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一条换北京两套房,到成为流浪狗:藏獒的泡沫是怎么破灭的?

2020-10-16 07:45:00 和讯名家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正解局(ID:zhengjieclub),作者为正解局,首图来自网络。

  10多年前,一只藏獒能在北京换两套百平的房子。

  最疯狂的时候,一只藏獒可以卖到两三千万,而且奇货可居。

  但谁想,今天,藏獒却已经沦落为流浪狗,游荡在青藏高原,流窜在青藏线上。甚至为了找到吃的东西,袭击牧民、游客、骑行者,把人咬死的新闻也不罕见。

  10来年,从“东方神犬”,到流浪狗,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条抖音视频就讲到,网友青藏线骑行遇到流浪藏獒

  1

  从比金子还贵

  到成为火锅涮肉

  “九犬出一獒”,在古代,藏獒被冠以“东方神犬”的名号。

  汉代开始,西藏、青海等地的部落,向中央朝廷进贡,就少不了藏獒。清代时,乾隆还为他最喜爱的一头藏獒赐名为“狗状元”。

  清代《十骏犬图》中藏獒的形象

  从这段时期来看,藏獒固然珍贵,但只限于贵族的小圈子里。

  直到2004年,原本主要生活在藏区的藏獒,开始被运往全国各地,成了一台台活着的印钞机。

  因为藏獒,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2004至2008年,《狼图腾》《藏獒》《藏地密码》等影视作品先后开播,藏獒勇猛、忠诚的形象家喻户晓。

  认养一头藏獒,也就流行了起来。

  当然,这背后也少不了一个人的推动:原中国田径教练马俊仁

  在2004年退出中国体坛后,马俊仁当选为中国藏獒协会主席。

  这段时期,他经常公开为藏獒站台,语不惊人死不休。

  比如:12万买到第一条藏獒,花了150万购买品种优良的红腹四眼藏獒,韩国神父出价2000万要买走他的藏獒。

  数字越来越大,藏獒的知名度也水涨船高。

  马俊仁开了个好头,相关利益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2008年前后,关于藏獒的展览会数不胜数,一些举办方通过选拔各种所谓的“獒王”,极力美化藏獒。

  一些中间商,也通过不断地转手来抬高藏獒的身价,吸引不明真相的接盘者。

  藏獒被越夸越大,甚至演变成:一獒战三虎,三獒沉航母,五獒斗上帝,十獒创世纪。

  最火热的那几年,藏獒的成交价一度刷新人的三观。

  2007年9月,一只“獒王”落户武汉,白纸黑字的协议上标价390万。

  当年,北京平均房价不到1.3万。

  2009年9月,西安一老板以400万元的价格在青海玉树买了一只名为 “长江二号”的藏獒,并组织了30辆奔驰车接机。

  2010年,一只“转会”至山东淄博,名叫“大地”的藏獒,成交价1000万。

  当时有人评论:我叔叔前年出了车祸,才得20万的赔偿。这条狗比我叔叔贵50倍。

  2011年12月,北京一场獒展上,某青岛藏獒标价3000万元。

  假设这只藏獒重70千克,按每克金价400元计算,与这只藏獒等价的黄金,也只值2800万。

  卖方市场的疯狂,推动了藏獒配种费的高涨:普遍在3-5万,知名度高的可以达到20万以上。

  据说,当时玉树有几条出名的种狗,每天半夜都有人开车,带着自家藏獒排队等待配种。

  按藏獒行业内的说法,一头纯度达到90%的藏獒,配种价格可达到30万/次。

  那时的社会风气,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普通人对藏獒有三大印象:凶猛、长得像狮子、死贵。而上流社会,则将藏獒看成了新式炫富工具。

  在胡润2008年中国新贵族标准中,藏獒是唯一被提及的奢侈品宠物。

  据《新晚报》2013年的一篇报道,买卖藏獒已成为部分官商的一道“屏风”。搞关系、走工程,送几只藏獒,往往一路绿灯。

  故事的崩盘,发生在2013年。

  这一年,藏獒热全面退潮,数万的养殖场门可罗雀。

  普通藏獒,售价跌至千元,还不一定能出手。2010年青海的藏獒年交易额尚有2亿多元,到2015年,只剩下5000万元。

  一些藏獒养殖大户,为了减少损失,甚至以几百元的价格,将藏獒当成肉狗出售。

  而那些怀有善意的藏民,不忍心将藏獒送往屠宰场,只能将养不起的藏獒遗弃在外,导致藏区的流浪藏獒数量暴涨。

  2

  花几十万

  买了个定时炸弹在家里供着

  藏獒热的破灭,离不开所有泡沫的宿命:泡沫太大,故事讲不下去了,没人接盘,就只有崩盘了。

  藏獒热那几年,几乎每户藏民都会养几头藏獒。那些大中型藏獒养殖场,更是通过配种、宣传,人为地制造“名牌”藏獒。

  泡沫的一大属性,是稀缺。多了,自然也就形成了泡沫。

  另一方面,需求陡然下降。

  2012年底,政策风向突变,高档烟酒和餐饮业开始萧条,并蔓延到藏獒行业。

  而且,一些地方实权人物通过收礼品藏獒,以此敛财、炫富等事件开始被严打。

  2009年,湖南有一位国企老总被抓,当时的主流媒体是这样报道的:《老总栽在狗身上》。

  这起案件的主角陈欣,屡次利用权力向求他办事的人索贿名犬,其中的好狗就有藏獒,最终东窗事发。

  藏獒形象的垮台,也给这场泡沫来了重重一击。

  在利益者的口中,藏獒是勇猛、忠诚的象征,甚至有人大言不惭地称藏獒可以击败野生的狼和虎。

  但人们很快发现,藏獒也就能在犬类中作威作福,战斗力完全比不过狼、虎。

  就拿咬合力来说,藏獒的平均咬合力300千克,还不到狼(700千克)的一半。

  2011年,梁宏达出过一期名为《藏獒,炒不出来的传说》的节目,歌颂藏獒忠诚、勇敢的美德。

  然而到了2013年,他幡然醒悟,又做了一期《藏獒没那么神》。在节目里辟谣:从智商来说,藏獒IQ很低;从战斗力来说,甭说跟什么狼、豹比,就连牛头梗也打不过。

  而说藏獒忠诚的,更是言过其实。不少藏獒买家就抱怨:

  每天一只活鸡、好肉好菜专人看护,这宠物还不认人,相当于几万、几十万买了个定时炸弹在家里伺候着。

  饲养成本高,同样是藏獒的一大弊病。买藏獒贵,养藏獒更贵。

  据一位驯养藏獒的藏民介绍说,喂养一头70公斤重的藏獒,每天需要300-400元的成本,比按月还房贷压力还大。

  而对那些名獒来说,为了保证其生活质量不降低,成本还要高出不少。

  曾有新闻报道称,一男子偷了一头40万的藏獒回家,结果8个月就被吃穷了,最终只好以1000块的价格转手。

  而从高原运到内陆的藏獒,常常会因水土不服出现各种问题,整天病恹恹的,完全失去了拍卖场上威风凛凛的形象。

  有些藏獒因为天气太炎热,还会患上皮肤病,鼻子、眼睑等部位会退毛,露出红肿的皮肤,甚至有人评价道“还不如一只土狗,送都没人要”。

  这些,最终将这次泡沫刺破。

  3

  受伤的是无辜善良的人

  泡沫破裂,溜得快的逃之夭夭,溜得慢的被一网打尽。

  据统计,到2015年,西藏3000家藏獒繁育中心有2/3关门。在成都,繁荣的纯种藏獒市场变成了宠物和水族馆博览会。

  那些接手上百万藏獒的玩家,无疑吃了个哑巴亏。想用来炫富的,结果现在藏獒满大街跑,富也就炫不起来了。

  那些企图转手出去的,更惨。如果同时在高位接盘了几只名獒,估计和买了几只腰斩再腰斩的股票差不多。

  不过股票可能涨回去,而藏獒,恐怕就没机会了。

  据青海省藏獒协会秘书长周艺说,仅他所知,投资上千万血本无归的商人,就有近百位。

  最可悲的还是藏獒。作为商品,一旦进入流通环节,利润的高低,就直接决定了它们的生死。

  市场狂热时,为了养出体型硕大的藏獒卖得高价,不少饲主都会给那些有成长潜力的幼犬,戴上婴儿的围嘴儿,直接用漏斗灌流质的奶渣。

  还有的饲主,为了让藏獒看起来更健壮,连跑步机都安排上了。

  有的干脆挑战底线,直接在藏獒的腿上、脸上打硅胶,注水。

  甚至还有做手术的,把藏獒额头上的皮拉到鼻子上,做成“起毛点靠前”的样子。

  而泡沫破裂后,藏獒则陷入了另一种绝境。或是被当成肉狗,或是被抛弃。

  在西藏,大量的藏獒无家可归,终日饥肠辘辘,甚至同类相食。有人就曾看到一只藏獒叼着另一只藏獒的后腿。

  一只企图拦车讨要食物的藏獒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人口只有17万的青海果洛州,却有1.4万多条流浪狗,其中大部分都是藏獒。

  这给当地的政府、居民以及慈善组织,带来了严重的困扰。原本在藏獒热之外的旁观者,反倒成了这场泡沫的买单者。

  首先,大量流浪藏獒的出现,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人獒冲突,关于藏獒咬人的报道层出不穷。

  有的藏獒还会把孩子从妇女怀里抢走。2016年,玉树就发生过一起十分血腥的事:一个已经上小学的小姑娘,在晚上去上厕所时,被一只流浪藏獒给咬死了。被人发现时,她已经被吃掉了一条腿。

  在流浪藏獒重灾区玉树囊谦县,一段时间有些小学生不敢独自出门,因为“每天都有人被咬”。

  据西藏疾控中心的一份数据,当地每月平均有180人次被流浪狗咬伤。

  按理说,“藏獒猛于虎”,多多少少有人会捕杀藏獒。

  但藏民受宗教影响,不愿意捕杀藏獒。

  有一位母亲的女儿被藏獒咬坏了半边脸,而当打狗队赶来时,她主动把藏獒护在院子里,怕打狗队把藏獒打死。

  据媒体报道,有个妇女在被流浪狗咬伤后,不敢去医院,因为她担心流浪狗会因此遭到捕杀。

  直观数据上看,90%的藏民拒绝捕杀流浪狗。

  反映藏民和藏獒的画

  所以,政府和慈善组织建立收容中心,并对流浪狗实行绝育措施,成了最后体面的做法。

  但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投入的资源太多了,并且远远不够。

  往往一个规划容量为1000只流浪狗的收容所,最后不得不成倍扩张,甚至出现了1000只规划变8000只实际的情况。

  而流浪狗中,多为藏獒,这些藏獒食量很大。

  比如,囊谦县毛庄乡的一处收容所,收养着600多只流浪藏狗,除了从周边餐馆、寺庙、学校收集的剩菜剩饭,收容所每天还要耗费超过850斤面粉,每月光是粮食的花费就超过2万元。

  即便这样,这些藏狗还是饿得嗷嗷叫,再次上演狗吃狗的现象。

  饲养人员、基础设施维护等支出,也同样不低。

  而这些,主要都由当地的一座寺院苏莽寺来承担。

  此外,大量的流浪藏獒还会导致包虫病的流行。作为中间宿主,流浪藏獒在感染包虫病后,会通过犬粪等途径污染水源,继而引发人体感染。

  包虫病又称虫癌,未经治疗的泡型包虫病10年病死率高达94%,很多牧民为此倾家荡产。

  2008至2013年,流浪狗较为集中的青海果洛州局部地区,每8人中就有1人感染包虫病,是世界包虫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包虫病的生命周期及宿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从天价神犬沦为火锅食材,这样的命运不仅发生在藏獒身上。

  在这场藏獒泡沫中,如果把藏獒替换成海狸鼠、郁金香、兰花等,毫无违和感。

  资本可以决定很多东西,但它永远也改变不了自然的规律:

  泡沫总会破灭,资本总会逃离。

  编辑:陈霞 丁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苏宁金融研究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