出售了国内公路收费业务,路劲还是陷在入不敷出的困局中难以挣脱。

6月11日最新披露的公告显示,路劲合资格债券持有人可以就五笔合共16.58亿美元票据发起提呈,以供发行人按各自购买价以现金购买有关票据,但票据仅可按本金金额20万美元的面额提呈,超过该本金金额则按1000美元的整数倍提呈。

路劲还限制了最高提呈代价现金为6000万美元,其中二零二四年票据提呈代价占到了3000万美元,剩余3000万美元代价将分配用于接纳及购买有效提呈的二零二五年三月票据、二零二五年九月票据、二零二六年一月票据及二零二六年七月票据,以及用于支付相关应计利息。

除了释放6000万美元用于提呈要约之外,路劲更大的目的是邀请合资格持有人同意修订上述五只美元票据及一只永续债的若干条款及条件,其中第一条就是“延长票据到期日”。

很显然,房企债务违约的危机早已蔓延到了这家香港企业身上。

为了提高同意率,路劲表示,在提呈要约到期之前投赞成票的目标证券各合资格持有人,可以按目标证券每1000美元本金金额获得现金“同意费用”5.0美元。

从1994年成立到2024年,路劲刚好走到了30岁关口,但它的处境却不是扬帆起航——虽然2006年帮助孙宏斌及顺驰度过了困境,但如今又有谁可以帮助路劲走出困局呢?

展期议案

遇上下坡路时,急转直下的势头通常很难扭转。

路劲也不例外,在去年11月公布44.12亿人民币出售国内公路收费业务后,债务压力还是让其不得不释出债券展期提案。

观点新媒体查阅公告,路劲此次公告涉及的美元票据包括2024年到期的6.7%利率票据、2025年3月到期的5.9%利率票据、2025年9月到期的6.0%利率票据、2026年1月到期的5.2%利率票据以及2026年7月到期的5.125%利率票据,未偿还本金金额约16.6亿美元,未偿还本金金额合计约16.58亿美元;以及2019年发行的7.75%利率3亿美元优先担保永续资本证券。

路劲提呈要约的五只美元票据

来源:路劲公告

其中,到期日迫在眉睫的二零二四年票据剩余未偿还本金金额为3.012亿美元,较去年底的3.227亿美元已经减少大约2150万美元,但路劲在手的美元现金却远不能覆盖剩余债项。

路劲2023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末在手银行结存及现金为54.80亿港元,其中85%为人民币,余下的15%主要为美元或港元。以此计算,路劲可以用于偿还美元票据的美元或港元现金总额仅有8.22亿港元,以2024年6月12日的汇率计算,仅折合1.05亿美元,只占二零二四年票据的三分之一。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路劲设定债券持有人最高提呈代价现金为6000万美元,这应该已达到发行人如今最大的购买能力。

为此,对于剩余暂无力偿还的票据,路劲给出了相关建议修订。

就票据而言,第一项修订就是“延长票据到期日”;以及纳入提早还款及分期付款条款;相关的强制性回购或赎回指定资产;及对票据契诺的若干修订(不包括对2026年7月票据的修订),以与2026年7月票据系列契诺保持一致。

当中提及的“指定资产”包括晋环(路劲拥有50%权益,位于香港的住宅开发项目)、路劲的印尼收费公路投资组合以及上海隽崎置业有限公司(为上海“路劲·悦茂府”住宅及商业开发的项目公司)75%的权益。

假设票据展期后最早于2026年7月到期,路劲将至少争取到两年时间。至于两年后现金流情况能否改善,则是企业在这期间需努力解决的问题了。

除了票据展期之外,就二零一九年永续证券而言,建议将初始分配率的重设日期由2024年11月18日修订为2028年5月18日;对2019年永续证券契诺进行若干修订,以与2026年7月票据系列契诺保持一致,惟不包括指定资产相关豁免;及对合资格修订条件的若干修订。

提呈要约的开始日期为2024年6月11日,截止时间为同年6月28日下午四时正(伦敦时间)。

公告还显示,在提呈要约到期之前投赞成票的目标证券各合资格持有人,可以按目标证券每1,000美元本金金额获得现金“同意费用”5.0美元。

有关票据展期等特别决议案投票指示,于2024年7月3日上午十一时正(香港时间)开始举行的各系列目标证券之大会上批准建议修订。

路劲表示,提呈要约及同意征求(倘成功实行)将延长其债务还款期限并改善其整体财务状况,此将符合包括目标证券持有人在内的所有持份者的利益。

白衣骑士

曾经的白衣骑士未等来新的白衣骑士。

从路劲披露的现有美元债展期方案看,无外部资本参与纾困,抵押物为路劲旗下香港、上海的主要住宅开发项目以及印尼收费公路资产。

前景不明的当下,有余力给予助力的企业着实难找,已不再是路劲解困顺驰那些年。

说起路劲,绕不开其最初发家的公路业务。

上世纪70年代,单伟豹父亲创立了香港知名土木工程公司惠记集团有限公司,1982年回到内地投资后,单伟豹一直做着父亲创办惠记集团时传下来的主营业务——道路桥梁等土木工程建设,成为中国公路行业的主要投资商和发展商之一。

1990年度,内地经济同样快速发展,适逢其会,1994年惠记集团与AIG(美国国际集团)联手创立了路劲基建,主要业务继续是开拓内地收费公路业务。

设立仅两年,路劲基建便于1996年登陆港交所,打破了彼时香港上市需要3年业绩的纪录,成为香港首家申请豁免三年期被批准的公司,可谓风光无限。

有意思的是,“路劲”与英文名“Road King”是音译,而由于业绩一直不俗,还被港媒意译为“公路王”。

上世纪90年代,内地快速发展起来的还有商品房市场,路劲直到2003年才正式进军房地产市场。

单伟豹彼时曾说,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潜力巨大,并表示董事会决定在传统公路业务以外,加快发展房地产业务,以开拓另一个主要利润来源。

但由于彼时路劲在内地房地产行业名不见经传,一直没能找到突破口。直到2006年,因顺驰资金链崩溃而四处寻找买家的孙宏斌认识了单伟豹,一段“白衣骑士”助孙宏斌“重生”的故事就此展开。

根据2006年9月孙宏斌与路劲的协议,孙宏斌向路劲出让顺驰中国控股有限公司55%的股权,作价人民币12.8亿元。

完成顺驰收购后,房地产资产占路劲整体资产由2005年底的20%增至超过60%,地产成为这家“公路王”的主营业务。

收购完成后,2007年,路劲土地储备达到了610万平方米,第二年房地产销售扩大了近一倍。也是在这一年,路劲提出了分拆房地产集团上市的计划。随后几年间,房地产业务收入很快盖过了公路路费收入。

孙宏斌摆脱顺驰后,工作重心转移到融创地产集团,开始了新一段旅程。

十八年前与顺驰这一场交易偶尔还会被人提起,只是如今路劲的角色却已不同。

等待戈多

2020年,房地产市场转差之前,单伟豹卸下了路劲基建执行董事职务。

近几年,由于房地产行业调整等诸多因素影响,路劲业绩困境与债务压力也已显露。

观点新媒体查阅业绩报告,物业销售方面,路劲于2020-2023年录得销售额分别为人民币440.47亿元、524.84亿元、420.23亿元及276.5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19.2%、-19.9%、-34.2%。最近两年转为负增长,且降幅加大。

来源:路劲2023年度报告

高速公路项目路费收入依然保持稳健,2020-2023年分别录得收入人民币27.25亿元、37.79亿元、37.16亿元及39.0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8%、38.7%、-1.7%、5.1%。

不过由于房地产业务占比较大,大幅下降的收入以及亏本卖楼等使得路劲开始亏损。

公司拥有人应占年度溢利从2021年的10.28亿港元,降至2022年的-4.95亿港元,及至2023年进一步降到-39.62亿港元。

关于房地产业务,路劲给了这样一段解释:集团毛利率从2022年的17%下跌至2023年的毛亏率5%。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销量相比2022年大为减少;更重要的是2023年市场气氛十分低迷,绝大部份民营开发商,为了争取现金流以暂解决燃眉之急,他们别无选择,祗可以减价来促销。为争取现金回流,路劲被逼减价,有不少项目不得不以亏本的价格以争取现金回笼,所以2023年集团产生第一次的毛亏约为港币6.48亿元。

但回流的结果或许也有点差强人意,2022年及2023年,路劲来自经营业务的现金流净额仅为21.08亿港元、25.57亿港元;来自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净额增从2022年的15.02亿港元增至29.39亿港元。

入不敷出的情况在融资活动上更为直观。2021-2023年间,新增贷款由198.7亿港元骤降至2022年的47.94亿港元,及2023年进一步腰斩至23.54亿港元。偿还贷款分别为200.40亿港元、101.14亿港元、110.51亿港元,分别为新增融资的1倍、2.1倍、4.7倍。

路劲融资活动情况

来源:路劲2023年度报告

对此,路劲的解释是:“用于融资活动的现金流净额较去年增加,主要由于房地产行业融资市场持续低迷,本年再融资及新提取的贷款较去年减少所致。另外,集团积极从不同管道安排资金偿还到期贷款,2023年偿还合共110.51亿港元等值的贷款,当中包含集团于年内赎回的3.43亿美元境外债券及偿还部份境外银团贷款。”

其补充:“尽管取得了进展,集团的债务规模有所下降,但由于缺乏再融资渠道和市场气氛不佳,集团未来仍面临重大偿债压力。”

路劲须偿还债务情况

来源:路劲2023年度报告

若非到了不得已的境地,路劲或许不会选择出售其发家业务:为了应付偿债压力,路劲2023年11月宣布将位于中国内地的4条高速公路悉数出售给了招商公路(001965),代价为44.118亿元人民币。路劲计划将收取的资金约80%-90%用于降低集团的负债比率,并将剩余部分用作一般营运资金。

出售完成后,该公司将只剩下2019年起才陆续投资的印尼4条高速公路。

过去三年及一期,路劲收费公路分别录得溢利1.70亿港元、5.79亿港元、6.27亿港元及2.53亿港元,并于期内收到的高速公路合作企业现金分成共计20.39亿港元。

按区域分,在2022年12月完成收购印尼第四条高速公路后,印尼地区在路劲收费公路收入中占比提高至25%,内地高速公路依然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一位投资者曾悲观地认为,路劲将最值得投资的公路卖了。

从公路起家,到出售公路资产;从买下顺驰,到等待展期——路劲之困,仍在等待戈多。

原报道 | 用事实说话,用客观、深入的态度记录和报道。

(责任编辑:蒲莎莎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