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友客公寓也“暴雷”了:涉2亿元租金,“高进低出”或是祸端

2020-09-08 08:19:04 新京报 

 和此前暴雷的长租公寓一样,友客公寓也存在“高进低出”的做法。

“友客公寓暴雷了!”近日,友客公寓的租客、房东等来了这一“噩耗”。多位租客向新京报记者反映,“刚给友客公寓交了一年租金,没住几个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有不少房东表示,已有数月未收到友客公寓向其支付的租金。

据志愿者团队统计,友客公寓“跑路”事件总涉及人数超5000人,金额近2亿元。其中,涉及的租客平均受损24650元,最大受损达14.4万元;涉及的房东平均受损69827元,最大受损达31.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和此前暴雷的长租公寓一样,友客公寓也存在“高进低出”的做法。业内人士称,在长租公寓频频暴雷的情况下,对承诺期长的服务,租客尤其要提高警惕,一定要认真审核公司资质,多看市场评价,以达到降低风险的目的。

租客:刚住两个月,房东下“逐客令”

家在浙江台州的小敏(化名),被杭州人才引进政策所吸引,去年从杭州的一所高校毕业后,就留在了杭州工作。

今年6月中旬,小敏看中了杭州余杭区尚亿中心一套2室1厅,随后和杭州友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即“友客公寓”)签了1年合同。合同从今年6月18日开始,至2021年6月17日止。该房屋每月租金为1610元,支付方式为年付,加上1个月押金,签订合同时,小敏一次性支付的费用总计为20930元。其中,8000多元是她毕业工作到交房租时所有的存款,剩下的是父母刷信用卡帮她付的,因为受疫情影响,她父母处于失业状态,半年多没有收入。

小敏称,友客公寓的业务员告诉她,如果选择月付,每月租金为2200元,半年付为1900元,如果选择年付,则是1610元,由于毕业才一年时间,为省点租金,她就选择了年付。

小敏没料到的是,住了2个月后,即8月28日,房东就通知她,友客公寓“跑路”了。小敏这才知道,友客公寓付给房东每月的租金则是2700元,相比她每月付的1610元租金,足足多了1100元。

房东向小敏转发了一则业务员所发的通知,“目前公司面临打款问题,8月16日之前打款全部都是正常的,公司告知我们8月16日到8月26日由于年检等问题额度有限,暂停在此期间打款给业主,27日开始正常支付租金。但到现在还有部分业主未及时收到租金,为了及时止损,特意发此消息提前告知。”

该业务员进一步表示,“今天(8月28日),公司中后台全部不上班,大老板会跟国企控股股东蓝田的律师团在滨江区住建局处理此事。我们作为友客的一员,其实到现在还是懵的,不确定工资会不会有了,如有需要,我们可积极配合处理此事。”

8月28日当天,小敏向此前跟她对接的友客公寓经办人询问公司现况,对方承认友客公寓运营出现了问题。随后,小敏依照经办人的建议前往友客公寓总部星耀城进行登记,彼时,友客公寓总部已人去楼空,她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友客公寓的相关代表。

同一天,小敏和房东的儿子保持了手机沟通,初步定下了损失各半的方案,即双方租金差价各自承担一半,在剩余的10个月租期内,小敏每月给房东补差价;一旦相关部门处理后得到相应补偿款,也全部给房东。但随后房东又反悔了,要求小敏必须按照市场价2500元付给她,否则就让她搬走,“我不能接受,这代表着损失全部我一个人承担,后来协调不了,只能报警。警察来后,房东依然言辞激动,不按这一价格交租金就让我一个月内搬走。”小敏无奈地说。

小敏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友客公寓跑路后,我面临被房东赶出去的风险,整天都提心吊胆,晚上睡也睡不着,就怕房东来断水断电,或者换门锁,半夜听到一点响声就惊醒,怕他们闯进来。”

截至记者发稿时,小敏、房东之间还未达成一致协议,“如果协商的条件无法接受,我是不会搬出去的。最坏的打算是,走法律途径维护我的权益。更让我担心的是,以后在杭州还会不会遇到这样的企业,我到底应该如何租房。”小敏说。

房东:已近两月未收到租金,高收低租惹的祸

友客公寓“暴雷”事件发生后,受害的不仅是租客,还有房东。

今年50来岁的何明(化名)是个糖尿病患者,没有工作,就靠租金生活。今年3、4月期间,何明先后将自己名下位于杭州市江干区东岸嘉园的两套两居室委托友客公寓对外出租,并分别签下2年房屋委托管理合同。其中一套委托管理合同时间自2020年3月24日起至2022年5月8日,共计25个月15天,其中第一年免租期约为一个半月。按合同规定,租金支付标准为押一付一,每月租金3900元,支付方式为月付,首期租金于2020年5月8日支付,之后租金以此类推直至租赁期限届满。

另一套房源的委托管理合同时间也为25个月15天,每月租金5000元,租金支付方式和标准等与上一套房源相同,首期租金于2020年5月18日支付。

签完合同后没多久,何明就去现场查看情况,发现房子先后被租客租住,但从友客公寓租给他们的价格来看,其中一套每月仅2700月,另一套则为3400元,都比其承诺付给自己的租金低不少。“价格这么低,这样肯定要出事的。我就跟他们提前打招呼,万一哪天友客公寓不付租金了,会要求他们搬走,让他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由于不是何明直接跟租客签合同,他无权干涉房子要不要租,到底租给谁,只能劝说。在何明的劝说下,其中一套房子的租户提前跟友客公寓解约了,但没过多久,又住进新租户,跟第一个租客一样,依然为年付,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

就“高收低租”模式可能造成的风险,何明还致电相关部门,但没有得到有效的反馈,随后也就不了了之,直至8月底友客公寓“跑路”。

“两套房子中,一套有将近两个月没收到租金了,另一套是一个月,所以我就报警了。”何明无奈地说,“之前我炒股票亏了很多钱,目前还有100多万的外债,就靠租金生活,友客公寓‘跑路’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即便如此,他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他不会为难租客,“将心比心,毕竟他们也是受害者,都是无辜的。我能提出的方案是共同承担,各自承担一半的损失。”

成立1年就“暴雷”,友客公寓怎么了?

新京报记者从天眼查获悉,友客公寓全称是“杭州友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19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住房租赁、非居住房地产租赁、物业管理、房地产咨询、房地产评估和房地产经纪。股东为浙江中蓝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及陈菊华,分别持股70%、30%。

今年4-6月,杭州友客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相继成立了宁波分公司和成都分公司。不过,今年7月,友客公寓法人代表发生两次变更,目前为陈菊华。

值得一提的是,友客公寓并未建立自己的官微、官网。新京报记者拨打友客公寓留在天眼查上的手机号码,但一直未能接通。

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友客公寓“跑路”发生后,租客、房东们纷纷建立了维权群。记者加入的一个维权群内共有490余人,另一个则有380余人。多位租客表示,他们交付了一年的租金,才入住几个月,就被通知由于房东收不到房租,有可能要收回房子。

截至记者发稿前,据志愿者团队收集的统计数据显示,涉及友客公寓“跑路”事件的租客共4022人,涉及金额约9914万元,平均受损24650元,最大受损达14.4万元;涉及的房东共1411人,涉及金额约9852.6万元,平均受损69827元,最大受损31.2万元。对于此事的进展,新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律师:房东不能直接要求租客搬离,双方应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此外,还有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在于,在租赁过程中,作为租客、房东,究竟该如何维护自身的权益呢?

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松指出,租客最好找房东直接租房,或找具有一定知名度和规模的中介公司签订租赁合同,这样的中介公司履约能力更强;同时,租客在租房时,不要一次性地将全年的租金交给中介,最好是一季度一付,这样即使中介“跑路”,受的损失也相对小一些。

在这一过程中,李松指出,房东无权直接要求租客走人,因为租客与中介公司之间签订了租赁合同,故租客对房屋的占有是“有权占有”。房东与中介公司之间签订租赁合同,中介公司未按期支付租金,中介公司违约,但因合同具有相对性,房东不能直接以中介公司违约的理由而要求租客腾房。房东应通过法院先解除其与中介公司的合同,然后诉请法院要求租客腾房,若租客愿意代中介公司支付租金,租客有权利继续承租房屋。

李松强调称,一旦中介公司没有履行能力了,或中介公司违反租赁合同约定,不管是租客还是房客,要积极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让中介公司受到法律的惩罚。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郭韧律师认为,在现有模式下,租客需要最大限度地做好预防工作,挑选中介公司,避免租房陷阱;租客应在签署合同时,仔细审查合同相关条款,如果对于合同内容有疑问,一定要事先询问清楚。

郭韧还提醒,在长租公寓频频暴雷情况下,对承诺期长的租赁服务,租客尤其要提高警惕,认真审核该公司的资质,多看市场评价,以达到降低风险的目的。

新京报记者 张晓兰

(责任编辑:宋虹姗 HO03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